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证券 >

思念的味道渐渐泛红的眼睛放纵也是‘淫’

190

      
  
  说起思念,人就自然而然想到《诗经》里的那首《采葛》诗:“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加三岁兮。”寥寥几句,被人传颂了二千多年,诗人写采葛、采萧、采艾,不过是应时令的随手选择而已,并没有其它什么特别的含义,关键在于后面的“如三月”、“如三秋”、“如三岁”。采摘不过是借以表达思念的一个烘托,思念才是诗人要表达的重点。
  
  孔子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李泽厚先生很认同近代学者郑浩先生的解释:“夫子盖言于《诗》三百篇,无论孝子忠臣、怨男愁女,皆出于至情流溢,直写衷曲,毫无伪托虚徐之意。”因此他的翻译是:“《诗经》三百首,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不虚假。”是真情的自然流露。杨伯峻先生则认为:“诗经三百篇,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思想纯正’。”就是感情表达完全符合人的天性,是人们真情实感妥帖表述。可一到朱熹的眼里就变了,他认为:“采葛,所以为绤〔xì〕,盖淫奔者托以行也。故因以指其人,而言思念之深。未久而似久也。”絺〔chī〕绤,葛布的统称,葛之细者曰絺,粗者曰綌。朱熹抓住绤字,马上联系床上之事,认为这是“淫奔”之诗。过度为“淫”,放纵也是“淫”,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自然更是“淫”。向往爱情原本是青年男女生活中最美好的怀想,到了朱老夫子这里却成了不思进取、不务正业的淫乐之事。《诗经》里的几十种爱情,都被他一一盖上“淫奔”的印章。
  
  《采葛》在今日读来,会为我们曾经热烈过的思念而眼睛湿润的,不为别的,只为再也回不来的青春美好时光。青春时光,谁都被会被爱情燃烧过,也都放任自己的思绪思念过一个人的。唐朝张仲素的《燕子楼》写道:“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地角天涯,道路可算得长了,然而比起自己的相思之情,又算得什么呢?一夜之情的长度,远非天涯地角的距离所能比呀?是呀,思念是晨起时窗前绿意幽幽的树叶,它会染绿你的眼神里绵棉的柔情;思念更是深夜里千回百转的孤灯,它会漂白你缤纷万千的梦;思念里蕴育着千丝万缕的美好,会平添许多浮想联翩的寄托。
  
  “才子佳人,柴米夫妻。”才子佳人,就是人心中浪漫的梦,也是人魂牵魄绕的希冀,它代表人激情四溢的青春。夫妻则成了切切实实的生活,自然就免不了柴米油盐,更少不了磕磕碰碰,虽然最后会相濡以沫,但毕竟太实在了,实则累人。一想到从前春花秋月的梦想,总能触及人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给自己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硬邦邦的人生渗进润润的怀想,融化掉时代给予我们的冷漠的面具。如果一个人一辈子没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肝肠寸断地思念过,就不能算好好地活过。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