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娱乐 生活 信息 艺术馆 互联网 科技/IT 传媒 微视频 证券 金融 理财 商务 房产 健康 旅游 汽车 公益 低碳
珲春电商
珲春云网
最新报道

要 闻

印尼传说:与陌生人发生性关系7次就能改变命运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网站6月10日报道,印尼爪哇省性爱山当地有个荒谬的传说,只要在山顶...

回望来时的路 一种占有欲油然而生

回望来时的路 一种占有欲油然而生

又是年关,昨夜居然没有睡好,以前的记忆恰...

身上的三道痕迹成了他永生的记忆

身上的三道痕迹成了他永生的记忆

二年级时,村里的小学合并了,班级里一下来...

  • 最新热门
  • 国内
  • 社会
  • 国际
  • 军事
  • 法治
    • 查看更多
    • 在瞬间即逝刹那怀念的都是酸涩的味道

      就在几波冷空气过后,所有的树木繁华不再,叶落缤纷,而此刻,农庄夹岸的木芙蓉,却迎着寒风和初霜,白花红花交相辉映,开得正欢。 于是记起前年,我曾拍过木芙蓉的照片(上照即是),还曾在空间里留过哀哀怨怨的文...

      2017-07-20
    • 在吹灭蜡烛的那一刻想的都是过往的事

      母亲叫七妹,并不是排行第七,小时候爱干净又长的小巧玲珑,都说她象天仙配里的七仙女,于是就叫了七妹。 母亲特别爱回忆,从我小时候就一直听母亲唠叨她儿时的记忆,而她的记忆里,总少不了一个她儿时叫林妹的伙伴...

      2017-07-20
    • 希望在我走出站口时,对我挥手的是你

      从安徽再转道山东,几天的奔波下来,事情办得很顺,辞别了一路陪我的客商,一切归于安静,突然才觉得自己孤身独处在异乡陌生的城市。 华灯初上的天异常的阴冷,凛冽的西北风夹着雪花,一下裹走了单薄衣衫上仅有的一...

      2017-07-20
    • 回望来时的路 一种占有欲油然而生

      又是年关,昨夜居然没有睡好,以前的记忆恰如一页页旧小说,点点滴滴。 八十年代,2000年实现四个现代化,是那时最响亮的口号,似乎到了2000年,世界一下子变成了天堂,于是常和我妹妹掐指倒计时算算距离2000年还有...

      2017-07-20
    • 身上的三道痕迹成了他永生的记忆

      二年级时,村里的小学合并了,班级里一下来了许多新同学,其中有一个长我三岁的表哥,读书笨,留了两级,被我赶上了,哈哈。 还有一个长我四岁,据说本来他又留级的,应该读一年级的,但是因为开学时搬新书特别卖力...

      2017-07-20
    • 聪明的男孩头脑如同科幻小说般

      五年级,我们的班级有25人,也就是有一半的同学没有能小学毕业。 那一年,我花了老多的时间,画了两本连环画,自编自画的情节现在还记得很清楚。 一本是画一个聪明的男孩,他能种出千奇百怪的植物, 黄瓜大得抬不动...

      2017-07-20
    • 那时的弹牛皮筋、挖鼠洞记忆依旧犹新

      远郊的联中离我家挺远,12岁的我步行到学校要一个小时,我们村共有六人去那里读书,三男三女,男女同学分别结成帮,走在路上也不至孤单,但男女同学是绝对不会结帮。 一路穿过几个村庄,刚好那里的同学纷纷加入队伍...

      2017-07-20
    • 走错了还可以再回头看珲春网吗?

      天天来去上学要走2小时的路程,却也没有因此珍惜自己的学习,浑浑噩噩稀里糊涂,尘土飞扬的操场,学校后面的公场和排水沟,乌浦江边的小买部都是我们游戏流连的地方。 杂七杂八地记住了好些与学习无关的事情 上课到...

      2017-07-20
    • 那时的体育课,那时的八百米 如今回想也不

      刚写完标题,我就发呆了,关于那年的记忆实在太多,多得我无从写起。 那时宋词走入了我的闲暇时间,一首首好词让我沉醉其间,似乎我特别容易入戏的样子,宋词中的春花秋月总是影响着我年少的心。 好像也就在那一年,...

      2017-07-20
    • 今生的相遇只是你走过奈何桥后的久别重逢

      人生本无初相遇,今生所有的相遇,都应该只是一场久别后的重逢。 他们说,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一定是前生的500次回眸。 他们说,今生的一次同船而渡,一定是前世的一段情缘。 他们说,三生石上,刻写着每一个人的六...

      2017-07-20
    • 最美的风景实属西湖的长堤杨柳

      农庄里原本就有桃树,在蔬菜地边,已经很大的四棵,去年花事烂漫过后,长了好几百斤的桃子,没来的及吃,掉了一地。 或许因为我是内向型的心理,所以总是向往海岛,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后来看过《射雕》后,更是...

      2017-07-20
    • 为何槐树临死前会说:爱我,请也给我点空间

      退思园已记不清去了多少次了,似乎人们更关心园里飞檐翘角的楼阁和重峦叠嶂的假山,而我却常常对园里的树木或拂之怅然,或敬而仰望。 有些树龄在百年以上和退思园年龄相仿的树木,应该是第一任园主任兰生种植的吧。 ...

      2017-07-20
    • 给我一次擦肩的机会,不想来生再见

      斜阳正好,照在古镇斑驳的墙上,如记忆着旧时光的模糊的旧底片。 镇西南的汤家桥是我刚去念初中时的必经之路,如今桥多了,有石级的老桥已经少有行人,只有桥上刻着的民国十八年默默地叙述着它的生世。 学校在桥南,...

      2017-07-20
    • 当我卸下所有沉重的包袱时 只需一个人狂欢

      窗外雨不算很大,雨点扣在阳光板上的声音还是连成了一片,将晚未晚的暮色却异常安静。 东窗外意杨林还没有发芽,林下的一棵茶花开着三两朵粉红的花,在风里瑟瑟颤抖。一群鹅和鸭缩着脖子躲在小岛上的海枣树下,呆呆...

      2017-07-20
    • 年少时为追求功利而奔波 丢失了眼前人

      树林里的秋千,是我最爱的地方,往上一坐,悠悠地荡起,人如时钟摆动,而时间却似乎因此停顿,仰起头,随着秋千的晃动任天空,任树梢,任思绪眩晕。 早春的树林,新叶子还没长出来,透过交错的枝桠,是一片碧蓝的天...

      2017-07-2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