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信息 > 文化 >

我没有和爷爷奶奶说去哪里和他们说了也不懂

89

我没有和爷爷奶奶说去哪里,和他们说了也不懂,我只是说出去打工,能挣很多钱,况且我们那里出去打工的很多。我总不能死守在大山里。
  
  我早早进了城,秃顶说召十个人,我发现,只有六个,因为我们都是初出远门,因此,大家都很热情,大包小包互相帮着拿。
  
  下午两点,我们坐了去成都的火车,晚上转车,我们想是去广东吧,坐了几天几夜,已经弄不清方向了,只是困了睡,睡了吃。但我发现我们被看得很严,既使去厕所,总有人跟着。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被叫醒了。下车,下车,秃顶凶巴巴地喊道。我们被推推搡搡下了车。车站破得不能再破,稀稀拉拉下了几个人后,火车开走了。
  
  这是哪里?不是去广州吗?少说话!赶紧走!秃顶向我们吼道。我们弄不明白,他们何以变得如此凶恶。规规距距出了车站,我们被迫向一辆大发车走去。车上下了几个人,将我们拥了上去,迅速关上门。其中一个人跟着秃顶他们去了别处。我们都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恐惧极了。
  
  大约黎明时候,车停了,隐约听到鸡鸣狗叫声。不许说话,下车跟我们走!又是凶巴巴的。我们都不敢说话,拐拐弯弯走了一会儿,我们被带到了一个漆黑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地窑吧,然后我们被捆个结实。到此,我们才知道遇上人贩子。
  
  我们哭喊着,甚至有人吓昏了。他们拿出刀威胁,我们在极度的惊恐中度过了几天几夜。
  
  一天,有人进来把我们一个拉出去,等到再被送回来时,衣服零乱,披头散发,她蹲在墙角,嘤嘤地哭。后来几天,我们都经受了同样的折磨,我们失去自由,我们被一次次的玩弄,我们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有一次,从外面进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说,你相吧,相中了价钱好商量,那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个走到我们跟前,看了又看,然后走出去,一会儿就把一个姐妹拖走了。夜黑漆漆的,似乎永远是无边无际的。
  
  昏昏沉沉的,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等我再醒来,发现身边只剩下两个人。接下来,不幸轮到了我头上。我记得那天我刚上完厕所,一个男人带来一个老女人,她六十多岁,高高的个子,说话嗓门特高,看就是饱经沧桑。她打着手电,依次详细端祥,反复看了三遍,手电照向我,姑娘多大了?十六,我小声说。小小年纪怪可怜的,来我家吧!我会好好待你的。她出去好一会儿,当她再进来时,身后跟了两个人。
  
  走出地窑,正是深夜,村子里静悄悄的。我长长吁了口气,在这里我们身不由己,随时被玩弄,稍有不存便被打骂。走到那里都行,听天由命吧。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