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微视频 >

所有的一切碾作尘土你依然在记忆里温暖流淌

66

 
  
  
  第一次见到陆若尘,他正蹲在医院后院的一块砖地上写写画画。那样认真严肃的表情,实在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十岁男孩儿的脸上
  
  。
  
  “陆若尘,到你做CT了,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的姿势端正严整的像一位资历极深的医生那样标准,脸上露出职业的微笑,语
  
  气轻柔温暖。
  
  他抬起带着血迹的小脑袋,执着地对我说:“阿姨,可不可以等我一会,我就要画完了。”
  
  我有些惊讶,这个小男孩儿,有一双水晶般透明清澈的眼睛。
  
  我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好奇的看向他手底下的作品,砖红色笔道勾勒出一个个歪歪扭扭的窗户各式各样的敞开着,冷不丁一看,
  
  仿佛一群突兀飞起来的红色糖果。
  
  我扑哧一声笑了,戏谑地问:“陆若尘这是想吃糖果了吗?照完CT就可以吃了。”
  
  谁知,他突然严肃的站起来,黑亮的瞳孔里有着一抹超乎年纪的深沉:“阿姨,我没有想吃糖果,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
  
  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开始习惯光明。”
  
  那一瞬间,他就像一道清新的光线一样,带着对我过去的全部未知,撕啦一声,撕开了我黑暗的生命背景,空气里满满的都是春
  
  日暖暖的花香。
  
  陆若尘有些惊惧的望着他头顶的大型CT仪器,眼睛里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汽,更显得眼睛明亮有神。
  
  他的眼神就那么直直地看着我,小声的问道:“阿姨,会不会很疼啊。”
  
  我被那样单纯晶莹的眼神所感染,轻声回答:“当然不疼,就是给你的小脑袋照个相。”
  
  他微微放松了身体,扯出一抹让人心疼的笑容,我心莫名的一颤,一股感动和温暖柔柔的触碰着细微的神经。
  
  这种被他依赖,被他需要,被他仰仗,被他信任的感觉,真好。
  
  “陆若尘,相信阿姨,肯定不疼的,如果疼,就惩罚阿姨再也看不到你画的窗户好不好。”我轻轻碰了碰他富有弹性的小脸蛋。
  
  “阿姨,妈妈说,医生有着一颗比夕阳还要柔软慈悲的心。”
  
  一句话,让我定在了原地,小若尘,你知不知道,你拯救了一颗深陷地狱的心。
  
  陆若尘,虽然你早已出院,可是,我依然清晰的记得你说话时的表情,你黑亮动人的眼睛,你沉默严肃的模样。
  
  窗外树上聒噪的蝉鸣用它特有的翅膀搅动着分外黏稠的空气,沉闷,湿热的感觉都被挡在了那一扇透明薄脆的玻璃之外。陆若尘
  
  ,这窗,是否出自你笔下,否则,我为何觉得这样可爱,生活这样光明美好。
  
  我真的好感谢____一个宇宙,八大行星,204个国家,809个岛屿,7个大洋,我是如此幸运,能在小小的廊坊遇见你。
  
  陆若尘,我想,我是羡慕你的,羡慕你可以在脑挫伤的情况下还能带着一颗红灿灿的心温暖祝愿;羡慕你可以用那样不染尘埃的
  
  眸子注视着世人,即使再阴暗的心思也会被你清澈的眼神感化;羡慕你可以在那么小的年纪就有那么深刻的小思想,小感悟,我仿佛
  
  可以预见未来的你是何等优秀。
  
  所以陆若尘,我喜欢你。
  
  所以陆若尘,感谢遇见你。
  
  第78章默认分章[78]
  
  鸳鸯蝴蝶梦,不过一场红尘过往
  
  以诗歌的名义进行一场丰盈而洒脱的漂流
  
  放任自己在虚吝和纷繁的红尘里寻求自由
  
  把那些淡若轻痕的青春乐谱都潇洒任性的往大海里随手一丢
  
  多少盛大的烟火和风花雪月的过往都散成虚无
  
  面容再多精致、经历再多绚烂、装饰再多华丽都会变得老旧
  
  那些荆棘坎坷、挫败折磨都不用费心挽救
  
  那些荒芜杂乱、寂寞风尘也不用赐予温柔
  
  厚重的岁月、花开的叹息、未央的记忆都不过似水流
  
  何必非要为未来埋下伏笔、设定方向、穿上华裘
  
  何必非要把自己逼的无路可退、极致颓靡、陷入笼泅
  
  何必非要变得一瞥惊鸿、风华婉转、如水清秀
  
  何必非要懂得社会的盘根错节、蔓草丛生、难辞其咎
  
  何必非要浓妆艳抹、粉墨登场只为一场倾城长久
  
  不若落尽浮华、携手清风、化明月和飞花为酒
  
  不若听江南细雨、赏四季空灵、拨弄古琴音色悠悠
  
  不若揽镜自照、细数鬓角流年、回眸时光明媚静游
  
  不若放下执念、卸下虚妄、抵达日出月落花开云散的自由
  
  爱情就像一场如约而至的雨、让我又哭又笑、又怒又羞
  
  在宿命里重逢前世的因缘、看红鸾心猿意马雄气赳赳
  
  我费尽心机想把这恍若梦境里遇见的谪仙拥有
  
  这本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缠绵也不过生活的一场甜蜜作秀
  
  大街上不经意的一见让我满眼泪流
  
  谁让新人笑的桃花粉面为旧人抬上凄惨的灵柩
  
  爱情是蛊、放尽所有血液才能罢休
  
  红尘可以看破却不能看穿只因身在此中囚
  
  我给出全世界也不过换来悲凉幽幽
  
  我是否该面似带梨花、哭瘦了脸颊询个缘由
  
  我是否该洒脱的挥挥衣袂、素手斩断情思把事业挽救
  
  孤影映着残霞、繁华后的伤疤包裹着凉秋
  
  何不身卧瑶池清辉、手掬檀香细梳、邀谈几友
  
  何不笼一身潋滟、散些皎皎幽香、伴着浩渺章台柳
  
  看似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花花世界,鸳鸯蝴蝶,在人间已是颠,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温柔
  
  同眠。]
  
  取一片流浪的白云为伴潇洒人间尽风流
  
  连绵八千里的山川河岳皆锦绣
  
  水墨淡雅、朝华缱绻、胭脂凝成香的不朽
  
  时光飒踏、江山如画、谁把落花浅诱
  
  红尘迷乱、烟火纷繁、不过弹指一挥一盏酒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