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微视频 >

我开始用自己的力量奋力挣脱这突如其来的抑郁

195

     给我一双手
  
  谁能深刻体会黑夜到黎明的漫长
  
  谁能在我抑郁的时候予我一点光
  
  谁能细心捧起我满满晶莹的面庞
  
  谁能把我的孤单放在肩上努力抗
  
  给我一双手脱离浓稠黑暗的海洋
  
  我一生只只为你敞开温热的胸膛
  
  给我一双手拯救我无边无际荒凉
  
  我把所有柔软为你做成精致容妆
  
  谁能理解我无情武器背后的坚强
  
  谁能把我虚张声势的命门隐隐藏
  
  谁能卸下我厚重的盔甲斟杯阳光
  
  谁能给我与世界勇敢相搏的力量
  
  我是患者,亦是幻者
  
  总有什么是我们不愿提起的,总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忘记的,我们都有故事,都喝生活的墨水,咸淡皆苦,冷暖自知。]
  
  初来廊坊的两个月,我想我疯了。
  
  我仿佛变了一个人,笑容苍凉,内心空虚,置生死于外物。
  
  半夜一点半夜不归宿,莫名的抱着一棵树傻傻发笑。
  
  坐在湖边把新买的牛皮船鞋放在水里,然后一脸茫然地看着鞋子越来越远,才产生一种恐惧,又开始疯狂不顾死亡的追逐鞋子。
  
  会突然的看着一个破旧的路标发呆,然后胡思乱想半个小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因为一句普通的话敏感的压抑难受,浑身疼痛的想要去死。
  
  会突然的把脸抓的血肉模糊,然后畅快地笑。看着别人惊恐的眼神有一种隐秘的报复感。
  
  开始厌恶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极端。
  
  长白说我神经病,需要看心理医生。
  
  米凡说我太可怕,不懂得爱自己。
  
  格兰说我太过极端,让人没办法忍受。
  
  林轩说,你该改变自己,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我看你是疯了。
  
  那个时候,谁都不知道,原来这种情况叫做抑郁症,包括我。
  
  你娇艳欲滴的唇,在我看来不过蚊子血罢了。]
  
  太过极端,在我十四岁的时候老妈就这样掷地有声的告诉我这四个字。
  
  我该感谢生命,让我遇见了几个女子,从高中,也就是我的青木年代陪我到现在,不过,我知道,她们的路,总要和我的成为平
  
  行线。
  
  相望相念,再也回不到曾经的唯一。
  
  在我最为压抑的日子里,感谢马乔把我逼得越来越强大,感谢林轩用一种让我负罪的方式陪伴我。
  
  不过,一直没人能够理解我,这不是我的可悲,这是我的命中注定。
  
  太多的人说我幼稚,像个长不大的孩子。那个时候,我笑的心都疼了。
  
  是啊,我幼稚,幼稚到为了让你们快乐把自己砸进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死胡同。是啊,我是孩子,却是一个被生活逼迫的过早成
  
  熟的孩子,没人把我当孩子来宠,却怪我像个孩子。
  
  我说我抑郁,我说我难过,我说生活好让人想死。
  
  可是,所有人都以为我神经兮兮的莫名其妙,都以为我开始走矫情的文学路线,都以为我不知人间疾苦太过夸大事实。
  
  谁都不知道,每晚豆大的灯光下,我都会趴在床头任泪水肆虐着眼眶,那种浓稠的化不掉的悲伤都会像潮水一样奔涌且生生不息
  
  着。
  
  我多想遇见一个人,伸出温暖的手掌,带给我命运的救赎。可是,这个世界,多的不是天使,而是魔鬼。]
  
  我需要救赎,谁来拯救我。
  
  我不断的和很多人重复这几个字。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得的是抑郁症,只感觉自己难过到极限,文风都变得压抑起来。
  
  可是,所有人都选择了为我讲大道理或者旁观,没有人,真正的来到我面前,温暖的拉起我的手,告诉我,跟我走。
  
  林轩说,我喜欢你,我问,你的女朋友怎么办?他沉默。
  
  马乔说,我可以为你去死,我问,那天你说在楼下等我一夜,最后为何走了?他沉默。
  
  水心说,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是真心的,我问,那天我迷路的时候让无所事事的你帮我拿一下东西为何拒绝?他沉默。
  
  米凡说,我习惯性的为别人着想,所以很照顾你,我问,吃穿食宿玩乐行程为何都是我安排的?他沉默。
  
  瑜谨说,我再也不来你空间了,你回复的评论都是应付我,我问,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即使她难过也要围着你笑吗?他沉默。
  
  那些回忆,如藤蔓握紧我的心脏,勒到窒息。
  
  如今,那个我曾经需要的可以拯救我灵魂的人,我已经不需要了。
  
  曾经无人带我走,如今我想自己走。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我的大脑经常一片空白,我的喉咙经常不自觉的张开,无声的尖叫。]
  
  我拼命的和林轩说话,告诉他我这些日子我的感受。
  
  我说,我一聊天就想吐,一看小说就恶心,一进入人群就不可抑制自己的难过个压抑。
  
  谁知,林轩开玩笑的看了我肚子一眼,问道,你不会有了吧。
  
  一瞬间,我感觉透心凉。我也咯咯的笑起来,仿佛真的很开心一样,对他说,是啊,有了,怀了个哪吒,好几年了。
  
  最后分别的时候,林轩送我帽子,我紧紧的抱住帽子,想就那么用力仿佛抱一辈子。
  
  我说,这世界真冷,我也就靠一点小礼物汲取温暖了。
  
  第二天,我对林轩说,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他说我好冷血,可是,他永远不知道,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我感觉黑暗像是滴在水
  
  里的一大碗墨汁逐渐扩散在我的周围。
  
  不想再与世界格格不入,再不幸的我,也有过很爱很爱我的家人,有过不停行走在地球的痕迹,这也是滚滚红尘中的大幸了。]
  
  我开始用自己的力量奋力挣脱这突如其来的抑郁。
  
  每天听温暖的歌,说温暖的话,开心的和人群交流,回忆独特的事情,悠闲的走在廊坊的路上,看公园里人们舒展的舞姿,学好
  
  听的歌曲,看动人的动漫,写自己的文字。
  
  渐渐的,我能感受到花朵斑纹似的阳光从树叶缝隙里跳跃着落在我的肩膀上,我能感受到小河清澈的水里沉淀着圆润如丝绸的小
  
  石块,我能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在大自然里一点点的洗涤干净。
  
  我褪去了极端的思想,尖锐的棱角,放低对待生活的姿态。
  
  我想,我将自我拯救。
  
  我将重生。
  
  我将破茧成蝶。
  
  当我脱去疲惫的心态,压抑的心灵,天空湛蓝温柔的拥抱我所在的世界。
  
  我头一次觉得,活着真好。
  
  你看,这云白极了,这天蓝极了,这阳光_________暖极了。
  
  给我一双手横扫方圆数丈的仓皇
  
  我用灵魂坦诚朗然地拥抱你心房
  
  给我一双手打碎淤泥圈禁的心疆
  
  我用一世命理铺就你明日的天光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