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微视频 >

我们的成长是否在消耗父母的生命还是能延续他们的生命?

165

    汽车座椅有点低,老爸在副驾室站了两次才从车里跨了出来,望着父亲走进农庄略显蹒跚的步履,我的鼻子突然一阵地酸,父亲老了,不可抗拒地老了。
 
                  父亲是五十年代的初中生,那时应该算半个秀才吧,所以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个村里的干部,爷爷在我六岁那年过世,而我的奶奶早在我父亲4岁时就不在了。父亲却很少提起他年少时的艰辛。父亲那时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还可以闭着眼睛把算盘打得丝毫不错。也常会出去开会或公干,总是带回一点糖果,让我觉得父亲特别能干,小学时,父亲是我的偶像。
 
                   父亲在村里是农业技术员,在以粮为纲的年代,农技员特别吃香,最多时他管半个乡镇的农业,可是后来,联产到劳了,随着工业的发展,农业渐渐失去了昔日的辉煌,我父亲的干部也就越当越小,最后都自己养起了鱼,种起了葡萄来了。用他的话讲“不可以走在别人的后头”起早摸黑地干活,在我中学的时候他的目标就这么简单,把平房翻建成楼房,再为我打好一房娶媳妇的家具。放假回家,成绩单越来越多的红灯笼让我愧对劳碌的父亲,于是只好用假期里的努力帮忙劳动来换取父亲心里的安慰。
我们的成长是否在消耗父母的生命还是能延续他们的生命?
                    父亲的故事很多,有我老妈讲的,有他自己讲的,有我一起经历的。。。。。
 
                    据说我父母那时是自由恋爱的,因为他去姐姐家总得从我外公家门前经过。
 
                    据说我父亲文革时挨了不少的批斗,因为要他去陪他的舅舅。
 
                    当最早的《红楼梦》在苏州放映时,我父亲带了我们一家去看电影,不亚于现在全家出国游。
 
                    当我妈说黄雌鸭烧墒菜好吃时,我父亲去养殖场赊了一只鸭子,不料那年年终我家分红时透支,那鸭钱欠了两年,我爸说那是全家吃得最开心的一顿饭但也是后来最尴尬的一顿饭。
 
                    从没听说赌博的父亲在养鱼时曾经赢回大把大把的钱,塞得看鱼棚里的茅草中到处都是,后来在一个晚上又全输了回去后,再没赌钱,成就了他短暂的传奇。
 
                     我家吃饭的座位是从不乱掉的,我父亲朝南,我妈朝东,大姐朝北,我和二姐朝西,一家人从大到小一圈轮过来。后来才知道,我爸不是最大,比我妈小了两岁。当年恐怕没有姐弟恋的词吧。
 
                     当我开设了半日闲农庄后,老爸已经六十多岁了,可他一定要睡到那里去,这么个摊子,他放不下心,几年下来,眼见他的行动在慢下来,头发日渐花白。。。。。。
 
                     前几天摔疼了腿,当我执意把他背进医院时,我爸脸上的笑容分明像个撒娇的孩子。
 
 
                     我的一步步走来,是不是也在默默消耗父亲的生命,而我日渐成熟的儿子,是不是是我的,一样也是我父亲生命的另一种能量的储存和延续。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