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时尚 >

他从我们随行的行李中拿出传国玉玺 那些侍卫不敢再下手

93

 会选择反抗。
  
  苏臻的脚步踏入皇庭之上,圣上的气场全然挥洒,但他走到一半时,倏地下跪,言吾皇万岁。
  
  我愕然,随即跟着下跪,道着同样的言辞。趁着下跪的时机,我看了眼跟前的女子,近距离地观察,傲然一世,独尊姿态。难道
  
  她没认出眼前这个就是曾经深爱她的男子?若是深爱,怎会不认得那双眼。未被人皮面具遮去唯一属于苏臻的双眼。
  
  显然,起初她并未认出,悠然自得让公公赐座,赐画画工具。她则一改妩媚,端庄地坐于皇庭。
  
  画画很顺利。
  
  她缓缓走下台阶,步履轻盈,直到她走到跟前我才有知觉,抬起头这个号触碰到她上扬的眼角,及疑惑的眼神,盯了一会之后她
  
  又挪了几步,停在画布之前,苏臻一直没有抬头。
  
  “这位公子,你只见了朕一面,竟可如此娴熟地作画,想来画功与记忆力都是上乘。”
  
  苏臻的笔端停下,缓缓抬头,侧着脸,我看到他露着寒光的眼已无任何眷恋,那一刻,我的心竟有片刻惊喜。
  
  “圣上如此美颜,小民自是尽了毕生功力为您作画。”他一字一句,顿地清晰。
  
  在我听来,这句话谦卑有礼,并无任何犯上之意。可柳絮却在听到苏臻开口讲话的同时,张大了嘴,面露惊恐之色。苏臻的脸是
  
  变了,可声带并没有毁,与柳絮一样,边上的大臣也纷纷骚动不安。
  
  “赐死。”从她嘴角吐出这两个字,伴随着的是苏臻的叹息。
  
  在朝堂上动武是禁忌,这点常识连我都知道,众大臣也惊了,这可是朝会,动武成何体统。
  
  女人可聪明一世,不可糊涂一时。
  
  在我还没防备之际,侍卫的武器已然对准苏臻下手,我挥袖弹开两人,身后冷不丁又窜上一人,对着宫廷侍卫,一敌五尚可,一
  
  敌二十则有些吃力。很快拜下阵来。
  
  苏臻紧紧地护住我,兵器一次次戳伤他的身体,血红的颜色染红他灰色的外衣,嘴角也溢出血迹。之后他大吼一声,够了没有。
  
  艰难地起身。缓缓地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半边完整的脸与半边伤疤。日日朝堂相见,有谁会不认得那半张没有伤疤的侧脸。
  
  他从我们随行的行李中拿出传国玉玺,那些侍卫不敢再下手。
  
  一句“朕回来了”,众臣醒悟,他们的皇没有去世,皆跪地参拜。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