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娱乐 > 时尚 > > 正文
最新播报:

夜深沉连月宫桂叶飘落的声音都听的见

2017-05-22 14:04 被浏览: 来源: 珲春新闻网
夜深沉连月宫桂叶飘落的声音都听的见
  昨天下午贴上了春联,祖国山河一片红。对联由来已久,“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这可能是最早的文字对联了。再往前溯源,大概应该是神荼、郁垒和秦叔宝、尉迟恭的画像了。在众多的对联里,我喜欢纪晓岚的对联,最喜欢的是纪晓岚的三夫人明轩的半幅对联:月照纱窗,格格孔明诸格亮。此联一出,连“世上无不可对之对”的纪晓岚殚精竭虑,无可奈何,引多少须眉尽折腰。后人有以“春回大地,郁郁畹华梅兰芳”续对,并大言不惭的说是对出了绝对。不用细品,一眼看去就可知和原对不可以千万里计矣。去年正月初二我回娘家的时候,房前屋后拜年之际,发现三嫂子的院落里竟有十多张四字春联,每一张上的文字都佶屈聱牙,晦涩难解。惊叹之余,大为惶恐,生怕同行者问我联文何意。一进门,我就大喊了一声:三嫂子!快出来!我把头给你磕院里了,晚了就没了!只听屋里答道:不忙,刚磕完还热乎,我这就让你三哥去找!这样说笑了一阵儿,我问三哥这对联谁写的,学问可太高了。三哥说这是一个老师给写的,人家写的是竖幅,结果让不识几个字的三嫂子都给裁剪成了横幅。于是乎,屋里的空气在我和三嫂子的笑声中颤抖了起来。
  
  小时候,每逢年三十的时候,到了晚上,穿着新衣服的孩子们都要打着灯笼,或到街上玩耍,或走村串户。那兴高采烈的表情溢于颜外,藏都藏不住。灯笼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灯笼上糊的窗户纸,另外一种外罩是玻璃的灯笼,这样的很少,在当时简直如同探照灯一般,令人羡慕。灯芯也分为两种,一种是蜡烛的,一种是小型煤油灯。当时大部分村庄还没有电灯,平时的天空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年三十这天的晚上家家户户的大门上都高悬着桅灯,每间房里也都点着灯和蜡烛。一朵朵灯笼花毫无规律的随处游动着,虽说是星星点灯,显得格外的明亮,增添了无限的活力和情趣,宛如天上的街市。那时的天气凛冽寒冷,没有手套,提着灯笼的手会冻的通红。不时能在街头巷尾捡到没有响的鞭炮,虽不欣喜若狂,也会大喜过望。于是,忘了时间,忘了天寒,灯笼花又会到别处绽放。一朵朵绽放的灯笼花,洋溢出春的芬芳,春的气息。
  
  每年的腊月二十四、五这几天,照例要蒸馒头、刻花儿的。花儿是把和好的面放在模具里做出来的,这模具形状各异,大小不一。模具有鱼形的,有花篮状的,有桃型的,有花形的,有叶子状的。大的用面需一个大馒头那么多的面,小的也要半个馒头的面。蒸熟后在花儿的表面用红绿食色点缀上鲜艳醒目的点儿,煞是好看。另外,还有纯手工做的寿桃。出锅后,虽说没有花香,但有麦香。花,非花,胜似花。
  
  腊月二十三,灶王爷上天。上天干什么呢?上天言好事,作述职报告。人们生怕灶王爷上天后不言好事,或者说实话实说,都要照例在灶王爷的嘴上抹一抹糖瓜的。劣质的糖瓜会甜吗?蘸蘸矿泉水,也许有点儿甜,估计到不了甜言蜜语的程度。然后,换一张新的灶王爷,这就是回宫降吉祥了。时至今日,都说是与时俱进,可灶王爷的衣裳还是那一身古代的衣裳,为什么不换成西服革履的制服呢?不换有不换的道理,君不见几千年的古风都快变成西风了吗?这古装的灶王爷有个糖瓜就可以满足,如果是穿制服的灶王爷,别说糖瓜了,你就是给他个金瓜都不行,更遑论回宫降吉祥了。不抓你几根小辫子天天敲诈勒索你才怪。这样一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淡淡的糖瓜比蜜甜。
  
  有时候,总听人说如何打发时间。这可真是不知道田野上那么多的土馒头装的是什么馅儿了。时间还用打发吗?时间还用消磨吗?时间是一个大魔术师,不停地变幻着春夏秋冬。时间是幽州台,前不见头,后不见尾。时间是烂柯山那盘没下完的棋,是天台山遇仙记。就在想如何打发时间的时候,时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只剩下悠悠,幽幽。汉武帝和武则天的碑是无字碑,据说是无字胜有字,空碑藏万事之意。其他碑文上的字和事会名实相符吗?神秘莫测的时间啊,就像隧洞一样。没有人有资质去打发时间,即便你有闲、有闲,第三个有闲,第n个有闲。就在人说如何打发时间的时候,殊不知时间正在给人倒计时:0、9.、8、7、6、5、4、3、2、1了。那馅儿馒头的皮,也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夜深沉,一个字就是静,连月宫桂叶飘落的声音都听的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回首往事随风去莫言身是眼中人

Copyright 2008-2017 www.hctvnet.com All Right Reserved 制作单位:珲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珲春新闻网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75112100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