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信息 > 食品 >

偶然的一次加班可能避免了一场火灾如 此想想这个班加的真值

87

加班,并不一定是有很多上班完不成的工作要下班再做,只是因为上班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事就是那样的事,无法静下心里理顺一些事情。所以加班也就成了必然。
  
  加班当然都是别人都下班走了,咱还在。尤其现在夜幕降临的早,加班几乎都是挑灯夜战。
  
  那次加班,案头的电话突然铃声大作,在这样寂静的时刻尤为突兀。以为是哪个神机妙算的业务员算准我还在加班,才打来电话。
  
  接起电话,习惯的说声:喂,你好!
  
  对方无声,有些奇怪,以为对方或者我的电话故障,仔细听听还不象。于是追加一句:你好!
  
  一个不太友好的男声响起:刚才谁打电话骂我了!
  
  “打电话骂你?”被这个突然的问题问的有点懵,条件反射地重复一遍他的问题。继而反应过来说“没有人骂你呀。”
  
  “刚才就是有人用这个电话骂我,我怎么谁了,打电话骂我?!”对方语气加重,显然想起刚才的被骂还是特别生气。
  
  “不会吧,只有我自己在这个屋里呀,没有人用电话。你是弄错号码了吗?”我赶紧解释。男子不满,肯定地说:没错,就是这个电话。
  
  然后说出了电话号码,正是我桌子上的电话号。
  
  “请问你是哪里的?”我问
  
  对方回答:石家庄。
  
  “哦,那就更不是了,我的电话只能接,不能打长途。”这样一说,我更加坚信是对方弄错了电话。
  
  对方将信将疑,嘟囔道:就是这个电话呀?然后挂掉了。
  
  呵呵,还好,遇到了一位修养还算比较好的,否则,不问青红皂白的上来再骂我一顿,岂不是要哑巴吃黄连了。
  
  我的办公室在门诊三楼,大家都下班以后一片肃静,如果不是走廊都亮着灯,那将是一片黑暗。防盗门把我们这边隔成另一个小天地,同事们走了以后,我就把防盗门掩住,但没有反锁。
  
  那天我正在电脑前工作,防盗门轻响之后,一个男人一边说话一边推开门走了进来。尽管有些奇怪,这个时候还有人来,但也没有害怕,这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
  
  那个男子在打电话,推开屋门的时候,一边和对方说话,一边微笑着冲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出于礼貌,我也扭过脸来微笑着冲他点点头,然后转过头继续工作。依稀觉得这个人很面熟,但又的确不认识。后来才想起,好像在院长办公室见过他。
  
  他就那么安然而悠闲地在屋里一边说话,一边从门口到窗户之间踱着方步。对方说话的也是位男子,而且谈的好像都是工作。
  
  就这样,他踱着方步说着话,我埋头干我的工作,互不相干,好像大家本就是很熟悉的朋友。
  
  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他的电话似乎要接近尾声,同时他的步子也踱到了门口。拉开门的同时,回转身又微笑着冲我点点头,掩上门,走了。
  
  我的微笑没有在他掩上房门的瞬间结束,依然保持了几秒:因为感觉整个过程那么自然而有趣。
  
  不是所有的时候都会微笑,另一次差点没有把我吓死。
  
  那天大概快晚上十点了,有些工作上的东西第二天要用,急着弄出来。正聚精会神地工作,防盗门“吱扭”一声开了,可能太专注,连脚步声都没有听到,此时我也没有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可是吓我不轻。
  
  防盗门被人推开之后,紧接着只听“叮叮当当”--防盗门被来人从里面插住了,更可怕的是还“吧嗒”一声上了保险。尽管以前面对老公的叮嘱总是满不在乎的说:没事,我又不是小姑娘,谁能怎么样我呀。可这次真的毛骨悚然了,第一个闪念就是:完了。
  
  那个瞬间,只想着防盗门被上了保险,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身影夹在黑与亮之间,那一刻,眼泪差点掉下来。
  
  原来是老公来接我回家了。
  
  埋怨他干嘛要上保险,差点没有吓死我。他说以为我要加班很久,喝了点酒的他还准备小睡一会儿呢。
  
  知道闻到烟轻轻淡淡的开始是什么味儿吗?是香味呢。开始闻到的时候,还以为是我兜里装的那点薰衣草的味道呢。可没有过多久,越来越不像,忽然想起了坟前烧纸的味来。
  
  转动头吸着鼻子,仔细寻找烟味的来源,以为自己屋里出现状况了。站起来四下寻找,不像我屋里。推开门,走廊里的烟味就比屋里浓些,感觉应该从防盗门外进来的。走出防盗门,整个走廊顶端好像有层薄薄的烟雾在游动。心下紧张起来,顺着走廊往楼梯处跑。
  
  在楼梯口,有烟从四楼下来,我便逆烟而上。整个四楼走廊的顶端有黑压压的一层浓烟,烟是游动的,也就有烟顺着楼梯往下走。难道是哪个办公室着火了?一看火光及烟雾都来自卫生间,跟进去一看,才稍稍松了口气:只见男、女卫生间外的公共洗手间里,那个有半人高,可推拉的塑料垃圾桶内正浓烟滚滚,并不时有火光串出。
  
  四楼几乎都是行政办公室,可能下班打扫的垃圾中带了没有彻底熄灭的烟头,加上废纸较多,所以慢慢的自己燃烧起来。
  
  看着燃烧的垃圾桶有瞬间的犹豫,不知道是赶紧叫人还是返身回楼下自己办公室拿盆子回来浇灭,这样会不会时间太长,火会燃的更大。猛然看到角落拖布池上的拖布,随手拿起来并打开水管,用沾满水的拖布不停地往垃圾桶里洒水。
  
  随着丝丝声,火花越来越小。附近总值班的同事不知是听到水管流水还是也闻到烟味,跑出来后随之返身回屋取出盆子,又往垃圾桶里倒了几盆水。
  
  总算有惊无险。
  
  。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