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素梅不知道什么是圆房 但本能地有种恐惧

171

现在,六岁的母亲正抽抽搭搭地跟在本家的三爷后面。三爷背抄着手,低着头,慢慢地走在前面,不时停下,回头看一下跟在后面的我母亲,叹口气说“妮儿啊,别哭啦,有啥法?我回去就找你爷爷说叫他过几天就叫人来叫你回去。来,我给你拿住包袱。”
  
  母亲不搭理他,还是哭。
  
  她不明白为什么我外爷会忽然叫她去万家住,还偏偏赶在今天----最疼她的爷爷去邻村吃喜酒了;我外婆根本当不住家,只会哭着给她收拾仅有的一件夹袄,一条家染的蓝棉裤,用自己包头的方巾包好;背着我外爷又在我母亲耳边悄悄叮嘱"我问清了,咱门上你五姐也嫁到万庄在,就在你婆家的西边有啥事了你去找她,让她给家里带个信。等会你三爷带你去万庄,我叫他就势拐到你五姐家给你五姐捎个话,叫她常去看看你。”
  
  话是这样说,年幼的母亲却不大相信,因为在母亲村里也有给人做童养媳的。当时母亲并不知道童养媳跟娃娃亲的区别,却知道小小女孩子在婆婆家所受的委屈---她的小伙伴素梅就是其中一个。
  
  素梅比我母亲大两岁,是被婆家从她养母手里买来做童养媳的,男人比她大八岁,矮且丑,脾气暴躁,素梅五岁就被卖到婆婆家,洗衣做饭,什么都干,农家锅台高,素梅踮起脚都够不着锅盖,只能在灶前垫一块土坯,上来下去像猴子一样烧火、搅锅;廋小的她总是乱蓬蓬顶着一头黄发,背着一捆快比自己高的柴火从我母亲家门前走过;还因为没有裹脚是大脚而被婆婆瞧不起:有人感慨她人小能干,婆婆总是撇起嘴,不屑的说“脚大,踩的稳,摔不了。”
  
  顺便说一句,我母亲也是大脚,三岁时只裹过一天,疼的在家哇哇哭了一天,晚上从赌场回来的外爷一看说“穷人家的孩子裹啥脚?又不是千金大小姐,裹了脚咋做事?”感谢我外爷这一句话,我母亲从此免了裹脚之痛。
  
  素梅跟我母亲很要好,两人一起去地里拾柴火的时候总是悄悄跟我母亲说自己的委屈“受气,吃不饱,挨打还不叫哭。。。”最怕的是听到他们一家商量等素梅十五岁就圆房。素梅不知道什么是圆房,但本能地有种恐惧,这种恐惧直接影响了我母亲,使她一想起万庄的人就不由自主的抗拒,就像现在她跟着三爷去万家,七里地用了快一个上午才到村边。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