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挥春只听说伊娃儿带着孩子一直在他身边守到最后

188

 大利死了,脑溢血引起的并发症。对于他这个跟疾病斗争了十几年身体已经基本恢复的差不多的人来说,简直是个意外。
  
  他是陕西人,父亲在襄樊上班母亲一人在老家拉扯几个女儿,他不爱上学,混了个技校想着完了顶替父亲去上班,谁料这一混就认识了同学伊娃儿。
  
  伊娃儿,曾经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刚出生老爸就跑的不见踪影只留下老妈一个人拖着三个女儿,没多久,伊娃儿老妈就用自己那半老许娘残存的魅力媚上了个武汉来的小包工头。
  
  没有人笑话她,大家都明白,相对于清白、名声之类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填饱肚子养活三个娃子是最主要的。作为母亲——她得这样——她在一家不死不活的单位挣的钱还不够全家人吃饭。孩子要吃饭穿衣上学,家里有几只小老虎,老妈得去找肉。
  
  那包工头对伊娃儿一家不错,除了没给她老妈名分,十几年了帮她妈养育姊妹三人,一直到伊娃儿老妈退休。
  
  只是,借来的终究要还回去。
  
  包工头要回去抱孙子了。
  
  任凭伊娃儿妈妈哭肿了眼说要去喝药他也没回头。
  
  接着,伊娃儿的两个姐姐匆匆结了婚。剩了伊娃儿娘俩相依为命;大利就在这时候认识了伊娃儿,开始了恋爱。
  
  毕业后伊娃儿进了一家制衣厂,大利则顶替父亲去了那家建筑公司。
  
  伊娃儿妈妈说:结婚吧!你们早点结婚,我也放心了。作为过来人她相信婚姻对于一个女人的保护。大利就喜滋滋带着伊娃儿回陕西见妈妈了。那时,大利的父亲已经病故。
  
  婚后的生活并不美好。伊娃儿进工作的制衣厂倒闭了,伊娃儿又怀了孕,索性不去找工作,就在家里养胎。大利说:我跟公司的人去广西工地吧?那里补贴高。伊娃儿想了想说行。
  
  走的那天,伊娃儿把大利送到车站。看着大利的背影,无来由觉得心慌。
  
  第二年春天,伊娃儿生了个女孩儿。电话里的大利很高兴。可女人敏感的直觉告诉伊娃儿,大利外面有事了。
  
  大利是有事了,外出的男人,一年不能回家看媳妇儿能没事儿吗?刚开始他还会觉得愧疚,觉得对不起家里的女人,次数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了。人嘛,谁没有七情六欲?我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又不是跟人谈感情,有什么呢?大利躺在床上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伊娃儿也这样想。但是她不打没把握的仗,她得拿着证据再说话。终于,略施小计她就清晰的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喘息声。
  
  伊娃儿失落了,但是并没有太多的怒气。两地分居,她理解这个苦楚。她的女儿她妈妈帮忙带着,她自己白天摆摊卖小吃,晚上守着空床数寂寞,那种煎熬常常叫她如蚁噬骨;寻寻觅觅之后她也谋到一个对眼缘的男人。。。。。。
  
  纸里包不住火,或者伊娃儿就没想要掖掖藏藏:在同一个屋檐下睡觉的两个男人最终碰面了。场面没有电视上演的火爆,刚下火车的大利还没反应过来那男人就跑了。
  
  伊娃儿很冷静,谁也别说谁干净,你想过就过不想过就离婚吧?
  
  离!大利也很干脆,当晚就回了陕西老家。
  
  过了年,俩人领了离婚证,大利直接去了工地,伊娃带着孩子依旧摆摊。
  
  八月,大利单位给伊娃打来电话说大利在工地上突发脑溢血,昏迷不醒,希望伊娃去照看一下。伊娃儿回答的很快:我们已经离婚了,让他家人去吧。
  
  家人去了才知道——什么顶替!临时工!那也没法,想当年大利的父亲只有这么大能耐了。
  
  大利的妈妈和大利几个姐姐精心照顾着大利,终于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大利嘟嘟囔囔对老妈说他想女儿了,刚刚才有些好转的他说不清楚话走路摇摇摆摆;心里可清楚的很。
  
  伊娃带着孩子来了,大利哭的像个泪人,拉着伊娃的手不肯丢,伊娃明白他的心思,说:我不能带你走呀!你看你这样,我拿撒子养活你噻?
  
  伊娃儿走了。大利死了心,每天搬着高凳子不停地挪来挪去自己给自己搞康复训练。
  
  转眼两年过去,一天我回去时赫然看见大利在我家中坐着,吓我一跳。原来大利母亲已经去世,姐姐们也各有家庭,无法顾及大利,大家商量:原在母亲名下的一间小门面房每月收取的租金全部交给伊娃儿,除却给大利买药看病之外剩余给伊娃儿当家用,反正大利也一直心心念念想来襄樊。
  
  伊娃儿同意了,倒不是因为爱,到了这时互利才是最重要的:大利现在勉强能走动了,她又找了一份工作,没法照顾才上小学的孩子,大利过来,再不济家里有个活人她也能更放心不是?在外面找的男人他对你好可不一定能对你孩子好。。。。。。
  
  大利住进来了,俩人谁也不提结婚证的事。
  
  伊娃儿学会了打麻将,下班就在麻将场里泡着。她正年轻,不愿回去看着一瘸一拐的大利,之前的情人已经断片,现在又好上了一个。
  
  大利心里明镜似的可也无法,偶尔到我家抽支烟又狠狠掐灭骂一句“马勒戈卖壁”。回去了依旧对着自己的女儿笑脸相迎买菜做饭端上桌,温言温语殷殷勤勤。吃完饭,他一个人摇摇晃晃去爬山,随身听放着歌看起来倒也不寂寞——十几年一直不变,大家习惯了他这种生活,他亦如此,他跟我姐说过:好赖一家人还在一起,我还能伺候我家姑娘。。。可谁知世事难料?
  
  他住院时我不在家,。
  
  呃,这样的话,也算是圆满吧!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