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怎就挣不脱自己为自己铸就的心锁?我始终在扮演付出者

99

 好几年前,我就发觉儿子和同龄人不一样,发育明显比别的小朋友迟缓,我不是讳病忌医的人,却心存侥幸,想儿子上学后,多和小朋友接触,或许会渐趋正常,可事与愿违,读书两年来,儿子的情况虽有好转,依然不容乐观。。。。。。。。。。。。。。。。。。。。于是,我决定带儿子去看医生,本打算今早独自带儿子去,恰逢孩子爸歇工,女儿也吵着要去,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出发了,心急火燎地赶到中医院,来到儿童专家门诊,好一幅热闹景象,病人里三层外三层,人山人海把小小一间门诊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一琢磨,要在这看病,得猴年马月,我性子又急,等不了,望着门庭若市的专家门诊,只好长叹一声,王志勇不愧名声在外啊!。。。。。。。。。。。。。辗转又到县医院,同样来到专家门诊,里边病人三三两两,廖若辰星,用门可罗雀形容毫不夸张,我带儿子凑到王振纪医生面前,他正给一妇女的俩孩子看,儿子胆大,无所畏惧,用小手把他一抓,说”医生,我叫宋生栋。”见他不理睬,又转身走到窗口,看向楼下,”好高啊!”儿子始终沉浸在他的世界。。。。。一会,那娘仨看完,我就问:王医生,您说我儿子有病吗?他扭头看了看儿子说:很正常呀!我说:是心理或智力有问题,您见刚才他和您说话,用的是普通话,快三岁才会说话,说话伊始就是如此,咱们说啥,他也听不进去,老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和咱们很难或者是不想沟通。王医生说:这你没法从咱们县看,大同也别去,径直去北京儿童医院保健那块看吧!我相信医生的医德,相信他的一言九鼎,带儿子女儿走出了门诊楼,孩子爸随后跟着,他白来一趟,形同虚设,丝毫作用没起。哎!我的心情莫可名状,异常沉重!不知儿子是否有病,情况是否严重?但愿儿子没太大问题,一切随心随意!
  
  好多朋友问我,你的文字里为何总有忧伤的色彩,灰色的基调?我也说不明白,或许是从骨子里渗出的悲伤情绪,甚而渐次影响到神情的落漠,暗淡的日子在吞噬我的生活热情,一成不变的生活终将带我步入那永生之地。。。。。。。。。。。。。。。。。转山转水转佛塔,却转不出我的心魔,臆症好得难医,如画的风景仅是表像,动人的情感仅限维系,流浪的心何时无需漂泊,我自问,却只能慨叹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半世蹉跎,后来就没有了后来………。。。。。。。。。。。。。。。在漫长的人生历程中,我始终在扮演付出者,不论爱或不爱,我都是那么地卑微,情感给予太多,终将我从不爱的人置换成不幸的人。风自忧伤把心泣,多情终被无情伤,我该是一个无心的人了,那样会开心更多,即使感受不到快乐,却也不必痛苦若是如斯。。。。。。。。。。。。。。。。。回望我的人生历程,静美岁月依然,凌乱的心却自飘落,一望无际的心湖承载不了我向往的小舟,只有一个人静静地沉醉在自己编织的世界,花自漂零水自流,孤寂哀愁绕心头,折腾着自己,折磨着别人,伤人害己,累人恼己,何苦又何必呢?怎就挣不脱自己为自己铸就的心锁?看不开,想不透,那就看淡,看轻,少计较吧!或许会轻松一些,唯有如此这般,日子才会好过一些吧!。。。。。。。。。。。。。。。。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