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社会 >

无论是苦涩的恋情还是欢乐的嘻笑 用一个朋友的话说往事唯美!

73

 旧事6《往事唯美》
  
  峰;二十二岁,之所以还记得他,是因为他是我们中药培训班里唯一没有结婚的男生,也是和我们宿舍的欣谈了几天恋爱的那个男生。
  
  峰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长得小头、小脸儿、小眼睛,头发不多还很软,几乎是贴在头皮上。皮肤到是挺白净的,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对象吧,也挺臭美的。本来就不多的头发上还抹一支花头油。(那时还没有现在那么多的美发产品,没有使头发定型的摩丝啊发胶什么的,能往头上抹的也只有头油了。)峰的头发因抹了头油越发的紧贴在头皮上,光滑的连一只苍蝇都站不住脚。(他们经理说的)直到现在一想起峰当时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想笑。
  
  抹了头油的峰经常香喷喷的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一支花头油有很浓的香气),和他同来的那个经理有三十多岁,每到吃完晚饭就叫我们(彤欣和兰)几个和他们一起去打羽毛球或是出去散步,以给峰制造一些机会。慢慢的还真的有了进展,后来峰和他们经理出去不再叫我们,而欣也不大和我们一起玩了。再后来就有些公开了,欣和峰一同出去了。于是大家都明白了。
  
  然而这段恋情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没过多久,在一次周末放假回来后,欣吃完饭不再出去了,只在宿舍里呆着,峰也开始有意躲着我们,球也不打了。我还在宿舍里看见欣偷偷的哭过,又不好问她。上课去他们也互不理睬了,一段恋情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直到学习快结束时我才知道,造成这段恋情匆匆结束的原因来自欣的家里。欣是遵化的而峰是迁安的,按现在的说法是异地恋。虽然离得不是很远,但那时不像现在这么人员流动性强,双方都有工作,调动起来很麻烦的。欣又是家里的独生女儿,所以欣的父母不同意。告诉欣父母此事的是和欣同来的一个同事,快五十岁了。据说欣的父母有托付他照顾欣,他听说了欣的恋情就“义不容辞”的告诉了欣的家里。于是这段刚刚开始不久的恋情就被无情的扼杀了。欣的同事在西药班学习,和我的同事住同一间宿舍,他告诉了我的同事,我的同事又告诉了我。
  
  那时欣很是伤心了一阵子,每天都恹恹的,峰也不似以前有说有笑的,更不和我们打球了。二十多年了,不知道他们以后有过联系没有?是否还记得我?
  
  峰,是唐山北部迁安县(现在改迁安市了)的。他们那里人说话舌跟儿发硬,二说不清楚,没有卷舌音,把二说成呃。他们那里管稀饭不叫稀饭,也不叫粥,叫沫子。每次峰和他们经理打早饭时说:“一个馒头,呃两沫子”我们就笑他们。同样,他们在上课点名时也笑我。那时电视里正热播《射雕英雄传》,晚上大家都挤在食堂里等着看。而我的名字恰恰重了里面那个大侠的名字。每每上课点名,大家都要笑一笑,连老师都笑。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们是多么年轻啊。无论是苦涩的恋情还是欢乐的嘻笑,用一个朋友的话说:往事唯美!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