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为谢亲妹照顾与其登记 立遗嘱送房后又后悔
2017-07-17 20:18被浏览数:{ 来源: 珲春新闻网
男子为谢亲妹照顾与其登记 立遗嘱送房后又后悔

  珲春新闻网  80多岁的李老伯因老伴去世,儿女长期定居国外,一人独居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一间70多平米的房屋内。李老伯之妹专程从合肥赶来照顾其生活起居长达三年。为感谢妹妹,老伯特立遗嘱表示自己过世后现住房屋由妹妹继承。但8个月之后,李老伯却又委托儿子以212万元的价格出售该房屋,李老伯之妹被迫迁出房屋,买家入住。
  
  日前,李老伯之妹不服,诉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法院驳回了李老伯之妹的诉请,同时判决李老伯子女补偿其妹30万元。
  
  李老伯与老伴育有一双儿女:阿君和阿娟。儿女长大后双双加入外籍,长期定居国外。李老伯老伴于2012年4月去世,儿女自愿放弃了母亲在房屋中的一半遗产,故80多岁的李老伯独自继承并居住在房屋内。
  
  正当需要之时,李老伯的同胞妹妹专程从老家合肥赶来照顾李老伯的生活起居,两人感情日益深厚,于2012年10月29日登记结婚。
  
  2014年7月18日,李老伯写下一份《自书遗嘱》:兹有退休职工李×,家有一套74.4平米的住房,二室一厅一厨一卫,地址位于浦东新区×路×弄×号×室。我的两个子女长期移居在美国和加拿大工作,我因生于1933年,现年83岁,身患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故而从2011年由我亲妹李×,从合肥千里迢迢来沪照顾我的生活起居。为了感恩我妹妹,等我死后,我全部房产由我妹妹继承,为了安定团结,立此遗嘱为凭证。
  
  立下《自书遗嘱》8个月后的2015年3月,李老伯在上海市浦东公证处办理公证,委托阿君办理该房屋的更名和出售手续。4月,阿君代表李老伯和买家黄先生签订合同,将李老伯的房屋以212万元的价格出售给黄先生。李老伯之妹被迫迁出,黄先生装修并入住该房屋。6月14日,李老伯离世。
  
  李老伯之妹不服,将李老伯儿女诉至浦东法院。法院依法追加买家黄先生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李老伯的房屋应该按照法定继承还是遗嘱继承进行处理?成为本案争议焦点。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继承开始后,首先执行遗赠扶养协议;遗产有剩余的,执行遗嘱继承或者遗赠;还有剩余的,按照法定继承处理。遗嘱人生前的行为与遗嘱的意思表示相反,而被遗嘱处分的财产在继承开始前灭失、部分灭失或所有权转移、部分转移的,遗嘱视为被撤销或部分撤销。
  
  本案中,阿君对2014年7月18日李老伯所立遗嘱的真实性存有异议。经司法鉴定,遗嘱确为李老伯本人所写,且有两名无利害关系的见证人签名,因此法院认为,该遗嘱是李老伯意思的真实表示,阿君、阿娟认为该遗嘱无效的意见法院不予采纳。
  
  2015年3月10日,李老伯委托阿君办理房屋的更名和出售手续,且已签订合同并实际交房,可见李老伯处理该房屋的行为与其遗嘱的意思表示相反,视为李老伯撤销了原先遗嘱。故李老伯之妹要求继承该房屋的诉请,法院也不予支持。
  
  本案承办法官钱燕解释说,李老伯与其妹属近亲结婚,在另案中被判婚姻无效,其妹并不是李老伯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但她对李老伯尽了一定的扶养义务,故阿君、阿娟应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对李老伯之妹适当补偿。
  
  最终,法院判决驳回李老伯之妹要求根据遗嘱继承房屋的诉请。同时,阿君、阿娟补偿李老伯之妹30万元。
  
  再轮回,我会是谁
  
  因为爸爸住院,所以最近在医院时间比较多。
  
  医院每天都是生生死死的,耳朵听的,眼睛看的都与现实生活中的有异。
  
  姐姐怕死人,重症监护室常常都是头天推进来,第二天就推进太平间。
  
  每次看到拎着寿衣进来的人,姐姐都会远远的躲着。
  
  其实说起胆量我并不是很大。
  
  记得在40岁那年,春游时被属下一些年轻的员工鼓动着竟然走上了蹦极的高台,虽然在下面时是那么有勇气,虽然自己也一直都不服输,但真的站在几百米高的跳台上时,腿还是打哆嗦发软,不敢站起来,最终是被工作人员一脚踹下去的。
  
  这足以说明我的胆子不是很大。
  
  但不知为什么,我不怕死人,而且对死亡从不恐惧。
  
  很小的时候,家人就发现我胆子很大,因为我不怕走夜路。
  
  三十多年前的农村还不知道什么是路灯,夜里村子漆黑一片,很多人都不敢独自行走,尤其是走那种两边都有坟地的山路,我却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无
  
  论有人还是独自,走的总是很平常很坦然。
  
  前几天看到网友【兰兰】写了一篇关于“鬼”的故事。
  
  那样的故事在农村流传很多。
  
  很多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的确存在,存在的东西就一定有存在的理由。
  
  很小的时候,边上邻居家的一个老头死了,老头的尸体在堂屋地下用一块门板停着,我记得他们家把猫狗都轰到我们家柴棚来圈着,听大人们说如果猫狗从尸体前面走过,尸体就会“诈尸”。
  
  那时候很好奇,很想把圈着的猫狗放出去,看看“诈尸”是什么样子?但最终终因惧怕大人的责打也怕真的出现恐怖的事情而没敢去做。
  
  这个困惑至今都没有解除,因为最终也没有见过“诈尸”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
  
  在农村,很多事情都带着诡异和神秘。
  
  小的时候在东北,房子是建在山上的,夜里临窗往外看,会看到山下某个坟地里有一团亮光在滚动,奶奶告诉我“那是狐仙在炼丹”。
  
  因为是儿时亲眼所见,也因为受过教育有点文化不太相信这种说法,大学以后询问老师,老师说“其实那是棺材年久腐烂,狐狸在棺材里抓寻猎物,将死人的头发缠绕起来摩擦所发出的磷光,因为动物也需要补充磷,不是什么炼丹”。
  
  在农村,尤其在东北的农村,家家院子里都会有一个大木头堆,有的家庭这种木头堆会是传了好几代的。
  
  夏天潮湿的季节里,那种年代久远的木头堆里偶尔会有发光的木头出现。
  
  捡到那种木头,回到家里关掉所有的灯,那木头就会在漆黑的夜里发出蓝莹莹的光,看着那种神秘的光,我常常会做许多浮想,想象自己可以穿越人间去到另外一个世界。
  
  我不知道我的这种“胆”是怎样形成的?
  
  冥冥之中我好像期待见到人们恐惧的那些事情,那些“东西”。
  
  我渴望见到那种常人见不到的“异象”在我心里,如果真的有这些“异象”存在,如果真的让我见到这些“东西”我好像就有了寄托,对来世,对轮回。
  
  可我却从来没有见到过。
  
  不知为什么,这些天心里总是在想这样的事。
  
  可能因为爸爸在重症抢救,可能因为心里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所以就盼望那些传说真的存在,感觉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就不用太害怕,不用害怕一旦今生别离就永远再不能相聚,不用害怕父女缘分一旦割断就永生永世再没机会相遇。
  
  期望着真有那样一个世界,真有那样的传说,期望着有一天想要见的亲人还能在那里再找到···
  
  真有那样的世界吗?真的有轮回存在吗?
  
  只是再轮回,还知道我们都是谁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