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商务 >

从老太太的脸庞里能看见文俊妻子的俊秀

132

郑仰山连忙掏出餐巾纸递给老太太地:“老人家,我们不着急,您平静平静慢慢地说,看我能怎么帮您。”老太太接过餐巾纸擦了擦眼睛平静了半天地叹了一口气说:“唉——也许我们家老头子不死,女婿也不会这样粗暴的对待我的女儿。”郑仰山不解地望着老太太:夫妻感情的好坏与老泰山是否健在有什么必然关系吗?老太太没有理会他的疑惑地:“老头子退休前是市人事局的副局长,当初女儿与女婿恋爱时,女婿在学校当老师,他说当教书匠没有出息要调机关去,他倒是没有直接提出这个事,全是女儿出面去逼她爸。我们家五个孩子就这一个宝贝女儿,老头子只好求人把女婿调到机关去了。然后,女儿与女婿就结了婚,过了一年他们就有了一个女儿……”
  
  郑仰山仔细打量着老太太,从老太太的脸庞里能看见文俊妻子的俊秀。郑仰山起身从饮水机里倒来一杯水奉递给老太太,老太太喃喃道谢地:“谢谢,谢谢呀。我们家五个孩子,除了闺女,谁也没有麻烦过老头子,个个念完大学后都是由国家分配的工作。也许,我们把女儿打小就养得太娇了,不论什么都依着她顺着她,读书呀、工作呀,待女儿结婚了,我们不仅要依着顺着女儿还要依着顺着女婿,只希望我们的努力能让他们幸福,这也是每一个做父母的心愿。既是老头子退休时的最后一次麻烦组织,也是因女儿的要求把女婿调到了市检察院。”郑仰山没有顾及自身的修养,似乎在深思什么地点燃了一支烟。老太太也没在意地继续说道:“表面上看女儿女婿的夫妻感情非常好,其实,我早就发现女婿有点阴阴的,甚至咕哩古怪的。当初,我就不同意女儿与他来往,只是女儿爱他爱的死去活来,我们做大人的有什么办法?”
  
  郑仰山静静地听着,没有插嘴也不打断老太太的话,他知道老太太说其是来找律师咨询讨招倒不如说是来倾诉,是来找一个愿意听她说又不会泄露她家隐私的人吐吐心中的怨气。老太太喝了一口水地:“老头子走了,没有人能在仕途上帮上他了,我女儿这个跳板也起不到作用了。他也就撕下夫妻感情好的面纱地对女儿开口就辱骂,动辄就揪,其目的就是一个:逼女儿与他离婚。”郑仰山插嘴地:“老人家,您带您女儿去医院验过伤没有?做过法医鉴定吗?”老太太老泪纵地:“律师同志呀,那伤的地方,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说呀,除了脸和脖子,身上就没有一处是好皮肤,越是羞处越伤得厉害。我带她去医院的话,怎么跟医生开口说呢?”郑仰山神情严肃地:“老人家,中国有句老话:丑病不怕医呢。何况,您的女儿受到了伤害,不去验伤,不进行法医鉴定,哪来受到了伤害的证据呢?等过了一段时间,伤愈了,这证据不也就没有了?没有证据,如何控诉人家的家庭暴力?如何控告人家的故意伤害?”
  
  老太太垂下了头地哭泣起来地:“是我把女儿害了呀。”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