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都说不清的人翻译外文更是糟糕的存在
2017-07-30 09:49被浏览数:{ 来源: 珲春新闻网
 吃了晚饭,天还大亮。我对女儿说——念会儿英语吧,我当听众。我听人们说,总不念,就生疏了。
  
  女儿调皮的说——行,反正你也听不懂。
  
  听不懂也要听,假期这么长,不督促着点,非得退步不可——我暗自思忖。女儿跑去拿英语书,我拿着两个马扎,坐在门前等她。
  
  面对面的坐下,女儿说——念什么内容的?
  
  就念有小故事的内容吧,你念一句英语,给我翻译成汉语,就算你给我讲小故事。
  
  女儿翻出一段,给我念。英语还真是听不懂,可个别单词我能听懂。我做出很专注的样子倾听,时不时的还要问上一两句,女儿便也不好意思敷衍我了。尽管女儿念的小故事并不那么有趣,可我还是装出在听很好听的故事似的。心里想,我听懂听不懂无所谓,感不感兴趣也无所谓,反正我就这水平了,不会英语照样上班挣钱,孩子可得学好。将来,还得值着这些知识考大学呢。我呢,就算陪读。
  
  爱人忙完她的事情,看我们父女俩学的挺起劲,也拿个马扎凑过来。
  
  干脆这样吧,你们俩说话,我给你们翻译——女儿建议。
  
  行,我们就随便说了——我和爱人异口同声的应和着。
  
  我们就拉开了家常,我一言、她一语。女儿翻译的很有兴致,口语,简单。这样聊了一会儿,爱人有事去忙。
  
  又剩我和女儿了,我说“这样吧,我说汉语,你来翻译”。
  
  行。
  
  我就把我日志里写的类似于诗样的东西朗诵出来,这倒好,难住女儿了。
  
  你可以找近义词翻译啊——我给女儿出主意。
  
  对,是那个意思就行——女儿顺坡下驴。
  
  翻译的对不对,我听不出来,因为我对英语早就忘的差不多了。女儿到底说错了多少,我也不知道,可她毕竟是在温习这些知识。不过,我们陪着女儿学习,她快乐,我们也快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