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艺术馆 > 理论 >

她与那位阿姨前世一定是母女 只因缘字未到才来今生重续

57

 缘续今生
  
  她那一天是个极普通的日子,普通的连阳光都与平日的没什么两样。但对于她,又确那么的不同,她收到了一个包裹,收到的有些莫名其妙。看着包裹上寄件人陌生的地址,她有些茫然,这个包裹来自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南方城市。包裹内是一件上衣,与一条围巾。说实话,她很喜欢,无论颜色与式样,她都喜欢,质的很好,也看出价格不菲。同事也都奇怪地围拢来看,问她谁送的礼物,她说不知道,大家就撇了嘴说:谁信!
  
  回到家,老公也以有些异样的眼光看她,她越想说不知道,好像越说不清,索性不说。可她也奇怪啊,包内除了这两样东西,并无一字。看着包裹上娟秀的小字,以及缝的细密的针脚,好像出自女子之手。包裹这个话题,被同事拿来说了很多天,也有同事帮她寻找答案:是否有一失散的姐妹,多年后回来寻亲,她坚决否定。又有人问她,是否有一遗落的女儿?她就有些不高兴了:你们怎么会这样想我?做了这么久的同事,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难道不知道吗?看她有些认真,同事也就打趣着不再提。最让她有些受不了的是,老公虽然对包裹之事,未再提之字,但她知道,他的心里也未必释然。
  
  她也想明白,但她也真的不明白!
  
  半年以后,她生日的前两天,又再次收到了包裹,是一件羊毛衫,还有一个贺卡,上面只有娟秀的六个字:祝您生日快乐!她就有些感动,她的生日,不要说老公,就是她自己也常常忘记的,还有谁如此的关注她,被人牵挂总是幸福的!
  
  就这样,莫名的包裹一直伴她,同事也羡慕她天下掉下来的幸福,她自己也奇怪死了,陌生南方城市的记挂者,怎会知道她穿衣服的尺寸,所邮衣物都是那么合身,在好奇过后,她剩下的也是牵挂了,她也常常盼那个包裹,不是盼包裹内的衣物,毕竟她已不是盼新衣服穿的年龄了,她有的是对那个陌生城市那个陌生而熟悉人的牵挂,看到包裹,就知道她还很好,这就够了。曾经好奇心鼓胀着她满脑的问号,就想去那个陌生的城市,一探究竟,可那个城市太遥远。更重要的是,包裹上的地址,并不是详细地址,她也只好作罢。
  
  于是,无论在电视,还是报纸杂志上,她就特别留意那个曾经陌生的城市,甚至每晚的天气预报,她都希望那里又是一个艳阳天--因为那里又多了一个她的牵挂!
  
  女孩那是一个下着雨的早晨,她还没有吃完饭,妈妈(继母)叫她快给弟弟穿衣服,说她到点了,妈妈总是这样,她都做好饭了,叫妈妈也不起,都是到点才起,也总是紧紧张张,她也常常吃不饱饭,给小弟弟穿好衣服,她的时间就有些过了,她慌忙抓起平时用的雨伞,刚想跑出门,爸爸就叫住了她说:你妈妈的雨衣坏了,她还要送弟弟,反正雨下的不大,你就别打伞了,给妈妈用吧。她只“嗯”了一声,放下雨伞就跑出了门。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她早已想不起来难过了。刚刚出门不久,她的衣服就湿了。一个人骑着车子打着伞,从她身边经过,好像看了她一眼。她就觉得,人家一定觉得她傻吧,下雨了也不知道打伞。可一会,那个人又返了回来,她才看清,是个阿姨,走到她身边说:你是中学的学生吗?她疑惑的点点头,阿姨就说:我们顺路,上车我带你!然后就把雨伞往她手里递,她急忙摆手:不用不用!阿姨就以不容推辞的口气说:听话,看你都淋湿了!她就没有了拒绝的勇气,收下了伞,泪也流了下来,只是脸上有雨水,阿姨是看不到的。阿姨问她:上初几了?她说:初一。阿姨就说:哦,我儿子也是初一。我就觉得你们好象是一样大呢......坐在被雨淋湿的阿姨身后,她忽然觉得很幸福,也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不要停下来。看着阿姨的背,她就有把脸贴上,伸手搂住她的欲望,但她什么也没做。平时总觉得很长的路,好像一眨眼就到了,车子停在了学校的门口,上课铃还没有响起,看着被雨淋湿的阿姨,她有些难过,阿姨看出了她的歉意,微笑着说:没事,快进去吧,就返身走了。她呆呆地望着远去的阿姨,有些恍惚,因为她记忆中的妈妈也戴着一副那样的眼镜,还有与她说话时的语气,就好像又回到了梦里! 
  
  那几天她都很高兴,心情难得的好,爸爸也好像看出了她的好心情,就问她:考试了吗?她就摇摇头.爸爸也就不再问,好几次她都在梦中笑醒,因为她总是和妈妈在一起,醒来后,才记起,在梦中一直模糊不清的妈妈的影子早已换成了那位阿姨。
  
  从那天以后,她特别喜欢上学放学,确切的说,她喜欢那条每天必走的路,因为那条路上有阿姨,有她心里的妈妈。她也多次看到阿姨,她不要多,只一眼就够了。
  
  她们班上有个女生是那位阿姨儿子小学时的同桌,就为了对阿姨更多些了解,她与那位女同学成了好朋友,直到今天,虽然她早已离家很多年,但她一直没有中断与那位女同学的联系,或者说,与她心中妈妈的联系。即使被女同学误认为她喜欢上了阿姨的儿子,她也微笑着不作辩解,只要能有心中妈妈的消息,说她什么都无所谓。她还利用假期,回老家几次,站在小城的街头,看心中妈妈上下班,也就是她与同学说的:回家看妈妈了。
  
  她早已学会了自立,身体会倒,但精神不会,她会自己照顾自己,也会自己挣钱养活自己,而且养的很好,她最快乐也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同学一起上街给自己的妈妈买衣服,在她的心底,阿姨早已是她的妈妈了。还有哪一个女儿不喜欢自己的妈妈呢?!
  
  人世之中太多的缘字未解,她知道她与那位阿姨前世一定是母女,只因缘字未到,才来今生重续,但愿后世,她们能成为真正的母女,共续前缘!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