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艺术馆 > 理论 >

“张岱”痴人说梦梦难醒志向明确为圣贤立言

160

 
  痴人说梦梦难醒
  
  说起明末清初的文人张岱,给人印像最深的是写于明亡之后《陶庵梦忆》和《西湖寻梦》。这两本书,不仅以“梦”为名,而且在《自序》先用两则梦开头。
  
  一则是“西陵脚夫为人担酒,失足破其瓮,念无所偿,痴坐伫想曰:‘得是梦便好!’”有个做挑夫的西陵人,不小心打破了酒瓮,酒一下子泻漏干净,挑夫知道自己家贫无法赔偿,只好痴痴坐着,只愿这是一场梦。另一则是“一寒士乡试中式,方赴鹿鸣宴,恍然犹意非真,自啮其臂曰:‘莫是梦否? ’”穷寒书生考中举人,明明要赴庆贺宴去了,但依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只好自己咬了一下自己的胳臂,有痛感后,才知这事情不是梦。
  
  历经明亡之乱,破灭了青壮年时期繁华之梦,陷入穷愁潦倒凄凉晚境,到了“瓶粟屡罄,不能举火”的绝境,而仍“饥饿之余,好弄笔墨”,“大梦将寤,犹事雕虫”,练就这种安贫著述、“煮字疗饥”的独特本领。以“痴人说梦梦难醒”的沉醉,寄托着生存的希望,正如张岱所言“慧业文人,名心难化,则其名根一点,坚固如佛家舍利,劫火猛烈,犹烧之不失也。”像司马迁能够著述立名于后的这样一个念头,让他坚韧地活了下来。
  
  他在《陶庵梦忆·自序》中坦陈其“国破家亡”披发入山之时,“作自挽诗,每欲引决,因《石匮书》未成,尚视息人世”。是一部令他魂牵梦系、视若生命的重要著作,让他多活了四十几年。据《古文鉴赏大辞典》“张岱”条载,“著《石匮书》二百二十卷,记洪武至天启史事,崇祯以后不全备。历二十七年始成书,可见其志向所在。”
  
  张岱对《石匮书》的没齿不忘,也看出他对明王朝的情有独钟,可惜该书的散佚,使后人难以一睹张岱作为史家治史的风采。反倒《陶庵梦忆》和《西湖寻梦》完整保留下来,书中把作者亲身经历过的杂事,将种种世相展现在人们面前,如茶楼酒肆、说书演戏、斗鸡养鸟、放灯迎神以及山水风景、工艺书画等等,这两部书既是一部个人的生活史,也是一部晚明时期的生活画卷,可以说是江浙一带世事人情的一幅绝妙的《清明上河图》。自此文以载道,为圣贤立言的散文模式被打碎了,市井人生、风物山水、工艺书画,俱可入文,只要情趣盎然,就是佳文。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