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理财 >

难怪她姐姐会带着那样的情绪来找我宁愿选择有也不相信无

82

她姐姐来找我,寒暄之后迫不及待直入主题:你说实话,我妹妹到底得了什么病?
  
  “到底什么病?”还用了“实话”这个词,让我突然感觉事情有些严重。
  
  我应有的回答变成了反问:“什么病?不是腮腺混合瘤吗?怎么了?”
  
  “恶性的可能性很大,是吧?或者说有可能就是恶性?”
  
  难道她的病又节外生枝?心下不免一惊:“又去哪里看过了?”
  
  我的反问到让姐姐疑惑了:“不是在你们医院看的吗?”
  
  “在我们医院,医生也没说可能是恶性呀?谁对你说的?”
  
  她姐姐一下红了眼眶,我赶紧将目光挪开,不敢看她溢满盈盈泪珠的眼睛。
  
  姐姐说:本来说好在天冷之前让我再给她做床新褥子铺在床下,可昨天晚上去她家拿东西的时候,一进屋就觉得气氛不对,她们两口子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妹妹还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并说不做被子了,什么也不弄了。再三追问,才知道医生说她长了腮腺瘤,很可能还是恶性的。
  
  闻听此言我哭笑不得,若她在眼前,冲过去拍她两掌的可能性都有。
  
  我说:“姐呀,医生哪里说过可能是恶性的呀!是当时她问医生不做手术行吗?医生说建议手术,否则恶变率比较大。她又问医生现在是恶性的吗?医生说就目前检查结果来看,恶性的可能性不大,但在病理结果出来之前,也不能完全排除。”
  
  姐姐长出一口气:“吓死我了,听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看她那样好像挺严重。”
  
  她又说那个瘤是不是还挺大呢?同时,用大拇指点画着小拇指一半处给我看。
  
  我实在忍不住笑起来:“当时医生是用小拇指比划了一下不假,可也没那么靠下呀。况且,又看用谁的小拇指当参照了。”我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和她的并到一起,她看了一眼,也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姐姐和她的体型相似,属于人高马大型,与我的纤细比起来自然相差很多。
  
  姐姐心里有数了,放心离去,临走之前一再叮嘱我:打个电话宽慰一下她吧。
  
  手术在即,并且相处多年也了解他们夫妻性格,有些事若自己想不开,谁劝也没用。
  
  因为是近亲,她整个住院、治疗过程我都做了陪伴。尤其临近手术的时候,尽管她及家人都尽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但我知道其实她们内心的压力是很大的。
  
  手术很成功,当我第一时间将病理结果以微信的方式拍发给她爱人的时候,他瞬间即回,并说她特别高兴。
  
  我知道,他们在以无比忐忑、急迫的心情时时关注我的动向,也似乎把我当成那时她们命运走向的判官了。
  
  当我将纸质版报告带到她病床前,他们夫妻很高兴地相互传阅时,她才一吐为快:“从医院回到家,就天天上网查这个病,越查越像网上的恶性瘤,越看越觉得就是不治症。”
  
  难怪她姐姐会带着那样的情绪来找我。
  
  我说你们冤不冤呀,在真正结果没有出来之前,白白受了那么多日的煎熬,宁愿选择有也不相信无。
  
  他们夫妻也笑,立刻检讨并表示以后不会了。
  
  真的不会吗?
  
  也或许,他们不是个例,这种思想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存在。有些人在面对生活中一些未知结果时,总是用惯性思维去预判不良结果,将自己提前置于纠结、苦闷之中,视乐观结果于不见。
  
  我们,是否该以此为鉴:遇事不要提前预支痛苦,学会微笑待人,乐观看事,其实结果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