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理财 >

凌晨一点左右电话骤然响起惊了她无梦的好觉

196

 三亚处处皆美景。
  
  对人到中年,在单位科室和家里都是主角的她来说,能如此身心放松,是个多么难得的机会。
  
  和同伴一起,美颜,自拍,秀身材,累并快乐着。
  
  凌晨一点左右电话骤然响起,惊了她无梦的好觉,不禁有些恼怒。抓起手机,显示一串陌生号码,毫不犹豫地按掉。
  
  闭目,再睡。
  
  陌生号码不依不饶,又响。
  
  心下异动,接听。
  
  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清晰传来:请问你是车牌号****的车主吗?
  
  经她确认之后,对方再说:此牌照车出了点事,自己撞到电线杆上了。
  
  她马上想到丈夫,又喝酒开车了?回对方:我在外地,马上发给你一个电话,请和他联系。
  
  她发出了哥哥的电话。
  
  哥哥的号码如同投入汪洋的小石子,安抚一切归于平静,手机再无任何声息。
  
  靠在床头的她难再安睡,不自觉想到多年前酒后驾车出事,丈夫血肉模糊的样子。那次险象环生,将破裂的肝脏部分切除才保有一命,多处骨折已不算大事。
  
  惊醒的同伴安慰她:睡吧,保证没事。要是有事,会再给你打电话的。就算那个人不打,家里人也会打的,不打电话,说明没事。
  
  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是惶惶然。
  
  二十分钟分钟后,下定决心:回家!
  
  同伴劝她淡定,这么远,又是半夜,要走,也得等到天亮呀!
  
  去意已决,心难安放。
  
  快速收拾行李,然后致电睡意朦胧的导游,要回身份证。
  
  起身,回家。
  
  在通过滴滴叫来的出租车上,给哥哥发去短信,附上飞机班次的同时说了句:我在回家的路上,到家之前不要再联系我了。
  
  然后关机。
  
  正午时分,飞机降落济南遥墙机场,看到家里赶来接机的几位男性亲戚及济南本地的亲戚,那刻,她知道:事大了。
  
  一路上谁也不说话,她不敢问,大家也不敢说,各怀心事,保持难捱的沉默。
  
  进入小城,她说不用回家,直接去医院吧!
  
  她能想到最坏的结果是丈夫缺胳膊断腿,因为一个电线杆,加上跑不快的小排量旧汽车,又能将他伤成怎样?
  
  再不然,成为植物人。若真这样,她照顾他后半辈子。这是命,她认了。
  
  况且应该不会。
  
  汽车没有向她预想的医院驶去,而是带她回了家。
  
  推开门,屋里坐满面面相觑的亲戚,高她半头的女儿大哭着扑过来:妈妈!爸爸没了!
  
  瞬间耳鸣,大脑一片空白,咬牙切齿道:我咬着牙,黑着眼睛,拉着日子往前走,怎么还是不行呢!
  
  然后,世界就消失不见了。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