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理财 >

我确实一点也没觉得害怕相反一直到现在还记得他那慈爱高兴和不舍

67

 女儿三岁那年,我带她回了老家一趟,去给老父亲上坟,同时用老辈人的话讲叫祖宗们认认家里新添的人,凡事也能有个照应。
  
  到了坟上,叫女儿给外爷(家乡话:即外公)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头,老妈说:“这是六子的闺女,带来叫你看看。”女儿也乖巧地听我的吩咐叫了几声“外爷,我来看你了”。
  
  上了供,烧了纸,我们就回去了。
  
  晚上,我怕冷就和女儿一起挤在老妈的床上,老妈在最里面,女儿中间,我在最外面。
  
  睡的正香,忽然听见哥哥的声音:“快醒醒,看小乖要掉下来了,赶紧把她抱起来。”我迷迷糊糊地看去:却见哥哥穿着父亲的衣服---一件蓝色棉袄,双手插在袖管里,弯着腰笑眯眯地站在我们床前;我很奇怪,因为哥哥从来不会这样。再说,虽然是哥哥的脸,我却实实在在把他认成是父亲。
  
  正迷瞪呢他又慈爱地说了一句:“快点撒,一会就掉下来了。”我一惊,整个人忽地清醒过来,果然发现本来睡在中间的女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翻到我外面,两条腿已经掉到床底,幸好我的胳膊把她圈住,才没有掉下床去,小家伙还睡的正香呢。
  
  放好女儿,我抬头看看窗外漆黑一片,只听见院里的树被风吹的沙沙做响。
  
  后来我把这事告诉了母亲,她说一定是父亲来看我们了,至于见到的是哥哥的脸,她猜是因为我跟哥哥一直很亲,父亲又怕自己显身会吓到我,所以就假借了哥哥的脸。
  
  总之,不管是真是假,当时我确实一点也没觉得害怕,相反,一直到现在还记得他那慈爱、高兴和不舍的神色。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