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理财 >

珲春好像把多年积怨倾吐后 心情稍微有所放松

166

珲春听说村里有好几个想方设法跑回去了,你就没想过吗?想,做梦都想,你看三儿那个傻样,再看看家里的光景,我能过下去吗?他又铲了几下,好像把多年积怨倾吐后,心情稍微有所放松。
  
  刚来这儿,我装作和三儿好好过日的样,我想好好表现,将来有机会逃出去。一年后,我等到了。
  
  那是个夏天的黄昏,我对三儿妈说,妈,我
  
  去小卖部买点菜,捞块豆浆,晚上咱蒸油面窝窝。三儿妈瞅了一下,应充了。实际上,我早有打算,我也存了一些钱。村西边有条土公路,只要穿过玉米地,在公路上能搭个便车,走出四五十里,就能逃出去。
  
  为了不让她怀疑,我趿拉拖鞋,外衣随便一披,装作出一小会儿的样子。出门绕过巷口,迅速进入一人高的上米地,我飞快地跑着,甚至把拖鞋扔了。公路近了,晃眼的大拖车,小轿车一辆辆驶过来,我拼命招手,但车都按喇叭呜呜冲过去,我心急如焚,一边看着村子方向,一边不停挥手。一辆车刚要停下来,村子那边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一大群人飞也似的跑来,手电筒射出一道道强光,象魔鬼的眼睛,不,像夺人魂魄的利箭,射向我的双眼和心脏。那一刻,心脏停止跳动。
  
  我不知道我的灵魂是不是还在,当我有意识时,我看见屋里院里站满了人。三儿妈怒恨恨地站在当地,囗形不断变换着。三儿将我搂在怀里,他用他的脏手来回抚摸我的脸,替我擦试伤心之泪。我感觉脸上粘了粘稠的东西,身上也到处都是。我想哭,但我哭不出声。我似乎清醒,但又感觉是在阎罗殿里,四周站满大鬼小鬼,有的举着铁链,有的拿着粘满血的鬼头刀,有的举着烫热的火烙,一起涌向我,砍向我。我一动不能动,任凭折磨。迷迷糊糊,我在三儿怀里躺了三天,不吃不喝,我又病了三天,珲春仍就不吃不喝最后我又哭了三天。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