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IT >

逃避的那一瞬间幽禁了恐怖狰狞的面孔

200

 
  真实感触也好,玩笑打趣也罢
  
  诗意的天空,的确
  
  留下了无数隐痛的伤疤
  
  顾城、海子、卧夫
  
  如今添上陈超
  
  诗者如何承受这一颗颗
  
  泛着清冷光辉陨落天际的星星
  
  陋室有人来
  
  他们大多喜欢和文字较劲
  
  更多是尘埃里看不懂星星的人
  
  探寻,解围,说情……
  
  也有抑制不住咬着牙根的恨
  
  ——别让一条虫子搅了一碗汤的美味
  
  感性驾驭理性,诗意的诉求?
  
  理性的主导,生活的必须
  
  莫道诗人总与生活背道而驰
  
  只是,在面对和逃避之间
  
  总有一些,解不开结,失去耐性的人
  
  不去过多地想
  
  是什么幽禁了如此魂灵
  
  只想:自己
  
  在弥留之际留给亲人的那副面容
  
  ——不至于恐怖狰狞
  
  你我素昧平生
  
  只是的偶然的消息
  
  有了一次心的交集
  
  不去权衡值与不值
  
  不去评说谁有资格,谁又有权利
  
  厌弃和指责并非文字的本意
  
  此刻没有诗意的诗
  
  你再也不懂得如何会意
  
  “沉默是金”在某些时间,不合时宜
  
  总该说点什么
  
  逝者,安息
  
  多么无奈和苍白的悼词
  
  一路走好!
  
  为你勇敢的天堂抑或地狱的一跳
  
  生命只有一次,借不来来生
  
  跨越脚下的坡坎,你就无愧今生
  
  世上的儿女和年老的父母亲
  
  愿你们少些悲伤的泪水
  
  唯有活着,得见
  
  ——花开柳明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