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IT > > 正文
最新播报:

曾经再辉煌 终要被新一代的人所取代

2017-07-29 15:48 被浏览: 来源: 珲春新闻网
 起床
 
上班,古时称点卯,再翻成大白话就是说卯时打卡,对于那些需要上朝的高级公务员来说,更是寅时就要在朝堂前侯着,卯时合5点,寅时合3点,再算上洗漱备轿路上消耗,那凌晨1,2点就得起床了。不过考虑古人下班同样很早晚上又没有电视QQ啥的,因此早起虽然辛苦但也不算什么难事,而且你根本不用担心睡过头,到点了自有秘书女仆之类的角色过来你耳边莺歌燕语“老爷雄起”,那情形就是死人也能给你叫起来。可这搁到现在就不行了,虽然有手机闹铃能提供精确及多种叫床服务,可是夜生活的丰富使得起床。。怎么说呢,一夜不眠十日不醒,如何能让闹铃能叫醒自己的身心而不仅仅是手指成了堪比歌德巴赫猜想还难的命题。一次次的重起、失败、再重起、再失败不仅错过了早餐错过了上班,更是严重伤害了尽职尽责的手机。特别是在割接频繁的工程期间,天天夜班,没有了坐班的压力,更是睡到日上三竿睡到海枯石烂睡到午饭也没了睡到手机闹铃闹没电了才姗姗醒来。当饭不饭,长期错乱使得解决起床问题更加迫在眉睫。都说毁掉一首歌最好的方法是把它做闹铃,而经过实践发现毁掉的不只是歌,同时还有闹铃。。无论选择喜欢的歌、讨厌的歌、敲锣打鼓、驴嘶马鸣,当铃声响起的时候都会被耳朵选择性忽视。有一回我都设置了哀乐作为起床铃声,我告诫自己,若不想把起床变成葬礼那就乖乖起床,可依旧无法抵抗对梦乡的向往,甚至在一次次晚起后都有一种重生、有一种生命得到了延续的感觉。直到在一个戏虐的夜晚不小心将一段录音设为了闹铃,第二天,当闹钟响起的时候,我在10秒钟之内就完成了穿衣起床拎包出门的一系列动作。铃声是这样录制的:“锤子!你昨晚调的交换机瘫局了!”
曾经再辉煌 终要被新一代的人所取代
  兄弟如衣裳
又一个兄弟走了,不是“走了”,是走了。经济不景气,公司养不了那么多人,上边闭着眼睛把算盘一划拉,就给出5%的指标,然后众人便像圈里的二师兄一样,低眉顺眼,屏气凝神,生怕一个不小心便撞上某个殷切翘盼希望自投罗网的目光。其实谁也不比谁差多少,多年的兄弟,老板都很难做,不过这就像一条伤痕累累、行驶在暴风雨里超载的小舟,不推下水几个那只能是全军覆没。所幸我们没有决断权,这样的事也不需要公投,因此当雪亮的刀锋从自己发梢掠过,定格在某个倒霉蛋的身上,庆幸之余,也会少了一些罪恶——走了意味着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无法找到合适的饭碗,或者再找不到如现在这般还算丰腴的午餐。于走了的兄弟而言,背着房子孩子医疗教育这些重重的包袱在水中挣扎,如果不能尽快再找到一条船爬上去,那还不如“走了”干净。既然可以摆脱,说明兄弟非是手足,手足剁了不只是疼,而是会死。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裳,没有手足固然麻烦,但没有衣裳同样糟糕,没有人能赤身裸体的活在人群里,除非去岛上做鲁滨逊。人不是螃蟹,应付不了那么多手足,但前行的路上有酷暑更有严冬,绝对需要很多的衣裳,各种各样的衣裳。没有衣裳,人会很寂寞。从青涩步入社会时起,至今已经十二个年头了,身边的兄弟走了一茬又一茬,如同衣服被脱了一件又一件。熬啊熬,熬得曾经光芒四射的行当成了夕阳产业,熬得自己也成了老朽,从一个小小的engineer熬成熬成leader,身边曾经同部门的兄弟都变成了外包公司的小伙子。很少再用亲自去干活儿了,我所要做的是保证项目安全准确的运作并及时完成。手越来越生,我有时也会茫然,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不对,毕竟很少有时间再去做很detail的事情了,一堆的人、一堆的事、一堆的会,不停的牵扯着自己的精力,面对年轻人时,除了流程,我已经很难在技术上给他们提出意见了,我能做的多是坐在那里谦和地微笑,表示鼓励和关怀,同时掩盖自己有时想打磕睡的念头。我知道,虽然自己还算有点内涵有点思想有点闪亮,但如同SDRAM一样,再有曾经的辉煌,却还是被DDR所取代。我也是一件衣裳,终究会被褪去,成为历史。。
 
上一篇: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为何愤青和文青要相互轻视? 下一篇:《白蛇传》白娘子被世人称济世救人的贤妻良母形象

Copyright 2008-2017 www.hctvnet.com All Right Reserved 制作单位:珲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珲春新闻网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75112100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