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IT >

内忧未解决,却遭外患的突然袭击

73

攘外必先安内?
 
前言:02-03年,我在成都工作过一年,其间也去过雅安数次,对其间地形地貌路况有所了解,谨向灾区的同胞们致以哀悼和慰问,谨向奋战在救援一线的勇士们致以问候和敬意!雅安加油!
 
正文:
 
周末我一般是不上网的,最多是用手机浏览一下网友的空间,因此获知雅安地震消息的最初来源更多是来自于网友们的祈祷和感慨。待到晚上看了新闻联播,心情再次沉重,因为受难的同胞们,更因是有友们激昂喧嚣的评论。激昂喧嚣者,无非是救援中的秀和锈,以及一些攘外必先安内的“理性”抨击。
 
所谓外患,自然是天灾,所谓内忧,当是人祸,是政府腐败官员无能,以致于现场一片混乱。前方救援通道堵塞,后方捐款热线恭候,记者报道抢头条,连城镇化建设也被诟病使得灾难雪上加霜,而救灾途中翻车牺牲的战士也被指不够格英雄,连人民的烛光祈祷也被斥之为虚伪,其革命之彻底,连我这样的愤青也是为之汗颜的。
 
基于有关部门的一贯作风,我毫不怀疑在这样一次的救援行动中必然充斥着大量的官僚和腐败,毫不怀疑这样的一次救援行动会成为某些人表功升迁的秀场和中饱私囊的舞台,但这就应该成为我们去怀疑一切质疑一切抨击一切打倒一切的理由吗?就算是,那我还是想问,大难当前我们应该先做些什么?
 
前不久波士顿爆炸案发生国内媒体大量报道并默哀同情之时,有人说这是小资思潮泛滥是舔美帝的屁眼,而毫不在乎伤者逝者中还有两名同胞;当镜头转到雅安芦山后,又有人说媒体涌入只是如见金矿的兴奋,除了作秀就只是挤占了救援的资源和通道,却选择性忽视报道于事件透明化、民心凝聚性的激励。
内忧未解决,却遭外患的突然袭击
一声令下,战士们不顾余震塌方不断、灾区情形不明的危险就起身前往被指为盲动混乱,途中翻车牺牲了还被讥讽不够烈士的资格、言不需要半路的英雄,可真要等军队对灾区情况全部勘察完毕再按部就班进场,恐怕黄花菜早就凉了,到那时更不免被义士们痛骂“竖子无能误国、何不自裁以谢天下”了!
 
企业捐款捐物资被指为自我炒作和宣传,帐篷棉被等物资的调拨采购被指是为救活某些厂商,康师傅还没说话呢,他那倒已经给人做了四块钱一盒的广告,政府以及一些慈善机构呼吁捐款时又风言冷语搜刮民脂民膏冷眼以对并斥之为“急你妈、捐你妹”,呼吁抵制,大有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决心。
 
部分友们的愤慨我也能理解,毕竟,长期的官僚腐败骄奢自傲高高在上,党政机关和相关机构早已透支了他们的信用,公信的缺失自然使得其一切行动行为都会被质疑。腐败是内疾,天灾是外患,按照蒋总裁当年的观点,如果不安内先攘外,即便外患能医好,但病人还是会断送在心腹内疾上。
 
但斯人非彼人,蒋总裁所说的病人不过是政权的表征,而不是实际的人命关天。芦山地震,黄金时间就七十二小时,如果我们还在批评为什么事先没有预案、还在纠葛于确保每一步救援都不能有瑕疵、还在要求先根除腐败再去施救、还在讲应该自救而等待救援只会为别人竖起登天的梯子,那我只能表示无语。。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没有理由去指责奋战在一线的记者、战士、医护人员,甚至还有那些指挥、联络和通报的官员。于前者而言,每一个在前线流汗甚至流血的都是英雄,每一个牺牲也都是永垂不朽的,不管他/她是倒在灾区,还是倒在前往灾区的路上!于后者而言,廉洁是必需的,攘外然后安内,事后彻查,有问题的一律严惩不贷。
 
对那些企业,毫无保留的资助灾区自然值得称赞,但量力而行,按照成本价甚至市场价格供应救援物资的也无可指摘,国家理应有这样的预算,国家级别的救援没有理由以高尚的名义让企业买单。而企业做一定的宣传也是可以理解,否则你根本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会有那么多做好事的照片流传于世。
 
于我们在后方的人,每个人有选择献出爱心和冷眼旁观的自由。能找到信任的渠道直接捐到灾民手上自然好,即便是通过红十字会,即便我捐出500块钱只会有5块钱到了灾民手上,但至少我尽了我的绵薄之力。如果不愿意也没人逼你,做好本职工作那也算客观上为灾区建设贡献了一份力,但即便是祷告,也好过于冷嘲热讽。知易行难,指责,永远是最容易的。
 
天空是黑暗的,于未来我们是不可知的,外患天灾肯定还会再发生,内忧腐败也许永远无法根绝,但在当前,当得团结,当得同舟共济,才能将众人之力拧成一股绳!攘外之后,如果内忧依然不治,那到不可救药之时自然会被人民抛弃,也不赶在这当务之急是救人的一时。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