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IT > > 正文
最新播报:

来不及见到的最后一面 成了我今生的遗憾

2017-07-17 16:39 被浏览: 来源: 珲春新闻网
对于你的回忆,不及奶奶多。而你在我回忆河流里的那些片断成了永恒。
      最喜欢爷爷你去赶集。一早你背着背篓,天蒙蒙亮就出发。那天小小的我一定是一次次跑过家门口的那片竹林,在路口张望爷爷你的身影。盼着盼着就心焦了,太阳都老高了,爷爷你怎么还不回来呀?当然一见你的身影,我又雀跃了。跳着扒看着你身上的背篓里的宝贝。爷爷你笑着从背篓里拿出一根已经萎了的油条、二块漂亮的大白兔奶糖给我。我幸福的大嚼起来老油条来,再细心的藏好那二块糖。然后就追着问:爷爷,爷爷,你什么时候再去铜锣?
来不及见到的最后一面 成了我今生的遗憾
   总觉得爷爷你老得很快。在我的印象里,奶奶总是风风火火的忙里忙外,顺便照顾你。冬天,奶奶总是在家门口放上一把竹椅,那是一把专属你的竹椅。一个冬天你好像都坐在那把竹椅里,只是随着阳光的走动,竹椅而从西边移到了东面。那只猫总蜷在你的脚边,你也总半睡半醒着。收音机在你的脚边一直“咿咿吖吖”唱着戏。奶奶有时嫌我烦,就叫我陪你一起捂太阳。我怎么可能陪得了你?一刻也不停的我最多也坐上三分钟。那时的我好奇的看着你,爷爷你怎么一天到晚就是半睡半醒的样子。你也只微微睁开眼看了我一眼,又闭上了。若是有风有雨的天气,爷爷你就捂在床上了。
    长大后的我离开了你们。再回来看你时,你还是在床上。我坐在床边跟你聊天。你说了句:小梅,你现在讲的话,我听不太懂了。我的心酸了一下。我摸着你的手,你说:爷爷老了,很老很老了,力气都老没有了。我说:不老不老,跟以前一样。然后爷爷你就试着握紧我手。我说:爷爷你力气还是蛮大的,我手都被你捏痛了。你笑问:是吗?我说:是的。
    这是最后的一个片断。想到这个片断,酸楚从我心底漫了上来。一向风风火火的奶奶突然中风去世了。你的世界天崩地裂了。当奶奶的后事都料理好之后,伯伯与叔叔用船将你接走。伯伯与叔叔小心翼翼的扶着颤微微的你。当上船的那刻,你不肯走了。你望着奶奶的新坟,不能自已的老泪纵横,你瘦弱的身体颤抖着。所有的人都默默的哭了。我不敢靠近你。到了叔叔家后,你将自己关在房里,你要为自己换一条尿湿的裤子。但你已经无法为自己做这样的事了。你老了,你伤心了,但你依然不好意思去麻烦儿女们。在那一刻里,你是不是更加的想念刚刚离去的奶奶。曾经你所有的一切,奶奶是那么周到有序的料理着。
来不及见到的最后一面 成了我今生的遗憾
    那次一别,就是永别。半年后,你追赶奶奶去了。菜地里有了一对坟。我不知长辈们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告诉正在读书的我你去世的消息。我没有赶回来与你道别,成了永远的遗憾。
   今夜我用文字去怀念你,爷爷。愿你与奶奶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
 
   狂风打着旋儿而来,香樟的老叶们呼啦啦的,离开了树,漫天飞舞。她听不到叶儿一点儿离别之伤,倒像是得到自由尽情撒野欢唱。它们夹杂着沙尘翻转的,奔跑着,欢笑着在她的周围。天地间浑沌一片。随后,雨,倾盆而下。玻璃窗上的雨起了一层层的细纹。雷在云层间含糊的滚动着,还是吓着了胆小的孩子。
    她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那片初开的粉红晚樱,如初恋的女子含羞动人。而白色的含笑却耷拉着起了锈斑的瓣儿,像不慎被毁了妆的女子。一株桂花却在这个“万物生机”的季节里一点点死去,只剩下一树脆叶。眼前小小的盆里横七竖八的疯长着细长的向日葵……眼前的世界,花开花谢,生生死死皆自然,只是她太过多情罢了。
    小女哭了,很委屈。她停下所有的活,坐在一旁。她想知道小女为何会独自流泪。小女在长大,心里有了心事。小女那句“从三年级起,我感觉自己不像我自己了一样”击痛了她。妈妈亲爱的小孩,做自己是要有很大的力量与勇气的。请别对什么都念念不忘,不要的就丢了吧。为自己的爱值得努力,不要为负累去承受。但当小女说“或许这一切到最后都值得怀念,甚至是礼物呢”。她笑着说:礼物太多了也就不是礼物了。妈妈也一直摇摆在“执着、坚持、放弃”间。从来都没有很好的把握拿捏得分寸恰当。那还不是执着贪恋惹得祸。
    如果她是一只夏虫,生命短暂得只有一个季节,她还有时间去感怀吗? 如果她是一滴露珠,凝结在一张老叶上,她还有心情去说情话吗?如果她是一颗种子,刚准备出发却夭折了,她还执念吗?……她站在有涯的生命线上张望,身后是呼啸而过的过往,眼前是狂奔而至的明天。这汹涌的时间将她推向茫茫的慌乱。此刻飞过的一只细虫啊,你可是她童年煤油灯前飞过的那只?你可识她如今模样?想你已是几世轮回,无声无息。而她也将无声无息的行走在美丽忧伤的生命线上……
来不及见到的最后一面 成了我今生的遗憾来不及见到的最后一面 成了我今生的遗憾
   在金色的童年里,一件件趣事令人难忘.如一颗颗华美的珍珠,经过岁月的打磨,显得更加圆润,富有光泽。而其中一颗无比耀眼的珍珠,一直闪烁于我的脑海里。
    记得那时我三岁左右。一个美好的夜晚,我和爸爸妈妈安然入睡,整个卧室气息均匀。“妈妈,我要屙臭臭!”我尖锐的女八音如同一个炸雷,把老爸老妈都惊醒了。妈妈帮我裹了小毯子,奔向卫生间。我坐在马桶上,晃着小短腿,表情凝重。几分钟后……“呼——呼——”好吧,我很香甜地睡着了。妈妈坐在旁边哭笑不得,一把将我抱起,重新轻放在小床上。刚准备入睡,稚气的童音大喊:“我要屙臭臭,快要来不及了!”小身体快速跳下床,急吼吼的冲进卫生间,只见我眨眼朦胧,摇晃阒小脑袋。见老妈来了,下意识的头靠在妈妈温暖的大腿上。两分钟后,鼾声四起。老妈掩面无语,再次把我抱放在小床。
    一刻钟后,噩梦般的童音再次响起:“哇啊啊,我真的来不及了!”。“乖乖睡觉!”老爸因为之前“狼来了”次数太多了,已经不太相信我了。“真的,真的来不及了呀!”我如同一道小闪电,快速闪进了卫生间。妈妈无奈地跟在我的身后,这回我的架势可如那洪水海啸,妈妈被我那架势惊呆了,我满脸轻松地走到房间,继续做着甜美的梦。
   而老爸老妈教躺在床上,一夜无眠……
 
上一篇:数字经济上升为国家战略 2030占GDP比重将超过50% 下一篇:她在花开的季节去完成人生中的半程马拉松

Copyright 2008-2017 www.hctvnet.com All Right Reserved 制作单位:珲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珲春新闻网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75112100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