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军事 >

云儿同样也没有看到假装沉睡的母亲由眼角滑落到发间的两行泪

60

 
  云儿开始有秘密了,是那种不能言不能说的秘密。尽管这个秘密好复杂又似乎好沉重,但也必须自己独守,那一年她才七岁。
  
  因为她已经被同一个女人跟踪很多次了,从学校门口到家的胡同口,那个女人既不上前也不说话,只是在不远不近的距离处跟随着她。
  
  这样的跟随时断时续,或者说断的时间长,续的时间短。
  
  明明知道有人跟踪,但她却不害怕。相反,在不见那个女人跟踪的日子里,她似乎有些失落又似乎有些期待。
  
  直到跟踪很久的某一日中午放学,那个女人才略微走近些,并轻轻呼唤她:云儿,我是你妈妈!
  
  云儿愣了一下,扭脸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然后撒腿就往家跑。
  
  云儿跑的那么急那么快,气喘吁吁脸蛋红红,以至于冲到家里猛然抬头看到母亲,不自觉打了个冷战。好在那个轻颤的冷战并没有引起母亲的注意,母亲只是怜爱地看着她,嗔怪到:小姑娘家家的,也不说稳当点儿,疯跑什么呢?
  
  到现在为止,云儿都不得不叹服自己当年的反应,几乎没有说过谎话的她,那次骗起母亲竟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马伯伯家的小狗又追我了。
  
  母亲还是不变的那句话,一个字都不少:以后遇到小狗不能跑,你越跑它越追!
  
  小小的云儿有心事了,她不安她害怕,每次上学或者放学回家的路上,都小心翼翼胆战心惊。走路的时候虽然看上去规规矩矩也不东张西望,但她的耳朵却如小兔子耳朵般支棱着,使劲搜寻着周围有异的声音。
  
  庆幸多日也失望多日之后的又一日,那个女人再次出现在她放学的路上,只是这次已经离她很近了,她还说:“云儿,我是妈妈。”然后哽咽着,有泪落下。云儿用了连她自己也不相信的语调高声说:“不!你不是妈妈,妈妈在家里呢!”说完,撒腿就跑,比马伯伯家小狗真追她的时候跑的还快。
  
  只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一跑就是她与那个女人永远的别离。
  
  当云儿被一个伏在窗口的年轻男子默默注视的时候,坐在工作窗口为人民服务的云儿已经长大了。那个只适合尘封心底的秘密伴着云儿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空云卷云舒。在云儿向着二十二岁长途跋涉的路上,弄丢了那个跟踪她的女人,从此未见。
  
  被年轻男子默默注视着的云儿,不但没有紧张反到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与惶恐感,她期待却又害怕这个男子与一件事情有关。
  
  男子说:云儿,出来一下,有个人要见你。
  
  长大的云儿已不再如小狗追赶般撒腿就跑了,跟随着男子来到室外,走到站在附近一位年轻女子的身边。还不等男子开口,年轻女子已红了眼,泪在眼眶里转:“云儿,我是姐姐,也是刚被哥哥找回来。别怪妈妈,那时候家里穷,她也是没有办法,妈妈离世之前让哥哥一定要找到咱们俩.....”
  
  还不等她说完,云儿转身面向年轻男子,轻声说:“没事我就回屋了”说完,抬腿走了,留下两个呆楞在那里的人。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看到离开之后云儿眼里的泪。
  
  睡梦中的母亲大吼一声:“云儿,别走,别走!”睡在母亲身边的云儿迅速起身,抓握住母亲挥舞的双手,柔声安慰道:“妈,我就在这,就在这里呢,哪里也不去。”
  
  像很多次的场景一样:睡梦中的母亲复又沉睡,而云儿再不能眠。
  
  再不能眠的云儿看着窗外发呆,想着另一片夜空下的哥哥姐姐以及七岁时候放学路上那个跟踪她的女人。
  
  只是,如同哥哥姐姐没有看到离开后云儿眼里的泪一样,。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