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军事 >

珲春象不认识丈夫的不知所措地顺从着卜奇的粗暴

156

 卜奇被组织部人招去谈话,明白了自己的工作去向以后心里的乐呀,没法用语言形容。先说职务,苦熬地混了这么多年,不是文革后的清算,公社领导撤职的撤职、调走的调走,基层政府需要充实干活的人数,怎么着也轮不到提自己为副科实职领导。这副科职到手了,要想跻身正科之列,还不知道要等到哪个猴年马月,尽管副科到正科只有半步之遥,却是仕途上的一个坎,有多少人奋斗了一生就一直原地踏步在副科的位置上。若要是调到检察院法院去,那里机关大人数少职数多,即使论资排辈也比地方政府里进步要快一些。再说,检察院法院机关再不济也是设在县城或城市里,那里的女人怎么着也比农村的女人有气质一些,就已经腻味农村女性的卜奇来说,又要机会去尝鲜猎艳。
  
  卜奇是千愿万意地离开基层政府到司法机关去工作,一旦调去,即可以换一个新工作环境又可以进城市享受城里人的生活,还可以远离农村里的俗脂艳粉去涉猎城里的气质之女。他幻想着前程里的说不尽的美道不尽的妙就如同服食了大剂量的兴奋药,血管里流淌的红细胞、白细胞都裹夹着振奋、愉悦。然而,县委组织部自从找到谈过话,把他的希望燃升到沸点的一个月后,尽然杳无声息,毫无音讯,使得卜奇的对前程希望的沸点随着时间的流逝迅速降到了希望的冰点,他终日惶惶以为调司法机关的事情就此黄了,要不然怎么就没了动静呢?他深知自己没有什么政治背景,没有人会特别关照他;他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党和政府选拔干部历来讲究德才兼备。
  
  随着时间的推移又没有什么动静,他开始憎恨组织部找他谈话的人了:我说嘛,我即没背景又没能力,哪有调司法机关的好事落我头上?既然落不到我头上找我谈什么话,这不是撩惹人吗?既是找陪衬也别找老子们乡里干部开涮呀?这他妈的一下了让人充满希望,把人撩惹着燃烧起来了又不搭理人家了,使人象掉进冰穽里一样,弄得冰火两重天让人难以承受。二个月后,就在他心恢意冷觉得没戏了的时候,组织调令下达到了公社:调卜奇到某某市某某区人民法院,限期五日内前往该院政治处报到。
  
  卜奇强忍着喜悦,当天就把自己的工作向公社书记和社长进行了交接,交接完工作就径直回家收拾进城的行装,就在他收拾行装时,他媳妇儿回来了,他一时兴起也顾不得是什么时候,抓住媳妇儿就要干那夫妻之事,他要把自己的喜悦转化成力量,可这力量又必须发泄出来,他只有抓住自己的媳妇儿来渲泄自己抑制不住的喜悦。
  
  遵循夫权传统美德的媳妇儿瞪大了眼睛,象不认识丈夫的不知所措地顺从着卜奇的粗暴…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