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军事 >

风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放心不下家里和孩子没有一点表情

159

 彤;比我大两岁,胖胖的,长得挺好看的,只是一双大眼睛由于近视而常常眯着,这便减少了几分精神。说话声音比较尖利,但上课读书时却发不出声音,光见嘴在动。彤从来不吃荤菜,极不爱活动。中午我们吃完饭,年轻一点儿的都去打乒乓球,(我打乒乓球就是在那时学的)她不去,回宿舍睡午觉。偶尔也打一次,只是略动一会儿就汗流满面,手里拿个小手绢儿不停的擦汗,坚持不了一会儿。
  
  彤是家里的老闺女,特娇,每次从家里回来都带回许多吃的,鸡蛋啊花生什么的。因此她总是有零食吃,几乎可以吃到下一次回家。胖乎乎的彤住在我的下铺,晚上睡觉时每次她一翻身,我的床就跟着摇晃,开始总把我晃醒了,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彤除了不爱运动,吃的也不多,属于那种喝凉水都长肉的人。那时的医学常识也不太普及,现在想起来,她可能就是中医们所讲的那种体内湿气过重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她生活的怎样?有几个孩子?是否还记得住在她上铺的我?
 
  
  凤,是唐海医药公司的。二十八岁,已经结婚了,学习的时候儿子才两岁多。凤瘦得皮包骨,吊梢眉眼,高颧骨,略大且有棱角的嘴总是抿的很紧。按现在的审美来说并不难看,还挺流行的,属于那种骨感美吧。
  
  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放心不下家里和孩子,凤整天板着个脸没有一点表情,总像和谁生气一样,也很少说话,但只要一开口,准堵得你半天喘不过气来。
  
  上课时我的座位临窗,和她仅隔一个窄小的过道,有一次上课时,一条小青虫不知怎么爬到我的课桌上,是那种国槐树生的,碧绿的,爬起来一拱一拱的虫子。我看着挺好玩儿的,就拿笔挑起来悄悄放到了她的课桌上。真没想吓她,就想叫她看看。没想到,她嗷儿的一声大叫,把整个课堂震惊了。
  
  老师和同学的目光刷的一下全部集中过来,我吓得趴在桌子上,半天不敢抬头。真没想到她胆子那么小,脸都变色了。一条虫子而已嘛。还好,老师并没有说什么,一向严肃的凤竟然也没有生我的气。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凤应该做奶奶了吧。做了奶奶的凤一定变的和蔼可亲了。不知道她现在胖点了没有?那时的她实在是太瘦了。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