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军事 >

我小时候养成的自立与霸道的个性依然存在着并在以后的生活中时隐

166

 四十八年前的今天,在一年当中最寒冷的一天(腊月初八
 
),在最寒冷的一天中,最寒冷的时刻,夜里十一点多,我出
 
生了。因此,母亲给我取的小名是松松。说松树是最耐寒的,
 
在寒冷的冬天也是绿色的,不落叶的。
  
  我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妹妹直到三年后才出生,所以,
 
我得到父母的珍爱比妹妹们要多一些。那时父母都上班,很忙
 
。我在读三年级时曾休学半年,在家带弟妹们。那年我还不到
 
十岁,二妹六岁多,三妹四岁,小弟不到两岁。我每天带着她
 
们疯玩儿,但时常也开小差儿,把她们三个锁在家里,自己偷
 
偷出去玩儿。有时候玩儿的忘了时间,母亲都下班了,我还在
 
外面玩儿。直到母亲找我回家。
  
  我出生在一个国营农场,是解放前日本人设计的。这里有
 
着大片的规划合理的稻田,设计完善的水利设施,还有各种果
 
园,畜牧场。是个鱼米之乡。解放前,这里是日本人的水稻基
 
地,农工都是朝鲜人,所以又叫高丽圈儿。听我父亲说,这里
 
解放初期归农业部管,文革期间曾经下放改造过不少部里省里
 
的干部,后来才归了地方管理。
  
  从小我就相当的淘气,很有男孩的气质,上树摘果,下河
 
抓鱼,去田里挖红薯、胡萝卜都是我的强项,丝毫不输给男孩
 
子。夏天,我会偷偷地出去游泳,没有人教,自己抓着岸边的
 
树枝学会了游泳,虽然姿势不标准,但总算学会了,不至于在
 
水里沉下去。冬天了,要滑冰,父亲没空给我们做冰车,我就
 
自己动手,自己做。然后带着妹妹弟弟们一起去滑。我做的冰
 
车很牢固,滑起来速度也挺快的。我母亲常说,我是个淘小子
 
投错胎了。
  
  十岁那年夏天,有一次,我带着弟弟在河边玩儿,看见河
 
里有一条大鱼顺着水流若隐若现的游着,我便在岸上跟着追。
 
那条河是农场灌溉农田的上水河,正在抽水。那条大鱼可能是
 
被抽水机打伤了,随着水流无力的游动。我用一根树枝去拨那
 
鱼,想叫它往岸边游,好去抓住它。可是树枝不够长,要下到
 
水里去才能够到它。那河的水流很急,有两米多深,稍不小心
 
就会被水流带到河中间,是很危险的。但不抓到那鱼,我怎么
 
甘心?最终的结果是,我下到河里,一只手抓着岸边的蒿草,
 
一只手用树枝把那条鱼拨到岸边抓了上来。领着弟弟,拎着那
 
条鱼胜利回家。母亲告诉我,这是一条鲤鱼,有两斤多重。
  
  因我是家里的长女,父亲又经常出差。我除了帮着母亲带
 
弟妹外,还帮母亲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儿,十来岁时我就能
 
洗衣,挑水,做饭,劈劈柴,帮父亲修补篱笆,但也常常挂彩
 
。十三岁那年,腊月底,再有两天就过年了,家家都在预备过
 
年的食物。我三姨却送来了两块花布,叫我母亲给孩子做新衣
 
服。我母亲只好赶时间为姨家的表妹表弟做衣服,就叫我洗带
 
鱼切带鱼。我洗好了带鱼就用菜刀剁成鱼段儿,左手按着鱼,
 
右手举刀,就这么手起刀落,一刀就剁在了左手的中指甲上。
 
幸亏力气不是太大,刀也不是那么快,不然我的中指头就少一
 
截儿了。至今,我的中指指甲下也有一道白色的印痕。我母亲
 
因为此事也埋怨了我三姨好几年。
  
  也因为带着三个弟妹,我的性格也很霸道。弟妹们都得听
 
我的,我的东西她们都不能碰,为这个,我没少修理她们。最
 
终,她们都养成了这个习惯并一直保持到我出嫁。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喜欢上了绘画,诗词。我喜欢画美丽
 
的仕女图,红楼梦里的金陵十二钗,聊斋中的美鬼狐精都是我
 
喜欢画的对象。我喜欢诗的简洁明快,词的意境优美。苏轼的
 
豪放旷达,柳永的离愁别绪,晏殊父子的婉约清丽,李煜的缠
 
绵悱恻,都是我的所爱。尤其是李清照的委婉含蓄,纳兰性德
 
的凄美多情我更是喜欢,经常是反复品读,久久回味。我也很
 
喜欢读小说,无论是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武侠的言
 
情的都喜欢看,并和书中描述的人物共同悲喜着。受母亲影响
 
,我也特别喜欢听京戏。我喜欢青衣的端庄,花旦的俏丽,小
 
生的俊美。四大名旦,四大须生及各种流派我都能如数家珍。
 
尤其喜欢程派青衣的如泣如诉,马派老生的铿锵流畅。慢慢的
 
我的性格变得文静了,不再做那些男孩做的事。到二十岁时,
 
我已经变得端庄沉静、柔和内向,且颇有些淑女气质了。但骨
 
子里,我小时候养成的自立与霸道的个性依然存在着,并在以
 
后的生活中时隐时现...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