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军事 >

猛然我就想起来昨天分在另一组的同事说我们 明天你们就要冒着生

85

我有晕车的毛病,很严重。坐车超过半个小时就头晕、反
 
胃。因此犯怵坐车。每次去天津逛街都要一天不吃不喝,饿着
 
肚子逛一天。如果出去旅游长时间坐车,就得吃药了。吃了药
 
虽然不再吐,也很难受,药劲儿没过之前总是似睡非睡、似醒
 
非醒昏昏沉沉的。只要是听说要出门了,还没坐车,头就开始
 
痛。越是坐高级车就越晕的厉害,包里经常备有口香糖,话梅
 
,酸梅、冰糖、塑料袋等等我认为防晕车的物件。并且出门之
 
前几个小时就开始空腹,连水都不敢喝了,如临大敌一般。我
 
家里的人都知道我这个毛病,所以坐车时他们不但叫我临窗而
 
坐,可以打开车窗,还尽量把车开得平稳一些,以减轻我晕车
 
的痛苦。就是这样,我有时也会吐的一塌糊涂。
  
  可是,我只坐一个人的车不晕,到目前为止,我坐他开的
 
车,不但一次没吐,也没怎么晕。他就是我们单位的同事老张
 
  
  老张以前是开大货车的,不是我们单位的专职司机,但有
 
时单位有事也叫他开车。我们每年都要去市里培训学习,是分
 
组去,因为不能耽误正常的工作。分组都是随机分配,巧的是
 
每次我都和老张分在一组,因此,我就很幸运的坐过他三次车
 
  
  第一次去唐山学习,和老张分在一组,他开车。那时不知
 
道老张的车技,还是和以往一样,预备一系列的防晕车物品。
 
坐上车就靠在车窗上,闭眼、口含话梅,手里拿着塑料袋,听
 
着车里的其他同事聊天,都很少插嘴。只是盼着早点到达目的
 
地。车开到一半多的路程,我也快到了忍耐的极限,车身忽然
 
剧烈一震,我们几个人都从座位上弹起,头碰到了车顶。我的
 
恶心一下子就被吓回去了。睁开眼看并没有发现异常,只听坐
 
在副驾的同事说:老张,大马路上就这么一个坑还叫你给轧着
 
了。车里另外几个同事也面面相觑不再闲聊,都开始目视前方
 
了。这一吓之后,我也不觉得恶心了,集中精力抻着脖子替老
 
张看着路上还有没有坑。注意力一转移,还就不觉得晕了。
  
  转年学习又是和老张一组。再次坐老张的车,虽然照旧要
 
带着我全部的防晕车物品,但因坐过一次老张的车,我的注意
 
力已经不在晕车上了。沿途帮老张看着路况,转移了注意力,
 
到也不觉得晕车了。回来时,老张听说上一组同事走的沿河路
 
,风景好,车也不多,便也要带我们去兜兜风。可他并不认识
 
路,只打听了一下,就凭着感觉找,兜来绕去的四十多分钟,
 
就楞是没找到沿河路。自己还一个劲儿的念叨,就是这个方向
 
没错啊。我开玩笑说:老张,你到底能不能找到?我们还能不
 
能到家?老张很执着的说:只要方向没错,一直朝西走,奔天
 
津走,我们总能到家的。坐在副驾的同事嘻嘻的乐,不说话,
 
由着老张去找。我索性摇下车窗,探头看外面的风景。坐在我
 
旁边的董妞儿本来不晕车,最后终于忍不住提出来,不要再找
 
了,再找,她就快吐了。老张这才放弃了走沿河路的想法。
  
  今年学习,我还是跟老张分在了一组。不同的是,今年分
 
两组培训,人多,我们领导分在了这一组,并且今年的学习地
 
点也换了。现在坐老张的车,我从心理上就不那么晕了,只是
 
不知,这次领导在,老张还会出点儿什么小状况。没坐过老张
 
车的同事,竟还有一点儿小小的好奇,颇想体验一下传说中老
 
张的车技。
  
  我们一行六人坐在车上,同事们有说有笑的真的不太难受
 
。这次有领导领路,老张终于载着我们走上了沿河路。怪不得
 
上次别的同事说好,这沿河路,一路,一河相伴,河水清澈,
 
岸植垂柳,柳下各色花卉点缀,风景相当不错。路偏僻,车还
 
不多。一路景好,大家谈谈笑笑的心情也愉快。
  
  快到市区,因这次是新换了学习地点,谁都没去过,就边
 
走便找。在一个路口,右边是路标,左边是红绿灯,我们的前
 
面也没车,老张只顾看路标怎么走,没有看左边已经是红灯了
 
。等坐在副驾的领导喊出:老张,红灯。老张一个急刹车,我
 
们全部向前冲,我一手抓住了身旁的同事,一手本能的撑住了
 
副驾的靠背,领导的头几乎挨到了前挡玻璃(没系安全带)。
 
猛然我就想起来昨天分在另一组的同事说我们,明天你们就要
 
冒着生命危险去学习了。
  
  个儿不高的老张五十出头,(老张身材不到一米七,可能
 
开车的朋友都知道,身材矮一些的人踩刹车都会很用力)眼已
 
经开始花了,本来市里的路就不熟,再加上眼神儿也不是那么
 
好使了,他顾得看路标就顾不得看红灯,刹车虽然踩的猛了点
 
儿,好歹是刹住了,还是反应蛮快的,没有压线。不然,被拍
 
,罚款,是肯定的了。好在领导是很了解老张的脾性的,知道
 
老张在开车时不易对他的车技有所评论,只是摸了摸头,没再
 
往下说什么。不然,老张紧张了,接下来,还不知道会出什么
 
状况。
  
  往回返的时候,从地下停车场一出来,老张就走错了路,
 
兜到了宾馆另一侧。先是走到了一个死胡同,再绕出来时方向
 
已经错了。老张问了一句:是这么走吧?坐在副驾的领导中午
 
喝的有点儿多,正低头要打电话,也没注意看就嗯了一声,老
 
张就一直的开了出去。
  
  唐山市的主要街道是地震后重建的,都是南北东西的走向
 
。我虽然不太认识路,也知道回家应该是向西行驶。就像老张
 
上次说的,奔天津方向才对。可是老张愣是没看出来自己已经
 
向东走了。这次的方向明显是走错了,不可能到家了。我问老
 
张:要去哪儿啊,这是回家吗?另一个同事老陈也看出来他走
 
的不对,就打趣儿的说:老张这是要带着咱们兜风呢,去小山
 
转一圈儿。领导乐了说:我就打个电话的功夫你就开这儿来了
 
,我喝酒了,你不是没喝酒嘛。没办法,只好到前面路口再回
 
转,这一来一去的几乎用了半个小时。
  
  路途中又遇路况,老张这次车里载着领导,不再直冲过去
 
,而是采用急刹车处理,再次向前悠了我们一回。一去一回,
 
两次急刹车,各悠我们一次,免得不均衡。本来一个小时的车
 
程,老张用了整整两个小时。总算是有惊无险安全到家。
  
  不管老张的车技如何吧,反正是,我坐他的车,不晕。呵
 
呵呵呵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