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军事 >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与他俩来往 我爱护我的羽毛更爱惜我的声誉

181

由于庙大僧多粥少,各个单位在评职称时競爭历来都激烈。除了学历,科研结果,论文篇数,工作年限,平常表现等等硬性指标,更多的是各显神通动用社会关系(有权的指派关系,有钱的收买关系,有情的利用关系)来挤上那通往“职称”的直达快车。
  
  我有一中学同学大学毕业后分到一所中学当老师,可没有干到一年就下海跑去当客运老板了。年复一年地干了好多年,据说发了一点小财。然教师福利待遇的全面提高,干个体老板的艰辛使他买掉了中巴车又回到了学校当老师。回到学校又不平衡了,因为与他一块甚至比他后分来的那些老师早就是副高职称了,可他还只是中级职称。如此,同样的教学课时他每月比别人少拿几百元钱呢。
  
  市人事局有一个副局长酷爱古汉语,对联、诗、词、曲、赋无所不通。共同的爱好使我们成了文友,同一个属相(他老人家大我整整一轮)使我们成了铁哥儿们。我的同学为了职称找到了我家,我又把同学引荐给了副局长,一来二去他们也成了朋友。中国是个人情社会,既然他俩是朋友了,副局长又分管职称评定,他的副高职称的评定也不在话下。
  
  次年,就是同学评了副高职称的第二年,也是快到评定职称的时候。同学带了两个他的同事到副局长家请求副局长给同事帮忙评职称,副局长允诺帮忙。可同学在要离开副局长家的时候,当着副局长的面对其二同事说道:“去年我的副高就是局长帮的忙,我用了五万块钱啵。”副局长听罢不舒服了,等我同学走后一电话打到我这来了:“你同学说去年评职称他用了五万块钱,告诉你,我可五千都没有见过。”
  
  我更不舒服了,态度有点强硬地说:“我可五毛都没有见过。再说我的同学撇开我直接去找您,您居然也不告诉我(我都不好意思说他俩不地道),是否有点书呆子气?”
  
  同学也许不是有意要我背黑锅,可能他为了吃同事的黑才当着副局长的面对同事说那样的话。由于单独对话没有证据,我对副局长没有解释。但我的确有点愤怒,因为这涉及到了我的声誉。心想你俩总有一天会凑到一块去的,到那时再辩白才是最有力的。
  
  一个周六我刚探望完父母亲回到自己的家,副局长打电话请我去某某茶楼喝茶,我推托没空。当副局长告诉我同学和他在一块时,我立即答应马上就去。
  
  ……赶到茶楼,我推开给我泡好的茶单刀直入地问同学:“你去年评职称花费了五万块钱?”
  
  同学脸有愧疚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没有,没有,那是我瞎说的。”
  
  我不依不饶地说:“男人可以瞎吃,可以瞎喝,但是不能瞎说。你的瞎说会害死人的!”
  
  副局长连忙站起来劝慰我地说:“算了,算了吧,我都原谅他了,你也原谅他吧。”
  
  我也站起来地说:“您原谅他是您的大度,我不可能。告辞!”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与他俩来往。
  
  我爱护我的羽毛,更爱惜我的声誉。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