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军事 >

大自然鬼斧神功的老君山的环形山脉正被人们肆意破坏

182

        老君山游记
  
  我真的不知已去过老君山多少次了,只依稀记得第一次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上高中时候,那时候老君山好多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只能抓着枝树一步一步慢慢向上攀爬。树林也比现在大多了,里面非常干净,没有人造垃圾。地面是一层厚厚的黑土,踏上去虚膨虚膨的,好像踩到海绵垫子上。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溜槽”,它是人们砍出的一条从山上到山下运送木材的通道。几个调皮胆大的同学,把树枝捆在一起,坐在上面,顺着溜槽呼啸而下。我感到非常刺激,羡慕极了,但没有胆子一试,最陡那一段,只能抓着树枝半步半步往下挪。那时候我对老君山的感觉就是山陡林密、云蒸雾绕。这也是我第一次亲身进入森林,知道森林原来是这样。
  
  老君山是一座南北走向的半环形山脉,山脚下有乱石峡,两面山峰对峙,乱石兢立,现在有水泥公路直通龙台。相传昔年老子与鲁班为占山斗智,鲁班受老子捉弄后,气得连跺三脚,踢翻半个老君山而成。峡谷中,有庙峪河流过,水很清澈,但不大。只有发大水的时候,飞湍瀑流,声震万壑。相传尹喜为西周函谷关令,一日,见紫气东来,谓有真人至。果遇老子,授《道德经》五千言。后二人复会于老君山,棋磐台上有石棋磐推之动摇而不可举,传为喜、襄对弈处。山上,原有始建于北宋仁宗年间,经明、清、民国历代整修和重建的老子宫、玉皇阁、祖师殿、菩萨殿、纯阳宫、三官殿、药王洞等古庙及前后山门。这些建筑碧瓦飞甍,造型奇特,山上终年晨钟暮鼓、经声佛号,朝山人群,络绎不绝。文革中古庙绝大数遭到毁坏,旧时人文景观彻底消失,成了观赏纯自然风光的地方。
  
  我第二次登老君山已经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这时已经修了一个牌坊式的山门,立在谷口,并且在最陡地方修了水泥台阶。从山门到台阶下面主要穿行树丛中,只能仰视山坡郁郁苍苍的松树,如有风,还可要听到阵阵松涛。树丛中里都是密密麻麻但长得不太高的杂树,路也是人们用脚步踩踏出来的,曲曲折折的。这一段基本在丛林穿梭,但下雪后就别有风韵了,整个树丛银装素裹,高高低低的树都带上雪帽子,高低错落,仿佛一下子站满古代的甲士,整个山谷都热闹起来。去年下大雪,雪一停,有两个好友立马邀请我去老君山赏雪。我们驱车到达时候,是下午一点多钟,天空一碧如洗,树上积雪在阳光下熠熠发亮,特别远处松树,顶着晶莹的大盖帽,像一群脱尘出俗女子,飘然群峰之间,轻灵得要凌空而去。然而好景不长,雪已经开始融化,整块整块地顺着树枝滑落而下,打在身上砰砰作响。我们再也不敢停留,到了山脚下,身上早是四处开花了。
  
  随着不断绕行,在通身出汗时候,就到了水泥台阶下面。登上这段险陡漫长水泥台阶,就到了山上,漫山遍野一片葱茏,郁郁苍苍的松树林最吸引人。松树从山沟一直延伸山顶,一年到头总是黑油油的,给人特别精神的感觉。但最吸引人的是白皮松,远看整个树身都是白色的,近看是斑斑点点,一块一块的像是涂上去的,在黑乎乎松树丛中特别显眼。最大的一颗白皮松在瘦驴脊梁,那是一道窄窄的山梁,仅仅能通过一个人,在山梁的尽头,有一颗高大的白皮松孤孤单单地耸立崖边,粗壮的树身满是枝干,好像招引着蓝天白云,而下面山沟里则是黑黝黝的青松了。
  
  山上最高处是一座塔,是新修建的,没有什么特色,塔周围满是垃圾,令人一下子败兴了。现在无论是山沟里,还是山腰,总有许多刺眼的垃圾,有些人在收获美景时候,却忘了给后来人留下干净的空间。这座县城旁仅有的纯自然风光的山脉,一任这样糟蹋下去,十年以后,垃圾会绊住游人的脚步。
  
  大自然的神工鬼斧造就老君山的天然风光,如果你领略老君山的暮春烟云、盛夏碧涛、金秋红叶、寒冬雪松的四时奇观后,你一定会被它异样的美吸引。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