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军事 >

村子的朴实生活躲不过梦靥般缠绕的房子枷锁

155

        房子
  
  每到故乡,总感到它一边在衰落,一边在新生。老屋在苍老,新房子在诞生,还有从未有过的楼房也在迅速地蔓延。只是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他们来了,盖了房子,依然去了远方,留下父母、妻子和孩子,留守着村庄……
  
  留守着的人们依然固守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习惯,只是原有的生产模式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牛早已经没有了,它巨大的食量让人生畏,只有不多羊咪咪叫声,冲荡着巷道的平静。旋耕机、三轮车已经成了寻常之物,夏秋时节,每当旁晚时分,村里的路上吼动的净是三轮车,老人和妇女也把它驾驭得服服帖帖。
  
  故乡最大的变化,我感觉就是没有了夏天一望无垠的麦田。过去每到小麦丰收季节,夕阳西下,漫步田埂上,晚风轻轻地吹过,散发着幽幽的清香,金灿灿麦浪,翻动着无限的希望。而现在几乎是清一色绿色,种的都是蔬菜与玉米,有几块麦田,稀稀落落像是即将败落的牡丹上花瓣,没有了震撼人心的气势。
  
  过去一个村子的人,几乎都认识,遇到需要帮忙的事情,你吱一声,就算远一点的,也会毫不犹豫地帮忙。好像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而我的事情,也是你的事情,人与人之间,质朴而简单,没有心计,没有利益纠葛,你种你的田地,我耕耘我的田地,大家各自守着一亩三分地,日暮掩柴扉,日子恬静安然。
  
  现在村子里除了春节,总是空空荡荡的,走到巷道上,碰见就是那么几个晒太阳的老人,很少有孩子在玩耍,让人感到村子也和老人一样不景气。走到人家里,房子比人多得多,楼房的二层上都放着杂物,根本没有住人,几乎家家如此,一打问,两千多人村庄,一年新生孩子不过十几个,难怪如此的空寂。
  
  可为什么还要那样大规模修建房子?一问母亲,竟然被她了抢白一顿,说我不食人间烟火,他们都为孩子着想,没有新房子,就休想娶上媳妇。看来城里人与乡村的人,都躲不过梦靥般缠绕的房子,房子的功能不仅仅住人,还是人社会地位的象征。有一个四十几岁光棍汉,倾其所有修起了上下六间的楼房,我问他修这么多房子干吗?他说邻居都修了楼房,咱也不能让人压得不见天日。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我,始终认为村庄就是蓝砖青瓦的房舍,小鸡在院子里乱跑,狗摇着尾巴汪汪乱叫着。清晨,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朵,微微的风;夕阳西下,飘着如雾如纱的炊烟,小路上,放牛的孩子赶着老黄牛,吹起树叶笛声;夜晚,伴随墙角的虫鸣、远处的蛙声,品喝着清茶。
  
  现在村庄确实变了,也变得城市一样让人无法捉摸,看来在这全球化今天,世间早已经没有一块净土,只是心灵还在盘桓在悠远的过去,想从过去寻找一点人生的寄托。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