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金融 >

在她解释两遍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就是刚从土里钻出来的知了

114

 
  五年级时读过张洁的一篇《荠菜》,说她小时候在青黄不接时,会去找所有能吃的、没有吃过的东西来填肚子;还因为偷地主家的嫩玉米而被地主的管家拿着大棍子紧紧追赶,最后跳进河里差点淹死。
  
  记得当我把这一段读给母亲听时,她只淡漠地说了一句:那时候穷人家哪个不是这样过来的?
  
  虽然如此,母亲也有童年的快乐。
  
  外婆家旁边的黄土河对岸就有一家地主,虽是地主但并不凶恶。每年的伏天,河水涨的很高,母亲和舅舅以及一大群孩子就在河里泡着。等到瓜果都熟时,岸那边的地主德清------按辈份母亲得问他叫叔,就会站在高高的门楼顶上大声叫:“娃们类!都来吃瓜哟!”河里的、村里的孩子们霎时都像听到主人呼唤的小鸡一样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
  
  德清家的地边堆满了长工刚从地里挑出来的熟西瓜或者香瓜,孩子们抱着自己看中的瓜笑着叫着乱成一锅粥;德清家的管家拿着一个大木盆高声嚷嚷“娃们类,都把瓜籽吐盆里啊,慢慢吃,管饱,不管往家带啊。”
  
  母亲到现在也不知道德清为什么只要瓜籽,当时就更无暇去想这个问题了,先吃个滚瓜肚儿圆再说。
  
  大雨过后的夏夜里,孩子们不约而同的奔出家门到路边的杨树上去摸“肉积了儿”,母亲那离家几十年还不曾改变的的方言我实在翻译不出来,啊。
  
  乡村的夜很静,有月亮的晚上,远近的村子都像一副剪影,安静地矗立在夏夜里这悲悯安然的月光下。
  
  远处的村里,不知是谁惊动了警醒的狗儿,引来了一两声汪汪叫,此时,母亲和一群孩子们在杨树林里也正忙得不亦乐乎,草丛里热闹的很,曲曲曲曲叫的在练习发声的蛐蛐啦,吱---吱---扯着长腔叫的纺织娘啦,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啦,还有忽上忽下点着小灯笼在飞的萤火虫啦,都不能对孩子们有一丝影响:借着月光,孩子们用小手一点点从树根往上摸索,运气好的话一晚上就能摸着百十个软软肥肥的肉知了,装在葫芦瓢里,拿到河里冲去它身上的泥,没有油,就那样放在滚水锅里煮熟,唉!好吃的直想咬到自己的手指头。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