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金融 >

荷花飘落在记忆的水面上 幺儿与我同乘船   

67

 
  
  “幺儿,幺儿出来撒。”随着喊声,一张黝黑而快乐的脸庞出现在幺儿家厨房的小窗户外,正在做饭的幺儿抬头冲他笑了一笑,手却还在麻利的翻着锅里的烙饼,“你进来撒,有撒事儿。”“我老妈叫我给你送点香瓜来,我才从瓜园里摘回来的,你看。这个是新品种,好甜。”
  
  被唤作幺儿的女孩停下了手里的锅铲,脸上忽然飞起一朵红云,“那你替我谢谢你妈哦。对了,你再等一会,这张饼烙好了,你带回去一点吧。哎,莫光站到撒,快帮我添把柴火,小点火啊。”
  
  憨厚的男孩扑通一声坐在灶前的凳子上,往灶里塞了一把柴火,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神秘的对幺儿说:“明天晌午你有事儿没?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去不去?”
  
  幺儿乜斜了他一眼:“撒地方撒?还搞的这么神秘?”
  
  “你去了就晓得了,现在不给你说。”
  
  幺儿撇撇嘴“啧啧,看你那糊子样儿。还玩这一套。”
  
  烧火的男孩露出憨厚的笑,并不生气“你咋还喊人家小名。”
  
  幺儿说着话,手里早已把一张饼切成了几块放到一个大碗里递到男孩的手里,笑着说:“好啦好啦,下次再也不喊你三糊子了好吧,三糊子?”一边说着她一边把男孩往外推,“赶紧回去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哎,记得替我谢谢你妈哦。”
  
  被喊做三糊子的男孩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记得我明天来喊你啊。”
  
  夏天的白天总是很长,知了在屋外的杨树上拼命的唱着单调的歌。幺儿家的黑狗卧在门边哈哈的吐着红红的舌头;黑狗已经五岁多了,满身的毛黑的发亮,最喜欢跟着幺儿,无论幺儿去哪里它都寸步不离,幺儿也爱极了这条黑狗。
  
  此刻的幺儿正趴在凉床上看小说,手里掰着一块馒头递到黑狗嘴边,黑狗闻了闻偏过头去,并不张嘴吃,幺儿知道是天太热了黑狗吃不下,就把馒头扔到黑狗的爪子旁边,专心的看小说。
  
  窗外响起一阵脚步声,幺儿知道是三儿来了,刚坐起身,三儿就站在幺儿家门前了,带着一顶草帽,踢萨着一双拖鞋,
  
  “走吧,”他说。
  
  幺儿懒懒的站起身,说:“热死了,到底去哪撒。?”
  
  三儿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取下头上的草帽扣在幺儿的头上,黑狗站起来,抖抖身上的灰,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后面,一直来到村外的池塘边。
  
  池塘的水面已经铺满了圆圆的荷叶,粉色和黄色的荷花有的咕嘟着尖尖的小嘴,看来用不了几天就会开放。成群的青蛙或躲在荷叶下或趴在水草上时不时地呱呱叫一声,人一走近,它们忽然都闭上了嘴,扑通扑通跳到别的地方,停了一会儿,仿佛感觉到没有什么危险了,又爬到水草或荷叶上,瞪起鼓圆的眼睛有一声没一声的唱起歌来,岸边正在安静的卧着的一群鸭子受了惊吓,嘎嘎的连跑带游,一会儿就全部不见了。
  
  三儿指着池塘边的浅水里叫到:“你看,水里面是撒子。”幺儿一看,原来浅浅的水里有几个鸭蛋。三儿嘻嘻笑着捡起鸭蛋:“我昨天饮牛水的时候发现的,我问过我老妈了,那鸭子是老黄家的,老黄坏的要死,我们不告诉他,天天早点来把鸭蛋捡回去好不好?”
  
  幺儿撇了撇嘴:“鸭蛋腥死了,我们鸡蛋都吃不完,要它做什么?”
  
  三儿想了想说:“笨!叫你妈把它腌起来啊。”
  
  幺儿呵呵笑起来,“也是啊,我咋没想到啊?”
  
  三儿弯着腰又往荷叶深处钻,回头见幺儿并不跟上,就叫:“来撒。还有个东西给你看。”
  
  幺儿低着头不时用手扒拉着两旁的荷叶杆,以防被它那尖尖的小刺划着脸,黑狗不想踏进水里,咣咣叫两声就在池塘边的松树阴下卧着了。
  
  又往池塘深处走了几步水已经漫到膝盖了,幺儿忽见水面露出两块石头不禁诧异地问:“咋这么好?还有石头?”
  
  三儿嘿嘿笑着并不答话,走到石头跟前,幺儿才发现石头是放在两把椅子上的,石头刚刚露出水面,坐下去凉凉地很舒服,幺儿用脚在水里扒拉着:“真是好的很,你咋想到这一招?还搬两把椅子来?不怕你妈决(骂)你啊?”三儿也坐下,:“管她的?我妈决几句就算了,反正我不给她说把椅子弄哪儿去了她也没办法。屋里太热,以后你就在这里看书行不行?”
  
  幺儿笑着说:“看不出来啊,你个糊子还有这份本事哟。”三儿不说话依旧嘿嘿的笑,幺儿抬起脚,撩了一脚水洒在三儿的裤腿上:“你就会笑,叫你还笑。”
  
  池塘静下来,鸭子们重新聚在一起,青蛙也不叫了,荷花也稍稍低下了头。
  
  实在是太热了。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