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金融 >

我不问他去哪只是像只小狗一样跟在哥哥身后

101

每天上午这个时间是相对轻闲的时候,宝妈只喝水果汤并且只要苹果香蕉,我煮着汤间或还能坐在阳台上的躺椅上享受一下八九点的阳光。
  
  我也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会有一座院子,不过不是这样的格局——整个院子全部被房间堆满,除了大门那一点点空地。我想要大大的院子,房屋嘛够住就好,院子里种满花草,泼泼辣辣不需要多加照顾就能郁郁葱葱花开满园的那种。后院要种上果树,院外一片菜地也是我的!小鸡小鸭们听见我开院门的声音噗噗啦啦就往家跑,鹅跑不快,但是很威严地发出恐吓地啊啊声:你们敢偷吃我的东西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啊!
  
  可惜。。。。。。想了半辈子,这终究还只是个梦想。
  
  我站起身,走到窗边,楼下那小狗正卧在胡同口悠闲自在地舔着它的肚子。它是只吉娃娃,有着跟黄小瓜一样的圆脑门鼓眼睛竖直的耳朵,显然它比黄小瓜血统纯正。但它总是翘着嘴看起来气汹汹的样子。我打开窗朝它吹了一声口哨,它抬起头望了我一眼,又侧过脸朝路上左右看。村里的路,这时经过的人并不多,它翘着嘴挪动屁股又往路中间卧卧。瞪大眼耳朵一支棱一支棱地细心收索着空气里的一丝丝动静。好几分钟过去了,依旧没有一个人走动。
  
  它不再鼓着眼翘着嘴,扑闪着眼睛一下又一下。象极了小孩子委屈的小嘴脸。它站起来,落寞的身影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瘦小。忽然它一个虎跳朝路南奔去,原来一位母亲带着孩子正在走来,那孩子前面有只黄软软的小鸭子,大约是大人买来给孩子当玩具玩的。小鸭子吓的嘎嘎乱飞,吉娃娃不下口,只是爪子在地上按一按蹦一蹦,嘴里快乐地呜呜有声。
  
  很快,它就耷拉着脑袋回来了——那母亲扬手抬腿要打它。它灰溜溜的呆坐在地上,一会儿,低着头回家了。
  
  
 
第116章 默认分章[116]
 
  童年的记忆里只有走出家门时我才是快乐的。
  
  家里是战场,父母好像是几世的冤家终于聚头,每天都吵白天吵黑天吵大事吵小事吵没事也要找个事吵吵完了就骂骂的不过瘾就打。
  
  再后来我们习惯了,战争一起我们就默默出去,让出场地随两人表演。走出家门的除了哥哥还有我,有时我想,上天真是很怜我在童年时还有个哥哥陪,让我童年不再灰暗。
  
  。
  
  "去钓黄鳝。"哥哥到底是男孩子,对于这些家庭是非丝毫不放在心上,我也高兴了从后门偷偷溜进去拿了东西走。
  
  记忆里唯一一个儿童节也是跟哥哥一起过的,那天学校组织去镇上看电影。我们村位于学校到镇上唯一的那条大路边,所以老师特别恩准我们村的学生可以在路边等待学校的“大部队”而不用来回跑冤枉路;出门前,老妈给了哥哥两毛钱叫我俩买东西吃。
  
  我们同村几个孩子焦急地站在路边堰埂上的木梓树下,埋怨着那个带草帽骑自行车穿白衬衣卖冰棍的人,骂他还不来。
  
  最后哥哥给我俩一人买了一根冰棍,五分钱一根,我只顾急切而得意去对付那根冰棍了哪管哥哥将剩下一毛钱全装进自己兜里。
  
  小学没读完,哥哥去了部队;我快乐童年的记忆就像初秋雨后那只从高高白杨树顶跌下的知了一样戛然而止。。。
  
  战争还在继续,我已没地方可去,只好自己来到屋后的梅园里爬上梅树,梅子青青树叶成阴,我坐在上面打瞌睡,梦里看见尖尖嘴的黄鼠狼敏捷地跃起一口咬住母鸡的脖子往它洞中拖,惊醒了,看母鸡正欢快地像兔子一样用两只脚刨土,不停地啄食着土里肥大的蚯蚓和不知名的虫子;还看那条花斑纹的蛇张着比头还大的嘴呼呼地吸小鸡,小鸡像受了迷惑一般不知害怕还一个劲儿往蛇嘴里跑,我脱下鞋砸过去,蛇悻悻地游走,清醒过来的小鸡飞脚乱跳,咯咯惊叫比刚才跑的还快。
  
  前面的战争已经结束,炊烟升起,我慢慢溜下梅树透过厨房的窗看见父亲在做饭,心情顿时轻松,跑进厨房大把大把往灶里填柴火缠着父亲讲古话儿,父亲一生没有丰功伟业,连生活也不如意,但这并不妨碍他喜欢看书,受他影响我也是从小就喜欢看“闲书”-----想起这些,老妈就气不打一处来,又要骂人。
  
  隋唐三国西游父亲都会讲,讲了这些他就不再生气绷着脸,我知道。所以每次总是让他讲。听完一段,我满足地出去喂鸡。用葫芦做成的瓢舀上一大瓢稻谷,往屋后空地一洒,鸡们扑扇着翅膀扑棱棱地奔来,早已落在旁边菜地篱笆上的一群麻雀也呼呼从上面飞下,我不想撵它们,它们飞了我就不能看它长着褐色边边的小嘴是怎样啄稻谷了;也不能想象如果有一天自己有一双小小的翅膀时该怎样飞翔了。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