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金融 >

我和他们经常去村中的教堂祈祷但愿上帝能保佑我们这些可怜的人

94

从那以后,我呆了,麻木了,我不再打算逃跑了。但我还是不认命,忽然有一天,我发现怀孕了,我恨死这个孽障,我决不能生下这个孩孑,我还能给他们传宗接代吗?
  
  肚子一天天大了,那些天,我整日想打掉孩子,但我不能去医院。事实上,我去不了医院,三儿妈上回惊了心,连大门也不让出,尤其怀了孩孑,她只叫我坐炕上保胎,好吃好喝侍候。但我不让她称心。有一回,半夜里我假装上厕所,在院里跳呀跳,跳呀跳,直到三儿妈发现才把我扶进家。
  
  任凭我如何折磨自己,孩子还是保住了。生孩子的那天,三儿妈要我去医院,我偏不去。三儿妈给我找来了接生婆,我连吼带骂,气得接生婆骂骂咧咧走了。待到临盆时,我谁也没用帮忙,拿起把剪子,"咔嚓"一下,剪断了脐带。
  
  生活无望,我便想死心踏地过日子吧。既然命运把你抛在荒凉的小站,你又能做什么呢?孩子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子,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暂时忘却愁苦,孩子成了我心灵的寄托。同村同命运的人不少,我和他们经常去村中的教堂祈祷,但愿上帝能保佑我们这些可怜的人!
  
  她说完,长长吁了一口气。眼睛直盯我,似乎想从我身上找出点什么,然后扭回头,拉铁桥走进柴门。
  
  院里传来孩孑的哭声,三儿妈搂抱孩手,边摇边哼哼,眼睛却直瞅向门口。砖砌的猪圈里,十多头猪挤来挤去,不住哼叫,似乎饿极了。
  
  一会儿,三嫂拎个猪食桶一摆一甩到圈门口。她把猪食桶放到墙上,猪一齐涌过来,有几头甚至爬上墙快触到食桶。三嫂一边吼骂一边用铁铲虚晃,饿不死的,去,去!猪们并不吃这一套。她铲了一铲食用力向另边干净地方甩去,猪便一窝蜂地回头抢吃。这时,她利索地蹦进,随手从猪窝顶上檀间取下扫帚从里往外清扫起来,吃完那铲食的猪又向她涌来,她拿扫帚将猪驱赶干净的地方,快要打扫完时,她把一捅食匀滩开倒了一溜,猪一齐抢吃起来,这时,我听到结着愁怨的歌声传出。
  
  耶和华你是我的神
  
  我要时时称颂你的名
  
  你是我的盾牌我的荣耀
  
  又是叫我抬起头的神
  
  纵然仇敌围绕攻击我
  
  在你怀中必不怕遭害
  
  你是我的神,我们依靠的
  
  你同在使我全然得胜
  
  歌声并不动听,但很熟练,我听出了其中的苦难。一会儿高亢的歌声消失,一阵低沉的近似嗡嗡的祈祷声传来。
  
  我们在天上的父
  
  你的名被尊为圣
  
  愿你的国来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
  
  今日赐给我们
  
  免了我们的债
  
  如同免了人们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
  
  直到永远
  
  阿门
  
  开始我还能听清,渐渐的语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似乎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并且夹杂着哭泣,最后变成低沉呜咽。哭泣的祷告显得更有诚意吧!我想,她这样的特殊的仪式一是为了保佑她养猪顺利,更主要借此渲泄命运给她带来沉积已久的郁闷。她这株本应盛开在某个肥沃土质的艳丽花朵却夭折在这个贫瘠的小山村。万能的主啊!你就救她脱离苦海吧!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