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财经 > 金融 >

车窗上的玻璃上折射灯光映出一个浅淡的笑

168

若瓷,清池。
  
  我曾勾勒出的两个人物,入骨三分。
  
  像是生生从骨头血液里剔出来的纯粹和倔强,骄傲和决绝。
  
  动心,情动。温柔,清冽。优雅,孤傲。多情,凉薄。
  
  究竟谁输了,谁先低头,谁先妥协,谁先撕毁表面那层波澜不惊的表象?
  
  原来,不过是爱了,不过是舍不得了,不过是心里住了一个人,放不下了。
  
  凌晨三点,车厢里的人大多都睡了,只是灯还是亮的。旁边座位的男孩子早已睡着,头稍微的偏着,逆光只看到半边侧脸。空调
  
  开的有些大,本就畏冷,尽可能的蜷着身子。打开手机,屏幕亮光让人不自觉的眯了下眼,上面显示一条未发出去的短信,清池,我
  
  来见你。
  
  似是微不可闻的叹息声,耳边恍若是他低音的喃喃,若瓷,若瓷...然后无可抑制的就升腾出一种无力感,那种感觉太过强大,是
  
  渴望么?欢喜,感动,迷惘,犹疑,还有揪心的痛楚。手握紧抵住胸口的地方,内心酸涩,想大声的哭出声来,却偏偏一滴眼泪都没
  
  有。只能切切的咀嚼着那两个字,似要刻在心上,又似是想把它从心底拔出来,清池,清池...
  
  若瓷,若瓷。怕是没人能叫她的名字如他那般让人心动。哪怕他什么都不说,只是唤着你的名字,也会觉得无比的悸动。她喜欢
  
  他低音叫她的名字,却也怕着,他总是那么叫了一声就停下来不说话,就那么笑着看着你。你就觉得心口七上八下的,局促,紧张,
  
  怯怯的欢喜,怯怯的担忧,就等他接着说,可下面却是什么都没了。像是唱片戛然而止,甚至连余音都没有。
  
  是怎么在一起的呢。蹙了下眉头,然后突兀的笑了,。清池,我至今不敢确定我们是
  
  否真的在一起过。那句“若瓷,像是我喜欢你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是否只是自己当真了呢。清池,清池,这两个字是蛊么,怎么能
  
  让自己如此这般,这般怯弱,这般胆寒,这般潦倒,这般摇摆不定。舍不得,放不下,丢不了,忘不掉。
  
  说不出怪你,只是厌恶自己。就像多年前的那个午后,你轻声吐出,“曾经真心喜欢过的人,又怎么忍心责怪呢。”似呢喃,似
  
  叹息,似追溯,似缅怀。那一声,听得我心跳节奏都慢了。你看,你总是这般让人着迷,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陷在沼泽,
  
  无力抗拒,无人救援,不想抗拒,不想救赎。
  
  说不出的卑微,看那些欢喜你的女子在我面前说那些你们如何如何好的话,就觉得整个就是一场闹剧。有时也会想啊,你又是我
  
  的谁呢,你们如何让我知道干什么呢。清池,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优秀的男子,却分不清,到底是因为你的优秀才喜欢你。还是,怨
  
  你的优秀让太多人喜欢你。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有那样的筹码,知道我始终还是放不下你。问你什么,只是一句我以为你懂。若瓷,若瓷,你奈奈的唤,你喃
  
  喃的低语,你无助的念。呵,清池啊清池,情痴啊情痴,到底你为情我为痴,你风水转起,我画地为牢。得不到的在骚动,被偏爱的
  
  有恃无恐。你所依仗的,不过是我在意罢了。可,怎么办,恰恰只是因为在意,我折断了自己所有的羽翼。
  
  我说信你,自然是信的。我从来都没有不信你,要的也从来不是解释,只是你一句话,一句你没有,一句相信你。不要总以为我
  
  懂,其实在你面前,我什么都不懂。
  
  也曾想过,想过后退,想过忘怀。你懂得,我从来不屑和别人争什么,一般太多人所喜欢的,我都会选择退出的。只是,为什么
  
  ,那个人,偏偏是你呢?也想过,想过先慢慢在意吧,等把我所有耐心都消磨殆尽了,我们就天涯永不再见。
  
  你看,我们是不同的。你是大度的,大度到所有人在你看来没区别。你是让人感觉温柔的,那样窝心的话张口闭口暖暖的满满的
  
  溢出来。你是高义的,你说,爱情里该计较期许和付出么?只是你知不知道,明不明了,往往温柔给的太轻易,才是最伤人的。
  
  你看,我们是不同的。我是若瓷,你该明白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锱铢必较,我吝啬付出,我眼里满满的都是你,只是你
  
  。我最怕的,就是我要的,你给不起,你不想给。今生唯一的吝啬,就是你是我的。
  
  清池,清池,我曾无数次的梦到你,梦到你落拓的对我笑,眉心纠结,看的我心疼。想伸手抚平那眉间的褶皱,你却更加痛苦,
  
  你还是那样低音的喃喃,若瓷,若瓷。你说,“放过自己,放过我。我承受不了你如此多的爱恨和在意,我有自己的生活,我不可能
  
  为你付出抛弃其他事物。你的在意,太重,我承受不了,承受不起。若瓷,若瓷,放过自己,放过我。放过我....”
  
  清池,你要我..放过自己..放过你...么?醒来手心冰凉却又是异常的湿润,睁着眼,呆呆的,全无焦距的。没有想法,没有思绪
  
  ,脑子无力至极是一篇空白,像是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四周静谧,静的让自己害怕,忽然就想身边有那么一个人,哪怕只听到他平
  
  稳的呼吸声都好。
  
  凌晨四点,终于按下了信息发送键,然后,然后。。。一直都知道你有那么一个习惯,回复短信从来不会超过五条,甚至有的短
  
  信根本是回也不回。还有就是12点后,7点前手机是自动设置开关机的。瑟瑟的笑,唇角酸涩,这次,你会回复我什么呢,清池。抑或
  
  ,什么都不回复,像是大海里投入一颗石子,无迹可寻,无疾而终。
  
  手机发出荧光,铃声是英文版的The saltwater room .平时倒还好,此刻如此突兀的响起,周围有小声叹气埋怨的声音。看到联
  
  系人姓名显示,一时无措。按下接听键,呼吸有些急促,只听到略带慵懒沙哑的嗓音,还有几分迷糊,似乎能想象出此刻睡眼惺忪的
  
  模样。“若瓷,嗯,我在呢。刚才还梦到你了,然后就看到你的短信。”浅浅的低笑,“若瓷,我也想你,我知道你想我....”
  
  “若瓷,你怎么不说话?你说来看我,你在哪呢。在我梦里呢”
  
  恍若不能呼吸,眼睛有些酸涩,嗓子像塞了一团棉花,一出声自己也被吓到,“..清池...”长长呼出一口气“清池...我在火车
  
  上...在去你那里的路上,大概上午九点到站.”
  
  “若瓷...”
  
  “.....”
  
  我按掉了电话,眼泪就大滴大滴的无声掉落,像是失去了全世界。清池,清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几句话就打乱我原本的决
  
  定,你这般让我如何..狠心伤了自己,放开你。对,我原本,只是想对你说,我,放手。
  
  火车延时了半个钟,从出站口出来,伸出手挡了下阳光。然后就看到了他,他也恰恰正看着我。周围的人来人往喧嚣纷杂似乎都
  
  被隔绝,只看到那么一个他,格子衫,白板鞋,眼神温柔。我冲他笑了下,然后张开了胳膊。他也笑,露出白白的牙齿,快走几步拥
  
  抱,耳边都是他的气息,若瓷...
  
  我们一起走过那些曾经木槿开遍的街道,逛小吃街,吃五块钱一份的酸辣粉,买一模一样的红绳系在左手腕上,买一样的格子衬
  
  衣,像所有情侣那样牵手,简单的拥抱。十天,那真的是很快乐的十天。我想,我会永远记得这十天,记得你的脸,记得你掌心的温
  
  度。
  
  回去的车票是晚上十一点,夜色朦胧,一路上我只是看着他,他也只是含笑看着我。两个人都不说话,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竟觉得
  
  周围安谧的恬静,只有那目光,只有那笑意,只有那若水的眸子,只有那微调的唇角。“嗨,你说我忘了你好不好。”你眉毛上调,
  
  骄傲的不可一世的模样不理我,我兀自就笑出声了。
  
  我说忽然想唱首歌给你听,你笑笑定定看我。我面对你,一步步后退,看着你眉目,你一步步的向我走,我含笑,你也笑着。我
  
  退一步,你上前一步,却终究几步的距离再跨不过。
  
  “忽然间毫无缘故
  
  再多的爱也不满足
  
  想你的眉目想到迷糊
  
  不知不觉让我中毒
  
  忽然间很需要保护
  
  假如世界一瞬间结束
  
  假如你退出
  
  我只是说假如.....”
  
  我递了信封给你,你眉毛挑的更高了,还做样子不收,却又高兴的恨不得人人都看到,看到所谓的"情书"么。我作势吓唬你,必
  
  须亲眼看着我离开,才能拆开来看,你一一应着。我转身检票的时候,“若瓷”,我回头,笑着挥手。“我舍不得你。”表情似笑不
  
  笑,苦涩的厉害。眼泪扑簌扑簌就掉下来了,竟有些离情依依。终是一句话没说,没再回头。
  
  ______若瓷
  
  回到住的地方,打开门一下子后仰摔在床上,有些想哭哭不出,似苦不似苦。才刚离开,却更生出几分怅惘来。这才想起,还有
  
  信没看。拆开来看,干净的纸页,娟秀的字迹,犹如给人的感觉,清冽纯澈,宛若佛前青莲。
  
  清池:
  
  我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却又偏偏局促的不知该如何提及。只觉得心里乱得厉害,然后没来由的执着想要见你。所以,买了当天
  
  的车票,我就来了。
  
  清池,我无数次的梦到你,梦到你要我放了你,我给的你承受不起。我要的太多,我要我是唯一,我要不可替代。而这些,你给
  
  不了我。我无数次看到你和别的女子周旋,我看她们在我眼前说你们如何如何。清池,我会担心,会害怕,会累,会倦。还有,久了
  
  ,伤心过了,再也不会如最初那般心痛,那般不能自已。我不能否认,我对你还很在意,但是,我的心荒芜了。清池,我放过你,也
  
  放过自己。
  
  清池,你总说我懂。你把我当什么,为什么我要懂,凭什么我要懂。你要我懂你你为什么不懂我,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怎么想,我
  
  会不会难过会不会伤心会不会....
  
  清池,我累了,不是我要放弃,是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我有太多的占有欲,我见不得你和别的女子谈笑风生,我见不得你在心
  
  底比较谁更好一些,我见不得你对我讲谁对你好你在意谁.....
  
  清池,到底是逼你还是逼自己,我也分不清。我们...还是分开吧。哪怕,我都不敢确定我们是否在一起过。
  
  清池,你之于我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如今已分不清。我并非如你想象中那般情深。我不知道对你究竟是一种占有欲,还是仅仅
  
  介意你的行为和思想,只是执着自己所付出的没相应的回报。而我之于你又是什么呢,怕是你自己也分不清,许是可有可无也说不定
  
  。抑或是,你觉得纯粹就是一种不明白,一时的诧异,原本以为不会离开的人忽然说出这样的话。那你,究竟害怕的是失去,还是失
  
  去我呢?
  
  清池,当我一步步的背对你离去,还是努力笑着,努力睁大眼睛。我不需要安慰不需要依赖,我只是该放下了。只是,从今而后
  
  ,你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你所有的温柔,所有的宠溺,所有的包容,都不再仅仅属于我了。
  
  哪怕我知道我一定会某个时刻某个地点突然无法抑制的想起你,可是再也没资格打电话诉说委屈什么了。我终于完全失去了你。
  
  就像你完全失去我一样。你不在的日子里,我会遇到另外一个人,宠我鼓励我欣赏我,不会像你那般调侃我打击我揶揄我。那些我们
  
  曾期待的旅行,约定一起去看的风景,都将由那个也许素未谋面的人与我共同完成。
  
  我来见你一面,终于看到那个曾深深在意过的人。只是,只是曾经了。斩断所有羁绊,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却不是我们了
  
  。
  
  我们说好绝不放开相互牵的手,可现实告诉我们有爱还不够。曾有人问我两个同样骄傲的人在一起会怎样,当时我回答的是,分
  
  开,抑或妥协。
  
  清池,清池,那是否我们彼此能少一分倔强,少一分骄傲,少一分固执,多一分怯弱,多一分理解,多一份包容,就能好好在一
  
  起?
  
  清池,清池。从今不见,不再怀念。唯愿有生之年,路人陌上,永不相见。
  
  纸页哗啦啦的掉下,明明那么单薄的两页纸,怎么会有回音?明明那么娟秀的字迹,那般温柔的人,怎的能说出这般绝情的话?
  
  指头关节发白,眼睛闪亮。不可置信想笑,却比哭还难看。呆滞,傻愣,低笑出声,声音喑哑的难受。“原来那首歌,我也不想这么
  
  样,是这样....”
  
  不是不明白
  
  太想看清楚
  
  反而让你的面目变得模糊
  
  越在乎的人
  
  越小心安抚
  
  反而连一个吻也留不住
  
  我也不想这么样反反复复
  
  反正最后每个人都孤独
  
  你的甜蜜变成我的痛苦
  
  离开你有没有帮助
  
  我也不想这么样起起伏伏
  
  反正每段关系都是孤独
  
  眼看感情变成一个包袱
  
  都怪我太渴望得到你的保护
  
  突兀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抓起手机,滑动解锁,联系人,若瓷,“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
  
  是空号....”
  
  “如果有人走丢了怎么办?”
  
  “如果那个人是我呢?”
  
  “嗨,你说我忘了你好不好。”
  
  “如果,我连回忆都不想留给你呢?”
  
  那些记忆中的片段毫无预防的闪现,是你扑簌的睫毛含笑的眼。全身没了力气,“若瓷,你说什么呢。我没看懂。开玩笑对不对
  
  ?一定是开玩笑。呵呵,若瓷,你吓到我了呢...”
  
  “若瓷,若瓷,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知道的。不是这样的,我不是....”
  
  “若瓷,没有比较,没有她们,一直都是你。我是曾想过,想过太多背负,可我更怕,怕你不在意,怕你不生气,怕你对待别人
  
  那般疏离客气的语气。我对她们真的仅仅只是朋友,每次交谈想到的都是你,你轻轻浅浅的眸子,你的小淘气小脾气。若瓷,若瓷,
  
  只有你,只是你。”
  
  咦,睫毛怎么湿了。还是这般喃喃自语,像解释,又不似,旁边怎么就没了那个灯火阑珊回首蓦见的人呢。“若瓷,若瓷,你可
  
  以打我可以骂我可以对我发脾气可以说你的不满,可是怎么可以丢下我,怎么可以不要我呢,怎么可以呢....怎么可以这样转身大方
  
  的离去呢”
  
  头伏在膝盖上,却仍是有声音嘶哑传来,“若瓷,是我不好,都是我错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好不好,你不喜欢我都改
  
  好不好,你说不喜欢她们我再不联系了好不好,你回来好不好....”
  
  _______清池
  
  其实没上火车前就丢了SIM卡,脸上的笑还在,只是眼泪早已泛滥成灾。我不知为什么止不住笑,也止不住哭。是我自找的,是我
  
  选择的,我不知自己还在别扭些什么。脑子中一遍一遍回想起那个苦涩的笑,那句简单的话,“若瓷,我舍不得你。若瓷,我舍不得
  
  你。若瓷,我舍不得你,我舍不得你,我,舍不得你.....”
  
  无声哭泣,想哭出声,却找不到声音,只是惊慌失措的,没有形象没有样子的急掉眼泪。清池,我们终于陌路,我终于不用再患
  
  得患失。这种感觉算是失无可失了吧,只是为什么我还这般潦倒,好似全世界都没了意义。
  
  回来以后,我换了新的号码关了空间,申请了新的ID。我依旧听那些歌,依旧平静的笑着,依旧每天坚持写日记,上班,下班。
  
  时光似乎一拉很长,长到没有时间段概念,只是浑浑噩噩的熬日子。从一月到七月,一晃半年,想你早该毕业.原来岁月深情的同时也
  
  可以这般淡薄。
  
  过去的半年你一直在找我,你写微博命名寻找,你写大段大段想念的话,你说在意...我都知道。那些朋友也都劝着,别赌气了,
  
  在一起吧。我在电脑一旁笑着,不言语。他们也只是叹气关了视频。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若我是你,这般想念一个人定是会不畏千
  
  里迢迢只为与你相见。
  
  你看,我们的不同在分离的这些日子里更加清晰,好比一道翻不过去的沟壑。相互妥协,以前是我愿意。如今,我不愿了。然后
  
  后知后觉的我也发现。其实很多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好,我们不管是性格,还是看待问题的角度,都相差甚远。我太要求宁缺毋滥,
  
  而这注定你给不了。
  
  当后来的某天晚上,再接到你的电话,我曾一度以为我会决绝到不接,事实上却没有,解锁后往右划而不是左边,尽管也曾犹豫
  
  。我们随意的聊着。天南地北,云淡风轻。
  
  最后在你即将挂电话的时候,我说,别,给我五分钟,我有几句话告诉你。
  
  我去见你,就是为了彻彻底底干干净净忘了你。即便是记忆,我也不想留给你。
  
  我当时也想,最好你此后对我念念不忘,我见你一面心事化冰了。
  
  在火车上的时候,一半是忐忑,一半是释怀,我终于快要放过我自己了。
  
  那些曾幻想过的场景都实现,我觉得其实我还是感谢你的。
  
  当时即使在笑的最开怀的时候,我也清楚的和自己说,就这样,回不了头了。
  
  种种情愫远去料峭成风月,你说你都知道,你早就知道。
  
  此处一别,经年不遇。
  
  你听过一个词叫“愿缚”没。据说人的魂魄是分开的,人死后因为人自身的意念比较强,有放不下,舍不得的人,意念特别强大就
  
  能迫使魂和魄分开,魄去投胎转世,魂留在人间成为愿缚。愿缚愿缚,心甘情愿被束缚。你还不懂么,我情愿被你束缚着。
  
  故事其实到最后颇有几分虎头蛇尾,是我早就知道的。其实一开始,私心里我就没想过清池和若瓷会在一起。初写这个故事的时
  
  候,正在看第二遍安妮的春晏。我一度用清池作为群名片,但几乎很多人都知道,不过是因为庆长。那个书里塑造出的人物,不管是
  
  性格还是对待问题的态度,都像看到自己。
  
  改了结局本来后话不应该再存在的,只是舍不得删。颇为喜欢是一,当然也希望今后能遇到这么一个人,愿意对我妥协,抑或我
  
  愿意敛尽一身骄傲与清冷为他。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