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健康 >

珲春新闻的生活慢慢回归平静,但也找不到小时候开怀的感觉了

187

 春节已渐行渐远,生活慢慢回归平静,回味过年的氛围与味道,也找不到小时候的感觉与开怀……
  
  闲聊时,我与先生谈及我们大年初拜年,村子里挨家挨户拜年,先生笑我们有趣,呵呵!
  
 珲春新闻 那年月,虽然物资匮乏,但母亲到过年时分,总是一本正经,为我们做好新衣裳,走出去整整齐齐的,母亲是个爱整洁的人,她一辈子不在乎吃喝,但走出去都是笔挺的模样,父亲走后,日子虽然清苦,但母亲从没让我与哥受过半点委屈。大年初一,交代哥早起,把大门打开。让我们穿上早备好的新衣裤,第一个向爷奶拜年。那时候,除夕夜晚饭完毕,奶奶与母亲都会在大锅里炒瓜子.花生。如今这些都是镇上买了现成,但没有我们亲手炒得香。那火候不能太大,只能文火伺候,稍不慎,瓜子花生容易变焦,味儿就变苦了,看母亲与奶奶先炒一大锅瓜子,等锅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瓜子差不多香了,灶炉里该熄灭,等瓜子在锅里烘上一忽儿,把早已备在一旁的新簸箕接上,把瓜子装里面,等凉了,用一件干净的衣裳或布料盖好。第二锅炒花生,花生有些难炒,壳厚实,炒得大人满头大汗,腰酸背疼状,我夺过母亲手中的铲把,乱铲几下,跑边去了,花生在锅里时间较长,等壳上带焦痕,也差无几了,同样装进干净簸箕内,遮盖好,等大年初一吃,村里的孩子们来家里拜年,母亲就会笑呵呵捧上一人一把。另外是从镇上买的:糖果.小红糕.麻子子.油刚刚.小麻饼子
  
  天气真心不错,阳光好,风平浪静,马上过年了,心底滋生一股暖意,过完年,真正步入不惑的年纪,但依旧盼年来,心境如小孩一般。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思绪已飞越侄宝贝出生那会,那是2009年大年初一,阳历元月26号那天,终生难忘的日子。原本弟媳的预产期在年初三吧!那天离过年还有几日(十二月二十六),弟媳感觉肚子微恙,谨慎其间,去镇上医院看了医生,每月产检的地方,医生说了大概状况,貌似胎心不好,与我生产那会情形一样。为安全考虑,立马去了前黄医院,这里比市里近,来这生孩子的很多,正好有熟人在这家医院。
  
  经医院检查下来,无大碍,但必须住院待产,因胎心不稳,在医院也放心,必要时候为产妇吸氧等。过年属牛,过前属鼠,有说金鼠好,但转年纠结小月生与大月生,我与父亲一致认为几天就属大月生了,划算,我们那时都以阴历为生日,最重要一点,父亲喜欢翻日历看好日子好时辰,凡事图个吉利嘛!就这样,定下来了,年前日子不咋滴,而年初一还可以,最佳是年初三,但怕肚里羊水不多,对孩子不好。最终决定大年初一剖腹,
  
  午后,哥哥与先生乘着我姑夫车来了,姑夫也就是先生姐夫。原本父母忙,来不了,家里一下来了这么多人,好热闹啊!我的心情,比自己生儿子还激动呢!大概两点多,产妇被推进手术室,做术前准备工作,我的心一下被提到了嗓子眼,我们在病房里坐下,珲春新闻 时不时向走廊绕几圈,我嘱咐了弟,告诉他,等医生把孩子抱出产房,自己要亲手抱回房间,据说孩子以后会与第一个抱他的亲人最亲热哦!弟不住地点着头。大概过了四十分钟左右,我们终于听到了孩子的哭声,那声音不温不火的,但清脆响亮。等候片刻,弟已守候在产房门口,翘首盼望着,看他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模样,初为人父的心情,想必也是激动万分的吧!当弟小心翼翼捧着孩子走下楼梯时候,我们一个个早已迫不及待,几个人脑袋凑在一块,我屏住气息,盯着双眼端详:孩子双眼紧闭,皮肤红通通的,饱满的额头,头发几乎没有,偶有几丝服贴在头颅间,眼线挺长,而且眼线往上微翘,额头上镶嵌着几道深深的纹路,这个有点像父亲,圆圆的脸蛋上,貌似有个酒嘴巴小小,上唇微翘,嘴巴像极了弟媳,心一下被撞击一下,或许这就是血融于水的关系,鼻子总觉得刚生的孩子几乎一般,鼻尖上有几个白点点,但鼻子不塌,总体酷似弟的模样,整个小身躯已裹得像粽子般,弟弟见到我,第一句就问:“姐,怎么他的额头有皱纹啊”我说,正常的哇,等喝了母乳,皮肤绽放,就好了。天气寒冷,立马抱回房间,放婴儿床里,用被褥盖好,室内温暖如春的。她们一个个在看着,讨论着。我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抖着双手,拨打了父亲的电话:“嘟嘟嘟……”持续了几分钟,突然听到父亲说话声:“喂”我如实报告了对方:“爸,生啦生啦!六斤五两,像弟……”“啊?噢!”母亲也在一旁听着,可以听到他们在做隔夜的声响,我貌似等了很久,没有听父亲问性别,我已按耐不住喜色,本想告诉父母生了个男孩,明明脑子里这么想的,但口里却报出来“生的女孩”在一旁的一美女护士,对我狠狠白了一眼,这才醒悟“真老生了一男孩”父亲在那边说“啊?噢!男孩”母亲在一旁声音很大“生的男孩,生的男孩”,我注意到,父亲听到我讲女孩时,沉默了一会,等我纠正男孩时,他发出“啊?男孩啊!噢”看我紧张做说胡话,心里明白,嘴里吐出恰恰相反,哈哈,真不是故意的啊
  
  夜幕降低,珲春新闻 他们都回了家,留下我与弟两留守,因了弟媳母亲有事,年初二她娘家侄儿出嫁,我自信自己会弄孩子,因为毕竟自己做过母亲。所以在她们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大包大揽下来了。晚上,天气好冷,产妇有弟衬手,我的任务是为弟媳清洗下身污渍,换卫生巾等。孩子冲奶粉喝,照说明弟也会,最要命的是,孩子一忽儿尿,一忽儿尿,我需帮他换尿布,把一层层裹布拆开,帮他换尿不湿,他双脚不停地踢,才换上的,一忽就脱下来,然后裹布把他小小肢体绑住,他双手乱动,,布裹不好,太紧怕把小手小脚弄疼,太松一忽儿就散了,弄得我满头大汗,手忙脚乱呀!因我儿子出生在盛夏,从肚里捧出来就没有用布裹,天气炎热,从一开始只用肚兜即可。而我这样,几番折腾,孩子被我冻得瑟瑟发抖,空调貌似也没用了。弟在一旁更手拙无措,喝了几次奶,尿的次数不少,一整夜我没有合眼,因他老是动来动去的,尿布脱离下身,包糨布也潮湿几块,最后连包的裹布也没了。我可怜的小侄,整晚被我这笨手笨脚的家伙,遭老罪了,蜷缩成一团,看着才刚刚出世几个小时的家伙,我的眼泪要掉下来了。越想越不安心,弟媳和弟安慰我说,没事啊!我怕被我冻感冒了,夜半打电话向母亲求救,打了几次,母亲尽力安慰我没事儿,她会尽量早来,快天亮时,小侄睡了安稳觉,我已筋疲力尽。上午,医生来查房,夸奖孩子弄得挺好,包布裹得不错。第二天,弟媳母亲来换下我,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先生又从家里带了许多自己做的尿布,潮的回家在浴锅里,烧柴火烘干了,同时,婆也让先生带话来了,说这大冬天的,你不会弄的,要是孩子冻坏了负的了责吗?
  
  一晃正值侄生日,过完年该八岁了。感谢上苍让你长得壮壮实实,或许因为他一出生,我便陪伴他左右了,他与我很亲热,很喜欢来我家小住,听母亲讲,孩子出生时谁在那陪着,性格也会像谁的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