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互联网 > 专题 >

老人再次被放到医院的病房里没人管 这样的情形已经不止一次了

114

 
  
  老人已八十有二,有三子一女。长子生性老实木讷,不善言谈,妻子是家里的一把手,彪悍的性格让周围人畏惧三分,更包括老实本分的公公、婆婆。以前尽管婆婆每日提心吊胆看着媳妇的脸色行事,还是常常做出“错事”被媳妇牵住小辫子不放。好在婆婆于前年逝去,也算躲过凡世纷争,自享清净去了。从不生事、自力更生的公公终抵不过岁月的划刻,日渐萎靡,及至一次次被送到医院里。
  
  大儿媳妇不来医院的理由是自己心脏不好,别说侍候人了,自己还需要人侍候呢。媳妇不舒服,那可是天大的事,老人的儿子,媳妇的丈夫哪敢怠慢一点,围着媳妇嘘寒问暖。他的理由也很充分,媳妇身边只有他自己,而父亲不是还有弟弟、妹妹一大帮人嘛,不差他一个。
  
  一家人最属老二精明,否则也不会白手起家支撑起那么大一份产业。老父亲住院也不算什么稀罕事了,年龄越大越糊涂,不花两个钱不算完。按说,钱对老二来说最不成问题了,他一次不起眼的消费就能够老父亲输好几天液的。但是不行,那又不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爹,老大不带头出钱,他老二怎么能带头呢?那会让做大哥的多没有面子,一想到这些他就安心了。时间就是金钱,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所以,照顾父亲该是闲着没事做的弟弟、妹妹的工作,他不用管。
  
  弟兄几个最属老三孝顺,但也最属老三穷。每日面朝黄土背朝天摆弄那几分薄地,刨出来的粮食也仅够一家四口人糊口。老父亲生病是他最先发现的,如果不是他每日到前院看看,大概父亲死到家里都不会有人知道。又是他招呼着邻居把父亲送到医院,也是他逐一打电话唤来两个哥哥。可相继到来的两个哥哥,均以各自充分的理由纷纷退场,顷刻间不见了踪影。
  
  拿着护士递过来的催款单,老三有苦难言,兜里仅有的二百元钱已在检查的时候用完,不用翻就知道衣袋空空。看看险些被白色被罩埋住的干瘦父亲,老三心里酸酸的。“爹,我想给你治病,可我真的没有钱呀!”当然,这句话,是老三在心里喊出来的,喉结的抖动是因为他有些干涩地咽了口唾沫。
  
  恰在此时,最后得到消息的妹妹急匆匆赶来,一进门就扑到父亲的病床前泪眼模糊,声音哽咽着轻唤了声“爹,好点了没?”老父亲依然紧闭着双眼,不知是病情使然还是心冷如灰,总之未言未语。
  
  老三扯了扯妹妹的衣袖,向门外使了一个眼色。妹妹会意,跟出到门外。老三小声问妹妹:带钱了没有?妹妹赶紧掏兜,拿出一把零钱,数数不到一百,很大方的塞到哥哥手里,一边塞一边说:别还了,别让小林知道就行了。老三欲言又止,张张嘴又闭住了,动作迟缓地接住了钱。他知道,妹夫小林掌管家里的财政大权,没有工作在家相夫教子的妹妹是没有权利随便花钱的。就算拿钱为父亲治病,也是他们这些做儿子的义务,轮不到做女儿的出钱。当然,那些在家里说一不二,把娘家的权利置于最高的女儿例外,如大嫂。
  
  在走廊里转了两圈,又到大门外张望一会儿的老三,最终知道自己的张望是徒劳的,两个哥哥不会再出现。于是折回,小声对妹妹说:你上午先在这儿守爹一会儿,我回家去拿钱。妹妹面露难色,但还是勉强应下:那你快点回来啊!我中午还得接孩子。老三点头:行,我拿了钱就回来。
  
  出了医院大门,老三长出了一口气。但随即,从身体深处又冒出一股气堵在胸口。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应妹妹的很快回来能有多快。因为他知道,家里根本就没有钱!早在父亲上次住院,能借钱的地方都已去过了,而且还被人讨要了几次。上次借的都没有还,这次还怎么借?人家又怎么会给?
  
  想到这里,老三叹了口气,仰脸看看天,尽管已是阳春三月,阳光明媚,可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嘟囔一句:都什么节气了,天儿还这么冷!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