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梢上挂满流年 有个一尘不染的少年
2017-07-29 16:21被浏览数:{ 来源: 珲春新闻网
 
  下雪的冬天,树梢上挂满流年。。
 
 
十六年前,高晓松首次作品音乐会“青春无悔”从南京开始,那时我正在备战高考,只能任凭思绪飞扬,向往着白衣飘飘的那一众少年。
 
十六年后,还是在南京,奥体中心,当那个死胖子臃肿的身材和肥硕的脸出现在台上的时候,我知道,就算给他一打白衣也无法飘飘了。
 
不只是高晓松肿了,台上那些熟悉的面孔都被岁月填满了,老狼胖了,小柯沧桑了,水木年华只剩了孤单的卢庚戌,叶蓓也嫁做人妇了。
 
此间的少年已不再,但熟悉的旋律还是把我们带回从前,红红的艳阳蓝蓝的天,集体返场的老文青让我们想起那些个纯情也矫情的青春。
树梢上挂满流年 有个一尘不染的少年
那个胖子,也不再像《如丧》里那样不厚道的爆料,而是低沉的煽情,原来今晚坐在此间大腹便便的大叔,都曾是内心一尘不染的少年。
 
没有热舞没有奇装异服,只有一袭休闲;没有炫目的包装,只有吉他伴着清唱;没有花哨没有特效,只有手写的书信和轻轻吟唱的歌词。
 
就像姚晨小心呵护重生的幸福,生怕它见光死一样,70后人的怀旧,并不是一件需要张扬的事情,成长的忧伤,让我们只是矜持的聆听。
 
回想白衣飘飘的年代,写过的模范情书,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一起走在冬季校园,即便同桌的你早已嫁了他人,回首恋恋风尘依然青春无悔。
 
曾经的没钱却有大把时间和热情的青春年华,转瞬便流转到衣食无忧却忙碌到精神贫瘠的中年时光,其间多少人事纷飞,在这些经过岁月沉淀的抒情诗中,都忍不住如剥洋葱般剥开了。。
 
落泪的时候我明白,尽管少年已残,青涩变得圆润饱满,但青春的味道依旧在那里,从未改变。有些东西与年纪无关,因为在我内心,始终。
 
+1
上一篇:珲春新闻网:人生虽短暂,享受占更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