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饶的大地上五谷丰登,绘画人民安居乐业的场景
2017-07-29 16:10被浏览数:{ 来源: 珲春新闻网
  捕鼠记
2012年的第一场雪是在圣诞夜悄然而至的,早已知道了不会有圣诞老人顺着烟囱下到屋里派送惊喜的韩豆却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糁人的老鼠顺着下水管道上到屋里派送惊恐。后来的情境再现是这样的:早起的豆妈看到一只肥硕的老鼠拖着大白菜正努力的穿越客厅,一人一鼠经过短暂对视后,分别扔掉手/口中的梳子/白菜,异口同声的发出惨绝人寰的尖叫,然后分别窜进卧室和厨房。
 
我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伤寒,前晚保障夜归和不期而至雨雪的邂逅让我很难得的头大如斗,而豆豆的描述更让我头大如斗二次方:爸爸,快回来抓老鼠啊!那个老鼠有我原来养的兔子那么大!再经过豆妈和豆姥的描述,我终于知道三人成虎这词是怎么来的了,但老鼠确实很大。豆妈将严峻的现实高度概括成了三个字:怎么办?我知道标准答案是“我来办”,但身在千里之外却只能提出了最有建设性的建议:找物管。
 
要说物管还挺尽职,一个主任一个保安,两个爷们儿端着墩布笤帚在厨房围追堵截了半天,最后留下一句“不是国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连茶都没好意思喝一口,落荒而逃。。老鼠经过最初的慌张,发现了人类就这么三斧头,开始猖獗起来,连白菜都懒得吃了,直接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把灶台上前晚剩下的土豆牛肉吃个精光,看得站在厨房门外的韩豆恨得牙痒痒,挥着水果刀发誓“等我爸回来收拾你!”而老鼠一副“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的淡然将大无畏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富饶的大地上五谷丰登,绘画人民安居乐业的场景
我是周五下午到家的,老中青三代的“你可回来了”,然后“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让我充分体会到《映山红》里人民盼红军的心情,同时也感到亚历山大,毕竟,我不是属猫的。。我先听取了豆姥对物管捕鼠方法的介绍,感觉他们的行为真正体现了国军光咋呼不上前的光荣传统,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不是自己家,万一被反咬一口也不会有有关部门给他们颁发见义勇为牌匾。他们可以出工不出力,我就不行了,我是户主,于情于理都应该冲锋在前,就算堵抢眼也应该头一个上。
 
厨房空间窄小,笤帚墩布之类的长兵刃使不开,戴手套又影响手感和灵活性,于是我抱着豁出去被咬一口的坚毅的决心之赤手上阵。当我把冰箱挪开、橱柜地柜脚下的挡板悉数拆除、趴在地上仔细检查冰箱压缩机、以及柜下狭小的空间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无数英雄人物的形象,比如邱少云、董存瑞、黄继光。。我想象着在挪开一块隔板后和那双贼眉鼠眼对视个正着,然后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把将其抓住,然后,无数的白鸽飞起,悦耳的歌声响起。。
 
这时,豆豆不合时宜的声音从厨房玻璃门外将我惊醒:“老爸,你在干什么呀?怎么都流哈喇子了。”我赶紧一抹嘴,讪笑道:“天挺热的,这都出汗了。”豆豆继续拆台:“可是老爸,外面都结冰了。”。。在把地柜检视了一番后,我才发现柜子下方因为要引入水管、气管,和其上的橱柜之间是有空隙的,难怪我折腾了半天连根老鼠毛都没看见。于是开启第二套方案——坚壁清野,将橱柜中的所有东西都转移到客厅,反正算上元旦我有七天时间呢,看耗不死你!可是说实在的,老鼠耐心比我强多了。
 
这时豆姥建言可以考虑用老鼠夹子,我大喜,姜还是老的辣,可是豆姥又犯愁说以前天天听到有人沿街叫卖老鼠笼老鼠夹粘鼠胶,现在要用了却不知哪儿去了。我说“无妨,西市菜场二层一角某某杂货店有售。”豆姥颇为惊讶说“我天天逛菜场都不知你怎么、、”我腆然道,“作为一名资深家庭妇男,这是基本素养。”于是骑车直奔菜场,豆姥在后面忙不迭的喊:“记得买根油条!做饵!”
 
到得菜场,直奔杂货店,说明来意,老板拿出一打鼠夹,说两块五一个,量大优惠。我说又不是老鼠开会,一个就够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试了试绷簧,感觉似乎不是很给力,于是挂弦以手拨之。老板大惊,嘴巴刚刚形成一个闭口音形状“不”字还没有吐出来,铁夹已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狠狠地夹住了我的食指,然后周边很多卖菜买菜的很有幸的听到了一声高亢的疑似返祖的嚎叫。后来据我乐观估计,你就是拿枪抵着刘欢的脑袋,他也发不出那个高音,可见人的潜能是无限的,遑论兽类,所以我对之前一直想不通老鼠是怎么进入我家的也就释然了。
 
俗话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我这连老鼠影子还没看着呢就自残了,真是出师未捷身先衰啊。买了一根油条,我一边想着,一边狠狠地啃着,心下起了无数遍啖尔之血食尔之肉的念头,,直到啃到手指头了才想起油条是要给老鼠吃的,无奈,折回头又买了一根,小心翼翼将其啃到拇指大一块,然后浸泡上香油别到鼠夹上,再将鼠夹放到厨房冰箱脚下,然后对豆姥说:“我就不信,逮不着它!”豆姥赶紧“嘘!小声一点,老鼠精得很,让它听见了就不上钩了。”我心说迷信,回头对豆妈说“我把厨房吃的全搬空了,我就不信它不咬饵!”豆妈也是“嘘!小声一点,老鼠精得很,让它听见了就不上钩了。”我颇感无趣,回头转向豆,刚想开口,豆一脸严肃“嘘!小声一点,老鼠精得很,让。。”我赶紧跑掉了。。
 
终于,我记得很清楚,晚上7:33的时候,当天气预报报到“合肥”的时候,从厨房方向传来“啪”一声清脆的声响,我一个箭步窜到厨房,然后仰天长笑“呵 肥!”而一直对那毛茸茸的小东西畏惧万分的韩豆也紧随我的后面,喜滋滋的过来观摩,并拿根筷子拨弄着翻来覆去的看,让我不禁想起麦克阿瑟的一句名言“只有死了的日本人才是好日本人!”豆姥或者是不忍心或者犯恶心,一个劲儿的念叨“阿弥陀佛”,我默然,只好暗念“伯仁因我而死,我却无杀伯仁之心”。豆姥又祷告“早日超生投胎去吧!” 我再暗念“故人西辞富士康,早死投胎去蓝翔,蓝翔毕业去应聘,麻痹还是富士康!鼠辈,再投胎你还犯我手里了!”
 
打扫完战场,热水擦拭、84消毒,我郑重向家中老中青三代宣布:我们胜利了!豆妈不以为然,说怎么这么肯定,万一是一窝呢?我无语,一只还是一窝应该看得出来的吧。但为了家庭和谐,我还是谦虚请教:“那你说怎么办?”豆妈说:“今晚厨房还是关门,里面放点瓜子,明天看少没少便知。”我违心道:“高,实在是高!”遂取一一次性纸盘,说“那就放10颗吧。”豆妈说:“多放点吧,老鼠喜欢嗑瓜子。”我汗,“你到底是哪头的?倒多了万一没有老鼠那不是浪费吗,再说,倒多了少了几颗也看不出来,就倒10颗!”豆妈妥协,开始倒,倒完之后便让我再摆到厨房。我冷不丁一数,只有9颗,赶紧折回补充了一颗。粗枝大叶害死人啊,这要没留神,明早起来一数9颗,那。。那该咋办?
 
一夜无话,第二天、第三天,纸盘里的瓜子还是10颗,警报解除,可以安心袅~ 遂做《捕鼠记》一篇,娱己娱众,一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