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国内 >

花馍与醅子是改革开放前农民最常食用的小吃

175

   端午
  
  端午节,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甜甜的日子。
  
  这一天,可不能睡懒觉,天刚蒙蒙亮,妈妈就叫起来折枊、拔艾蒿与薄荷,还要到河边和渠边洗脸与洗手。柳枝插在自家门上,艾蒿与薄荷吊在屋檐下,据说这样可以避疫气。那些艾蒿与薄荷渐渐脱水,枯干变脆,折断它们,包在塑料袋里储起来,待到寒冬大雪时泡脚,活血化瘀,大有用处。
  
  回到家里,就能够吃上粳糕与花馍馍了。粳糕是大米参上少量糯米,也有用纯用糯米做的。做的时候,在蒸笼里铺上洗净纱布,然后把洗好的米均匀摊到纱布上,再把枣子与葡萄干插到米上面。做好这些以后,再放到火上蒸熟,等凉冷后,放上蜂蜜吃。如没有蜂蜜,就用白糖顶替,小时候家里困难,常常用白糖。那时候白糖是家里的珍惜之物,妈妈把它藏在柜子里。放学回家,肚子饿得嗷嗷叫,拿起包谷面馍馍吃,硬邦邦的难以下咽,就想偷一点白糖泡水伴吃。可一个人无法办到,柜子很深,就与弟弟联合起来,让他拉着我一只手,我另一只手伸到柜底抓上一把白糖。一边喝白糖水,一边吃玉米面馍馍,真幸福呀!
  
  直到上世纪70年代,华国锋访问南斯拉夫,报导里说人家人均一年消费60几斤白糖,羡慕人家日子过得真甜。记得村子有户人家,男的特别懒,日子过得常常是有上顿没下顿。改革开放以后,他的儿子在外地打工,很快就当了个小老板,每年都要给父母不少钱。老两口有钱后,也不知怎么花,只知道天天早上清茶油饼,茶里还放好些冰糖。不出几年,两人都患上糖尿病,迷迷糊糊地逝世了。
  
  吃花馍馍也是五月丹(家乡人把端读为丹)特有的享受,花馍馍就是就是小麦面馍馍上切上或者拓上图案。记得最常见的图案是用切刀轻轻地划成彼此交错的平行线,或者用圆形东西拓上两两相交的圆形。如那一年能赶上吃新麦子面花馍馍,那一年大就吉大利,甚至一些老人能赶上吃点吃新麦子面离世,也会感到没有什么遗憾了。
  
  多时候还能上吃甜醅子,不过都是亲友送的。我母亲是独生女,又出生在大户人家,不会做甜醅子。她一生脾气太好,从没有跟人吵过架;据说做甜醅子,人不恶,就做不甜;挿酸菜,人不恶,也挿不酸。据我二姐说,我妈曾经做过一次甜醅子,但没有味道,以后就没有做过。直到我几位姐姐长大后,我家才开始做甜醅子了,且很甜。至于能吃上粽子,那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了。每年父母都要包上好多,给我们几个孩子一人一大袋子,够我们吃上几天。
  
  这两年,父母急遽地衰老,尤其是父亲病得连自己都管不住了,母亲也慢得一天包不了多少粽子。在我们力劝下,今年母亲终于不再坚持包粽子了,他们已经走完了为孩子服务之路。今年的端午节,我们兄弟姐妹聚在一起,陪着父母,又说又笑地包粽子,煮粽子,吃粽子,传承着这份浓浓的亲情。
  
  端午节,我以前一直认为它只是一种形式,现在看来它绝不仅仅是形式,它也是无形的亲情延续,寄寓了人们对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企盼和祝愿。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