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 > 国内 > > 正文
最新播报:

娘亲死后不能安息,她的鬼魂回来让我报仇

2017-07-10 08:45 被浏览: 来源: 珲春新闻网
我娘早年生病去世,爹常年在外打工,我则跟爷爷奶奶在农村的泥坏房生活。
屋子后面有座无名孤坟,多年没人打理,只有爷爷年复一年给它磕头烧香,问他为啥给一个不认识的死人磕头,爷爷始终摇头不语。
我八岁那年,村里决定修条经过我家屋后的公路,修路就得把那坟墓迁走,这对我家来说本是桩便利好事,但却遭到了爷爷的极力反对,甚至惊动乡里领导来劝说爷爷,说屋后修路,这叫千里来龙,福荫子孙的好事。
不曾想爷爷听了当即破口大骂:“来个jb龙,挖了这坟迟早出事。”
乡里领导差点挽袖子跟爷爷干起来,被人劝下来后,回去直接发了个文件,当天晚上就有一群人偷偷挖开了坟墓,准备把棺材抬到坟茔地重新下葬。
本来只要重新葬了,爷爷就算再固执也只能接受事实,可偏偏他们抬着棺材经过我家门前时,绑棺材的四根草绳竟齐刷刷断掉了,棺材稳稳落在我家门口。
惊醒了爷爷,他拿着菜刀要跟那些人拼命,搞得村子里鸡飞狗跳,村里老人磨破嘴皮子才把他劝了下来,而爷爷接下来却做了件让所有人戳着脊梁骨骂的事情。
农村讲究落地下葬,棺材落地的地方就是下葬的地方,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更何况这棺材还落在我家门口,大家都以为爷爷最多固执到把棺材重新埋回去,可爷爷却指着家门口说:“这是天意,棺材落在了门口,那就埋在门口。”
爷爷下定决心后立马就找了把锄头在门口挖起了坑,吓得过路的村里人连忙过来拉住爷爷说:“要不得哟,要不得哟,门口修坟,是要断子绝孙的。”
爷爷是个油盐不进的老古板,不管谁来劝都不管用,包括我奶奶说的话他也不听,气得奶奶呼天抢地,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
眼见着实在劝不下来了,奶奶干脆也进屋拿了把锄头,冲出门去哐当哐当对着棺材就是一顿猛砸,边砸边骂:“你个狗日的短命鬼被鬼迷了心窍吗,我倒要看看这里面装的是啥宝贝。”
爷爷还没懒得及拦住奶奶,棺材卡擦一声被奶奶砸出了个大洞,原本激动到极点的奶奶看了棺材里面一眼,却突然安静了下来,丢了锄头径直回屋,此后不再说半句话,也不再阻挠爷爷。
年幼的我好奇心重,也想去看看棺材里面到底有什么,但是却被爷爷拦了下来,把我撵进了屋子,不让我看。
爷爷当天忙活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把棺材埋在了家门口,在家门口修了个小土堆。
屋后坟移走了,棺材也埋了,一切又好像恢复了平静,只是家门口多了个小坟丘,再也没有村民愿意来我家串门了。
爷爷每天都会给门前小坟丘烧纸磕头,而奶奶似乎也接受了事实,不再说关于坟丘的事情。
我那会儿特别好奇,奶奶到底在棺材里看见了什么,让她态度产生这么大的逆转,好几次忍不住问爷爷:“爷爷,棺材里面装的到底是啥呀?”
爷爷总是先装上一袋烟,点燃吧啦两口再回答我:“棺材里能装啥,死人呗。”
我当然知道是死人,我想知道的是装的是什么样的死人,能让爷爷这么重视,只是我接下去再问,爷爷则闭口不答了。我转而去问奶奶,奶奶总是逃避我这问题,问过头了,奶奶还会生气骂我两句。
原本我以为我永远不会知道那棺材的秘密了,直到坟墓修好大概有个七天的时候,村里突然传言,说晚上在我家门口看见了一个女人,从晚上十二点左右一直站到了凌晨五点才走。
一开始我以为这些都是村里人以讹传讹编造出来的话,但是他们越说越真。
农村早上下地干活儿都早,有些早上四五点就趁着凉快下地了,而只要从我家旁边经过过的人,都说那个时间段看见有一个女人站在我家门口。
这些话自然也传到了爷爷奶奶的耳朵里,但他们似乎对此毫不关心,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直接问爷爷奶奶:“我听他们说有个女人每天都会站在我们家门口,是棺材里的鬼么?”
我说这话,爷爷直接给了我一脑瓜崩儿,说:“世上无鬼神,都是人在闹。”
他们虽然跟我这么说,但也不是全然没受这些言论影响。
比如接下来每顿饭吃饭之前,爷爷奶奶都会在桌子上多放上一副碗筷,先搁十来分钟,撤下那碗筷之后我们才能上桌吃饭。
农村人讲究这些,每每逢年过节都会摆置上碗筷,请家里死去的长辈先人回家吃饭。
除此之外,奶奶还专门煮了猪头肉,插上香之后把家里财神爷、灶王爷、土地爷全都祭拜一遍,最后把猪头肉端到门口那坟墓前放下。
爷爷虽然跟我说世上无鬼神,但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在告诉,我家真的被鬼缠上了,他们在求神拜佛求保佑。
这样的行为让我渐渐开始害怕,但我从小性子都倔,即便心里再害怕,也不愿说出来丢人。
晚上躺在床上老想着外面有女人站在门口往屋子里看,甚至还想着那个女人就站在窗子口看着床上的我,越想越多,越想越睡不着,也不管多热,直接蒙着被子不敢往外面看一眼,生怕被那女人发现了我。
蒙着被子也不知道躺了多久,困到极点的我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可刚睡过去没多久,突然听见奶奶大喊大叫的声音。
“你个瞎眼的短命鬼,那是你的儿。”
奶奶喊完紧接着就是棍棒的声音,我惊醒后忙探头出去看,看见奶奶站在我房间里,手里拿着扁担,正怒不可遏地往一个偏着脑袋的女人身上砸。
那女人穿着大红色寿衣,奶奶每往她身上砸一下,她都会趔趔趄趄偏两步,奶奶的扁担似乎不费力,一下接一下往她身上打,打了约莫砸了有个十来下,那女人才转过身去,一把推开了奶奶,肢体很僵硬地刨出了房门。
那女人跑了之后,我才感觉到后怕,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之后以后过会儿爷爷才从外面冲了进来,冲进来就问:“那个婆娘呢?”
奶奶喘着粗气回答:“跑了。”
爷爷马上追了出去,不过一会儿又回来了,回来后抽出烟枪装了袋烟抽了起来,并说:“门都关得好好的,她是咋进来的?”
奶奶听了这话,却突然大发雷霆,上前抽出了爷爷手里的烟枪砰地砸在了地上:“还不是你硬要把棺材埋在家门口,现在好了,都进屋了,我看你要咋办。”
爷爷根本不管我是不是被吓哭了,听着奶奶吼他,站起身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奶奶脸上,并大骂:“你他娘的现在晓得麻烦了,当初她生安娃子的时候,你个黑良心咋就不留她一条命呢。”
爷爷口中的安娃子是我,我本名叫叶安,农村长辈称呼后辈,都称作某某娃子。
而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刚才那个站在床前偏着脑袋看我,奶奶敲打的女人,竟然是我死去的娘。
爷爷奶奶吵了好一阵才安静下来,安静下来之后爷爷直接出门抽烟去了,奶奶到床边安抚我,给我盖好被子让我安心睡觉,在奶奶离开房间的时候,我问她:“奶奶,刚才那个是我娘么?”
奶奶只恩了声,然后就出了门,我连多问的机会都没。
奶奶出去之后又跟爷爷在堂屋里吵了起来,爷爷在指责奶奶以前不该做那些事情。我心里有十万个问题想问,但是爷爷奶奶这会儿都在气头上,我怕稍问错问题就会挨打,只能憋着。
或许是晚上折腾太久,我没过多久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晌午时分了,穿上衣服出门去,却在堂屋看见另外两个我熟悉的人。
其中一个叫张秋菊,是我奶奶的亲妹妹,我得叫她一声二奶奶,是个寡妇,二爷爷死后她不知从哪儿学了些风水堪舆的本事,村里的婚丧嫁娶都是她帮忙看的日子。
另外一人叫叶承祖,是我爹!
应该是爷爷奶奶觉得这事儿他们处理不了了,才才把二奶奶叫来帮着处理。至于我爹,爷爷奶奶应该在棺材被挖出来那天就通知他回来了。
我爹常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见到他我自然欣喜不已,但却因为将近一年没见面,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感情,只是淡淡叫了声:“爹。”然后又叫了声二奶奶。
爹也只是淡淡恩了声,然后继续之前跟二奶奶的谈话,转过头去问二奶奶:“二娘,叶安他娘的事儿,您有办法处理吗?这次还好发现的早,要是下次再来可咋整。”
爷爷在旁边抽闷烟,不言不语,奶奶在灶屋做饭,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端了个小板凳坐在了旁边听他们说话。
只是爹问这问题,二奶奶眼角眉梢无端有了点怒气,看我几眼后对我招了招手,然后问我:“狗儿,你晓得你娘是咋死的不?”
农村祖辈称呼小辈大多叫狗儿,不是侮辱,反倒是亲近之语。
二奶奶这么一问,爹的脸色马上变了。
但二奶奶却瞪了我爹一眼:“要是她不找上门来,这事儿我烂肚子里都不会说。现在都找上门来了,你们还能瞒得住么?”
爹似乎也认命了,叹了口气说:“都是我造的孽。”
之后二奶奶把我娘生前死后的事情原原本本跟我说了一遍。
我爹是个没出息的庄稼人,而我娘却很漂亮,整个乡找不出一个比她更好看的人了。原本爹应该是幸运的那个,但却没人羡慕他,因为我娘精神有点问题。
奶奶同意爹娘结婚的目的只是为了传宗接代,至于我娘是不是疯子,她根本不在乎。
爹娘结婚那三年三年,娘怀孕两次,但每次都在刚显形时就流产了。
接连的失望让奶奶对娘再不抱半点希望,甚至当着娘的面劝爹早点离婚,再娶个能生娃的女人。
好歹一起生活了三年,爹自然没同意,奶奶拗不过爹就开始对付我娘,家中重活尽数交给她来做,活得与牲口无异。
苍天有眼,娘在二十一岁那年再次怀孕,怀胎十月生了个女儿,本是喜事一桩,但奶奶又不满意了,指责娘没出息生不出个带把儿的,对娘的态度非但没好转,反倒越来越差。
或许是没得到奶奶的祝福,娘生的那个女儿只活了一年,死之前几个月身子严重变形,奶奶把这过错怪罪到娘身上,说是娘晚上睡觉的时候没注意,把孩子的脊椎弄断了才会如此。
之后又是一年,娘终于怀上了我,但上天似乎在和这个可怜的女人开玩笑,她在生我的时候难产了。
给娘接生的是奶奶,在面临保大还是保小的选择上,爹选择保大,奶奶选择了保小,为此爹和奶奶几乎打起来。恨就很在爹是个愚孝的人,拗不过奶奶就说了个折中的办法:“保小可以,去医院,剖腹产。”
那会儿家里穷得叮当响,爹这个折中的办法依旧没得到奶奶的同意,理由是以前那么多人生娃都没去医院,她不信我娘生不下来。
奶奶坚持的结果是,我娘成功把我生下来了,但是娘却没来得及看我一眼就死在了床上。爹一气之下收拾东西出门打工,奶奶抱着我整个乡里到处找刚生孩子的妇女讨奶吃,这才把我养活大。
我那会儿虽然小,但听着二奶奶讲的这些事情,心里莫名难受,想哭都哭不出来,因为这些彻底颠覆了我对这个自以为友好的世界的看法,也颠覆我对爹和奶奶的印象,还有就是对我那死去的娘感到不公。等二奶奶讲完之后好一阵,我憋着泪问她:“我娘的坟墓不是在坟茔地么?怎么又跑到屋后的棺材里去了?”
虽然没人跟我说门口那棺材里就是我娘,但我猜应该八九不离十。
二奶奶没回答我这问题,倒是一旁一直抽闷烟的爷爷沉默了会儿回应说:“是我埋的。我们老叶家对不起你娘,当时你奶奶只顾着到处给你讨奶,你爹又出门打工,我就合计着每天给你娘烧点香烛求她原谅,但是每次我去烧纸都会发现你娘的坟堆被刨了一个缺口。我当时以为有人在算计我们叶家,就偷偷把娘搬到了屋后面的坟里埋了,这事儿我没告诉任何人,怕被人晓得了又跟过来刨坟,原本以为能瞒天过海,哪儿曾想又给挖出来了。”
说到这里我全然明白了,难怪爷爷时常会去给屋后坟墓烧纸,原来里面根本不是陌生人,而是我娘。
这些话,作为参与者的爹全部都听在耳里,听到最后他看起来坚毅的眼中早就通红,只要眨眼瞬间眼泪就会掉下来,憋了好一阵才抹了把眼泪说:“是我对不起她。”
二奶奶之所以气愤,就是因为八年前爹太懦弱才导致了我娘的死亡,如果爹当时态度再坚决一点,或许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但我爹好歹也是二奶奶的侄子,她不好说太过,只是训斥爹说:“现在晓得后悔了,当时你咋不这么想。不过现在想这些都没用,还得把眼前的事情先解决。”
爹恩了声问:“能有办法解决么?”
二奶奶想了想说:“她生前无所依靠,死后又居无定所,好不容易生了娃,却连一面都没见着,怨气才这么大。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神婆子,这种缺德事情要是放别人身上,我看都不会看一眼,如果她是来找你们娘儿俩,我也不会管,那是你们的报应。但是安娃子无过,看在安娃子的份上,我只能试试。”
二奶奶答应帮忙,爹和爷爷明显松了口气,爹正要开口说感激之话,二奶奶却打断了他,说道:“人怕恶人,鬼也怕恶人。对人要先软再硬,但对妖魔鬼怪要先硬再软,先给她上七根桃木钉,要是吓不住她,再用其他手段。”
我们一家子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儿完全不了解,我在旁边听得懵懵懂懂,爹和爷爷似乎懂了,爹站起身说:“好,我去砍桃树。”
之后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爹和爷爷合力削出了七根手臂长的桃木签子,交给二奶奶,二奶奶在桃木签子上画上了些歪七裂八的纹路,看起来玄乎得很。
我那会儿好玩,一直坐在二奶奶旁边,二奶奶画完站起身来往外看了眼说:“现在太阳大,就趁现在钉进去。”说完又面朝我,“安娃子是她后人,我们来做这事儿怕会惹怒她,让安娃子把桃木钉钉进去。”
之后我便在二奶奶、爷爷、爹几个人的陪同下,将桃木钉钉入了门口的坟堆里面。
钉完大家都轻松了下来,但我却始终觉得心里不好受,那会儿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感情,钉完没多久,就跑回屋子,趴在床上哈哧哈哧抽泣了起来,连晚饭都没吃。
那天晚上,是爹陪我睡的,爹躺床上好久没说话,等我快要睡着了,他突然来一句:“叶安,莫记恨爹。”
我迷迷糊糊恩了声,之后爹再不说话了,我也睡了过去。
不过刚到半夜,我脸上突然一凉,猛地睁开眼一看,却见床前正站着一个黑乎乎的影子正看着床上,偏着脑袋,披着头发,透过窗子外面的点点亮光,隐约能看见,床前站着的正是我那死去的娘。
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醒过来后支支吾吾喊了句:“娘。”
我喊这么一句,她竟然还僵硬地点了下头。
不过我的声音也吵醒了爹,爹醒过来马上拉开了灯,灯光之下娘的面貌全部显现出来。
依旧是一身大红寿衣,身体看起来颇为僵硬,就那么呆呆地站着,那么红,那么艳。
爹与娘再次相逢,却是这种情况,爹白天没掉出来的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然后翻身下床,噗通一声跪在了娘的面前,几乎是嚎啕大哭着说:“是我对不起你,求你莫再纠缠叶安了,他是你儿子啊,只要你不来缠叶安,我用这条命给你赔罪。”
我从没见过一个大老爷们儿能哭成这样,也从不知道原来我那看起来坚毅的爹,能有这么脆弱的一面,想必这些年,他因为这件事情受尽了折磨,时隔八年再见到娘,一直隐藏起来的感情大坝终于决堤了。
我在床上呆坐着,爹在地上跪着,娘则在窗前僵硬地站着,连看都不看爹一眼。
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第一次团聚,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画面。
爹也知道娘看都没看他,眉梢眼角尽是悔恨和伤心。
但是之后约莫半分钟,娘突然僵硬地向爹伸去了手。爹看呆了,娘的这个动作,竟然是在拉他起来。
爹还没来得及伸手过去,二奶奶、爷爷、奶奶他们三个人听见声音冲进了屋子了,见了屋子里情况大惊,二奶奶大骂:“你个背时的短命鬼,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我晓得你死的冤枉,你有啥冤屈我们尽量帮你处理,但你一直纠缠你儿子做啥。”
娘这会缩回了手,跌跌撞撞朝着他们三人过去,又一下将奶奶撞得一个趔趄,然后夺门走了,爷爷这次连追都没追,不管不顾。
之后二奶奶上前拉起了爹,并训斥爹说:“她都死了,连知觉都没了,你给他下跪做啥。”
“娘有知觉,你们要是不进来,她就把爹拉起来了。”听见二奶奶说的那话,我忍不住反驳,如果他们不进来,刚才娘真的就把爹拉起来了。
不过二奶奶丝毫不在意我的看法,只说是让爹出去再商量其他办法,留我一个人在房间。
我在房间呆了会儿,也穿衣出去,只是刚好到门口,就听见二奶奶说:“你们刚才也看到了,要是我们不发现得早,她的手就伸到叶承祖身上了。看起来她可不仅仅是冲叶安来的,恐怕是来报复的。我本事不足镇不住她,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这次你们决定吧,是保大还是保小,保小你们怕是活不过去了。要是保大的话,就把叶安提到坟前烧给她,她就没理由闹了。”
我听着咯噔一下,他们竟然在商量,是不是要把我提到坟前烧掉。
而接下来听见的,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奶奶带着哭腔说:“这次保大。”
上一篇:一女子在列车上突然大出血,生命垂危的她却这样被对待 下一篇:入住宾馆时半夜竟然被人推门而入,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Copyright 2008-2017 www.hctvnet.com All Right Reserved 制作单位:珲春新闻网

版权所有 珲春新闻网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675112100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