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 > 国际 >

搅团是杂粮的一种腊八节的时候母亲亲手制作

120

 
  腊八节时说搅团
  
  小的时候,记得腊八节是用来祭祀灶神的日子。每年这一天,母亲总要准备两个小碗,一个盛放臊子面,一个盛放醋搅团,等饭做好后,献到灶台上,口里叨絮:“灶火婆婆慢享受,平平安安过一年。”做完了这些,然后才开始吃饭。到分田到户后,就只献两小碗臊子面。再过了两年后,就干脆取消了这个事情。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腊八节变成喝米粥了。母亲口头禅也成了,回族说汉人一喝腊八粥,就鬼迷心窍,就敢放手花钱了,年货就一样接一样的开买了,到正月十五醒酒汤一喝,就突然醒过来,就后悔得跺脚泣涕了。
  
  只是我没有闹清楚以前要给灶神献一小碗醋搅团,现在我想来可能是让灶神吃点搅团,也像人一样迷糊一番,不再来打搅人们,让大家放开胃口痛痛快快过个年呀。看来搅团确实能把事情搅成一团,使再困难人也能松开口袋,挤出几个钱来团团圆圆过个年。
  
  说起搅团,是小时候我觉得是杂粮能做出的最好食物。包谷面还能做成馓饭,豆子面可以做成面条,吃起来还算顺口,可一到高粱面,除了做搅团,做成其它食物,简直让人无法下咽。上世纪七十年代,曾有两年大种高粱,有一种叫晋杂五号的高粱品种,据说能达到亩产1500斤。县上逼公社,公社逼大队,大队逼生产队,各种工作组纷纷出动,开展轰轰烈烈地种高粱运动,连山区都不放过,但高粱很不耐旱,川道地区能放上水的土地还可以,旱地根本就不能成熟,山区就更不用说了,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可就那仅仅两年的高粱面吃得人终身难忘。
  
  做搅团可是一个力气活,一面用手往锅里撒面,一面得用饭叉子使劲地搅动。记得母亲搅搅团时,常累得额上汗水直流,叫我们帮她擦汗,她实在搅不动时,常叫姐姐们帮忙。搅团搅得很硬后,要到进开水,盖住锅盖挿一下,等水快完时,再搅上一阵子,锅里面就柔和多了,到了这时倒进早先兑好的汤,搅团就做好了。汤的做法,在那时候一般就是把洋芋和胡萝卜切成小丁炒熟,再放些日常调料,家际好的放一点臊子,就是难得美味了。此外搅团也可以做成酸的,即把炝好的浆水倒进做好搅团里,酸搅团要配咸菜,一般就是把韭菜或者辣椒切成末,加点盐就行了。因为搅团要用力搅,只要大铁锅才能稳住,现在的灶具根本无法做,我也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吃过搅团了。
  
  现在回想起搅团,确实感觉很好吃,在那样艰苦岁月里,多少像我母亲一样常年愁吃愁穿的老一辈人,还是千方百计改善我们生活,从没有听到他们叫苦叫累。同样也是艰辛生活让我们学会坚强,看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不管那一代人,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