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艺术馆 > 观点 >

我们不是当事人 所以我们不会懂得他人眼里的痛苦

186

艰难的选择
  
  坐在医生面前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性病人,满面的沧桑给人的感觉是经过些生活风雨的。从说话语气上看,他和医生并不陌生。
  
  他对医生说:再开点上次那几样药吧。
  
  医生笑,是那种无奈的笑。随之问道:查了吗?
  
  大概是医生让他做什么检查吧。
  
  “没有,就带了十几块钱。”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下垂,头微低,声音比起上一句话也明显小了很多。看不出他内心有多大变化,因为他面目表情。
  
  没有查的结果似乎在医生意料之内,所以,也没有接着问下去。
  
  “你已经腹水了,还吃几片保肝药根本不解决问题。我还是建议你,住院治疗吧。”医者的使命感让医生不忍放弃,还在做最后的劝说。
  
  男子好像没有听到医生的话,声音挣扎到若有若无的地步。以央求的语气重复刚才那句话:再开点上次那几样药吧!
  
  医生再没有说话,在处方上很流利地书写起来。
  
  男子接过处方起身和医生道别,在其他病人充满同情目光的注视下,静静地离开诊室。
  
  男子出门后,医生小声对我说:都肝硬化腹水了还不住院,每天只吃几片便宜的保肝药。说完,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我什么也没有说,甚至可能也面目表情。十几分钟时间内,我一直都在心情复杂地注视着那个男子。
  
  如果说他不珍惜生命,为何还来开药,如果说他懂得生命的可贵,为什么止步于继续治疗的路上。
  
  海面的水波静止不代表海底的风平浪静,如同我和那个男子的面无表情。
  
  谁都懂得生命的可贵,更知生命当珍惜。当面对一个两难选择的时候,也许只有当事人最知道寻找答案的艰辛,给出答案的痛苦。
  
  。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