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艺术馆 > 观点 >

好友亲人逝去街坊邻居还有朋友都去家里陪她小坐

174

 。
  
  客厅里或坐或站了很多人,我们几个便躲进她逝去亲人生前住的卧室里闲聊。因为气氛的渲染,聊了几个有关生死,有关魂灵的话题。
  
  其中一个好友有点迷信,给我们绘声绘色讲听来的有魂灵存在的“真事”。有人听的津津有味,有人对此嗤之以鼻。我自然不信,笑她迷信。
  
  慢慢的话题转变,说些生活中杂七杂八,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来。正说的热闹,室内节能灯突然灭掉,谈话声也戛然而止,一起看向电灯开关处,以为站在开关旁边的人在开玩笑或者不小心碰到。
  
  一看站在开关旁边的人没有动,知道是节能灯自己坏了,尽管灯坏了,但有客厅灯光的透入,室内并不太黑,于是话题继续。
  
  本来都好好的说着话,可偏偏刚才有点迷信的那位看着节能灯自言自语:嗯?灯怎么自己灭了?
  
  我们都听到了她的自言自语,但没理会,继续说话。我们的不理会丝毫影响不到她对那个灯泡的好奇,仰着脸看着灯泡又嘟囔了一句:嗯?灯怎么自己就灭了呢?!
  
  嘟囔完,看我们没能对她的好奇答疑解惑,开始侧着身子慢慢向门口靠近,拉开门,跑了....
  
  她出逃之迅速怎么也让我们无法继续刚才的话题,一起对着她的背影笑起来。
  
  笑过之后有个片刻的安静,虽然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估计内心深处都有小微波在动,早把刚才的话题抛在九霄云外。
  
  刚才坐在她身边沙发的那位稍顿一会也站起来,什么没有说,跟着出去了。估计她刚才的稍顿其实是内心深处的两个自己在战斗,走或者留,最终还是走占了上风。
  
  四个人,出去了两个,还有我和另一位稳坐不动,坐在那里笑她们的落荒而逃。
  
  不知此时她的感觉,反正我是有种怪怪的感觉。别管别人怎么跑,自己的感觉怎么怪,为了面子,也得硬撑下来,做个榜样给逃跑者看。
  
  想跑的都跑了,就剩下不想跑的了,不想跑就想尽快重新找个话题,冲淡刚才的小插曲。
  
  因为屋子小,我又是先进来的,所以我是坐在逝者床上的,座位让给后面进来的人坐。剩下的那位正好坐在我的对面,刚想张嘴和我说话,瞅一眼我旁边,竟然闭住嘴不说了。
  
  我扭脸一看,是逝者生前穿的衣服堆在那里,我的脸还没有转过来,人家“老先生”可好,一边起身往外走一边说“咱也出去吧!”
  
  我的“硬撑”彻底瓦解在她“咱也出去”那句话里,脊梁骨发麻,也跟着“噌”的一下蹿了出去。
  
  不过,我的逃离要比她们“英勇”了很多,因为有句话可以证明我不是因为害怕,我一边往外追她们一边说“你们都是神经病呀!”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