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份量,我想我会耐心的等待
2017-07-21 09:44被浏览数:{ 来源: 珲春新闻网
  
古往今来,爱情历来是文人墨客永恒的主题,是歌颂吟唱的对象,或惊天动地,或惊世骇俗,或凄美哀婉,或缠绵悱恻…….,有的修成正果终成眷属,能够白头到老,有的却劳燕分飞棒打鸳鸯,有的付出惨痛代价,甚至含恨而去,有的。。。。。,不一而足。
  曾经看过一些中外名著,深深为书中故事情节所感动,折服和叹惜,每个人物的命运都离不开时代的背景甚至和历史的变迁相联系,象《飘》中的郝思嘉,她的成长及爱情的经历与美国的南北战争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一个在温室里长大的小女孩,经过战争的洗礼,由一个自私偏执任性变成一个坚强的勤奋的甚至强悍的妇女,虽然走过一些弯路,却终于明白谁是她的真正爱情,还有<简爱>中的简爱, 这是一个灰姑娘的爱情故事,她告诉人们,无论你的地位如何低贱,但不能没有做人的尊严,要在逆境中把握自己的命运和方向,并持之以恒地为之奋斗努力,爱情终会姗姗来迟,迟来的幸福像陈年的佳酿将更加甜蜜和醇香。这两种爱情都是一些少男少女梦寐以求的,但也有一些悲剧令人扼腕长叹,象罗蜜欧和朱丽叶,还有中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虽然结局凄惨,却又烂漫唯美,所以经久不衰,被后人反复吟唱。
   还有一种爱情虽然两情相悦,琴瑟合鸣,却天妒红颜,英年早逝,生者寂寞哀伤,在无尽的思念中苟活,蓬头垢面,象苏东坡与王弗,“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十年的生死离别有多少世事变迁,有多少凡尘俗事,有多少花开花落,不变的是对亡妻的思念,虽然没有刻意去想念,却始终难以忘怀,却只有在梦中相见,“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这是对爱情的坚贞和执着。异曲同工的是陆游的爱情,虽然他和唐婉两情相悦比案齐眉,堪称完美组合,却成了封建礼教的牺牲品,被世俗的风雨所湮没,爱情成了他们中间不可逾越的鸿沟,来自母亲及封建孝道的势力将他们活活拆散,沈园的粉壁上留下他们的千古绝唱,“东风恶,欢情薄…..,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即便终了,两人都在刻骨铭心地思念着对方,不能厮守,不能拥有——那是痛苦的无奈的而又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时间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叶,爱情的含义是什么呢,好象世俗的成份越来越多,金钱的份量越来越重,明星配富商,,金钱配权力,地位与门第,美貌与财富都成了爱情的筹码。人们在拚命追逐物质利益的同时,爱情也成了身份的象征,女人成了花瓶,成了商品,这不知是社会的进步,还是女人的悲哀。那种至死不渝,生死相依,历经患难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不知还存不存在。现如今的婚姻和围城,有多少是爱情的产物,含有多少爱情的成份?也许是简单的排列组合,更或者是错误的结果,离婚率的上升应该是社会的进步,那是人性的回归,理性的复苏——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强扭在一起其实双方都痛苦,那是对人性的摧残,是一种慢性自杀。如果婚姻只剩吵闹,只剩眼泪和蔑视,没有尊重没有崇拜,没有温暖和敬意,遍体鳞伤,遍地鸡毛,所谓的爱情消失殆尽,为何还要朝夕相处?但是为了孩子可以忍让,伤任何人都可以就是不能伤孩子,但如果没有孩子的因素,那所谓的爱情和婚姻都让他见鬼去吧,人生的另一页只有自己去掀开,才会发现她的精彩之处。
   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就像张爱玲和胡兰成,但他们也是一场悲剧,即便胡是张一生的最爱,即便她是多么渴望有一个温馨的小家庭,但她是仙女,怎能和凡人结合,何况像胡这样的贱男人,这样的文化汉奸,到处留情的情种,他只配出入风月场所,他给不了她所要的爱情,“岁月静好,现时安稳”的婚姻承诺终究成了星沉海底,雨过河源,一切都已成空。一代才女在孤寂中死亡。还有“景德镇花瓶”张曼玉,已是陈年花瓶了,爱情场上不知经历了多少美丽的故事,现在年过40还在寻寻觅觅,自诩为爱情的动物,也许她始终坚信爱情是有的,在某年的某天的人海漫漫中终会相遇,只要不放弃 这也是一种坚贞和执着。可是有几人懂得女人的心,有几人值得女人付出的那份情?男人的迟钝和麻木冷酷和漠然成了爱情的陪葬。所以武侠成了成年人的童话,郭靖和黄蓉,小龙女和杨过……..人们只有在书中在影视作品中去体验爱情的甜蜜和美丽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