珲春新闻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 主页 > 娱乐 > 港澳 >

不管多么的苍老,母亲的身影也不会走远

89

 
  不老的母亲
        妈四十岁刚出头时,头发就已花白。那时,竟有不认识她的人称呼她“奶奶”,我和妹妹很不习惯。
 
        妈离世的时候,只有五十周岁。在我们这个家族中,我是我们这辈人中年龄最长的一个。彼时,妈妈的孙子辈里,只有我那年仅四岁的儿子一人。儿子叫她“婆奶奶”,也就是“外婆”的意思。
 
        妈做了一辈子的小学教师。倘若妈还健在,今年就该69虚岁了,现在也一定是个玩微信、逛空间、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了。小区里、大街上,年近古稀的老人随处可见。我也曾努力地想:想象七十岁的妈妈是个什么样子,可我还是失败了。我无法将妈妈跟老人划上等号,因为妈留给我的记忆,永远都只是个中年母亲。
 
       妈的脾气很好,能吃苦,能隐忍。难得见她跟人起争执。当然,我小时候不听话时,妈也打过我、骂过我。我的性格中,继承妈妈的地方特别少。除了内向这点外,其它都不随她。我性子急、受不得半点委屈。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妈为我们洗脸、擦雪花膏,洗头洗澡。直到我十三四岁时,妈还在为我洗头。父亲曾为此数落过她多次。
 
       妈妈的婚姻是不幸的。父亲和奶奶的性格都很强势,妈一辈子都只有受气的份儿。妈妈仿佛就是旧社会里,一个三从四德的小媳妇,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论父亲如何伤害她,她的爱都一直未变。有段时间,也就是在我八九岁时,妈每天早起烧好稀粥后,都要将最上面的一层粥沫盛在碗里,然后再在其中打上一到两个生鸡蛋。据说这种吃法很有营养。妈要尽自己的力量,给父亲最好的东西。
 
       听姨妈说,妈和父亲是自由恋爱,她们二人既是亲戚,又是同学。当初家境贫寒的外婆家并不同意他们的亲事,可妈就是爱得很深。而且爷爷承诺,会承担妈念书时的所有学杂费。妈是个性格内敛、温顺贤惠的人,而父亲却是个性格外向、活泼好动、凡事不肯屈居人下的人。我常想:倘若妈当初没遇见过父亲,那该多好!当然,这世上也会因此没了今天的我。可我不在乎,只要妈能长寿,能幸福就行。
       
       夺去妈妈生命的并不是癌症。因此,直到最后,妈对自己的病,都还抱着奢望,希望自己能够一点点好起来。妈并不是个迷信的人,可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她还询问前来探病的姨妈,是否为她去求过菩萨。她甚至还听信人言,吃了点儿菩萨庙的香灰。可见,妈的求生欲望何其强烈!可惜,我们谁都帮不了她,谁都留不住她。我至今深感遗憾的是:妈在去世前不久,曾经很想吃二婶做的炒螺蛳,我们当时顾及妈的身体健康状况,就没遂了她的愿。现在想想,当时的我们何其迂腐!一个即将离世之人,还有什么必要忌口?!
 
       妈去世后的样子,一直都深深刻在我的记忆中。她静静地躺在堂屋的门板上,身上盖着一条大红花斗篷,就像睡着了一样,一点也不像个离世之人。让我耿耿于怀的是:那天在殡仪馆里,工作人员将妈推进去化妆,竟然将妈的面颊上擦破了一块皮!虽然妈已不知道疼痛,可我们心里生疼。
       
       春去秋来,白驹过隙。再过几年,我就要到妈妈当初的年纪了。我的早生白发,遗传于母亲。不管未来的我变得有多么苍老,可我心中的妈妈永远都不会老去。
责任编辑:admin
手机珲春网 珲春简介 生活服务 联系珲春 传媒链接 版权声明